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回千年

第十六章 雨露之恩王子醒 兰屋遇见假公主

梦回千年 载赢舟 1829 2009-04-13 22:55:08

    这天,小岚见他烧已退去,便早早地拎了菜篮出了门。她想去给他买些排骨、乌鸡之类的东西,给他炖汤,滋补滋补他的身体。

  她刚出门,就遇见了李香柔。李香柔见她眼圈红肿,关心地问:“小岚,好几天没见你来找我?你是不是病了?看眼肿得,胡桃似的?”

  小岚叹气说道:“不是病了,而是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觉。”

  香柔道:“为什么没睡好?该不是父母不在家,一个人住着害怕吧!”

  小岚道:“不是!而是为了照顾一个病人。”

  香柔问:“谁?你母亲不是被送去舅舅家了吗?你还照顾谁呢?”

  小岚道:“就是救我父亲的那位恩人,前些天我发现他晕倒在路边,还发着烧,我便把他带家里来,这几天一直照顾他,所以没睡好觉。”

  自从香柔在医院见了宋林,她就一直迷恋着他。她迷上了他俊美的外貌,迷上了他王子的气度,迷上了他富有磁性的话音。当她知道,那位王子这些天一直待在小岚家,自己竟然一点不知,她有些醋意。她急道:“出这样的事,你怎么也不和我说说,好歹我也能帮助你,不至于你这么累,看吧!眼睛都出了血丝!”

  小岚道:“我怕你忙,不好耽误你时间。不像我,没有工作,整天空闲!”

  香柔想起在医院外和小岚说的话,猜想小岚这话有些回讽她的意思,因而不再言语,只是悻悻地笑。

  其实小岚说这话并无讥讽香柔的意思,只是香柔自己多心而已。小岚见她笑得尴尬,并不明白她心里的想法,便说道:“那你现在去帮我照看他,我去菜市买些菜。”

  李香柔听了心里高兴,说道:“快去吧!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恩人的。”

  小岚走后,宋林清醒了。他的烧全退了,整个人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弥漫着淡淡兰花香味的屋子里。他坐了起来,看到柔和的阳光洒在白色的纱帘上。在光的影射下,现出那朵绣在纱帘上的淡淡的兰,如此地清新淡雅,如此地如梦如幻。

  这么美的窗帘,这么精致的刺绣,这么细腻的手工,他才初次见到。为此,他赞叹不已,他又细细打量了屋子,发现自己身后挂着一幅水墨画,画中的兰气韵生动,意境悠远,宛若一位脱俗的女子,蒙着细细的面纱。他又赞叹不已。

  虽然,他的别墅装饰得很奢华,但却比不上这小小屋子的柔美和芬芳。

  他见到床头放着一本笔记,便拿来,随便翻了翻,看到两首诗:

  唐崔涂《幽兰》

  幽植众宁知,芬芳只暗持。

  自无君子佩,未是国香衰。

  白露沾长早,春风每到迟。

  不如当路草,芬馥欲何为!

  陈汝言《兰》

  兰生深山中,馥馥吐幽香。

  偶为世人赏,移之置高堂。

  雨露失天时,根株离本乡。

  虽承爱护力,长养非其方。

  冬寒霜雪零,绿叶恐雕伤。

  何如在林壑,时至还自芳。

  他读完诗,看着屋子里随处可见的兰的影子,闻着这淡淡的兰的香气,他又赞叹不已。

  就在他沉醉在兰的意境时,房门推开了,走进来一位身穿着淡粉色衣服的姑娘。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香柔。

  宋林见她,忙把笔记放回原处,李香柔见了,微微一笑,道:“你醒了?烧退了没有?”

  宋林想起了那晚,去墓地被雨淋,还差点撞别人车子,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看着眼前的女子,模样亲切熟悉,似在哪儿见过面,便问:“是你救了我吗?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李香柔微笑着,样子温婉迷人,道:“嗯!正是了。前段时间,你救了一位老人家,还记得吗?我们在医院里见过的。”

  宋林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哦!你是李香柔!”

  香柔点点头,刚想说什么,却见宋林急急忙忙地抓起整齐地叠放在床边的衣服,匆匆走进卫生间。没多久,他从厕所里匆匆出来,把睡衣扔在床上,边急着出门边说到:“谢谢你救了我!可我现在得走了,我的车子还停在路边,不知怎么样了!”

  李香柔跟了出来,道:“这么急着走吗?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没等香柔说完,宋林已经走远,听不清她的话,只答道:“改天我再来谢谢你。”说完,他小跑似地离开了。

  李香柔默默站着,目送他远去的背影。

  宋林走后不久,小岚拎着满满一篮菜回来,见门口痴痴站着个李香柔,问道:“好好的,不进屋歇着,站在这里发什么呆?”

  李香柔看了她,摇摇头,嘴上说:“没事儿!没事儿!”

  小岚进屋,发现那位恩人已不在,只留一身睡衣扔床上,便问:“恩人呢?”

  香柔叹气道:“他醒了!走了!”

  小岚心里突然一紧,看着满满一篮子菜,道:“哦!醒了好!走了好!”一会,她又说道:“好可惜!我买了这么多菜,你留下来和我吃饭吧!我买了你喜欢的鲑鱼哦!”

  香柔道:“不了!我得走了,你自己吃吧!”说完,她就转身走了。

  小岚低低说道:“这么多菜,我怎么吃完呢?我家里又没冰箱。”

  可李香柔早已走远,全然没听见她的话。

  小岚看着菜篮,轻轻叹气。她去厨房熬了汤,把肉汤装进罐子,用毛巾包好暖着,便走好远的路给住在舅舅家的母亲送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