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回千年

第二十章 语中伤疤心流泪

梦回千年 载赢舟 1425 2009-04-13 22:55:08

    母亲和舅娘的一番话,小岚听了泪流不止。小岚是个明白人,深知舅娘话中的意思。每个人,心中都有个痛处,这个痛处就是缺陷的地方,让人自卑的地方,也是最敏感的地方,最软弱的地方。这个地方,就像是刚开刀的人留下的深深伤疤,是不能轻易碰触的,一旦碰到,会流血不止,疼痛不已。

  小岚心中的伤疤,就是她的脸,那张伤痕累累,丑陋的脸。而舅母,却有意无意地碰到她的痛处,像是一个爱折磨人、爱玩弄的恶人,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棍子,不停地捅进那刚开刀的伤口,捅得令人疼痛难忍,流血不止。除了说到她的短处,舅娘还要给她找对象,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那刘大宝,人称三麻子,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懒惰、懦弱、别人给他个鱼饵就要上钩的家伙。这样愚蠢的人,哪能经得住舅娘的糖衣炮弹呢!到时候,舅娘小用心计地给他拍阵马屁,把他捧上天了,那他还不得乖乖地听舅娘的话,舅娘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再者,自己的条件确实差,无容貌来无文化,什么都不会,也没个正经的工作,靠着夜晚出去拾垃圾过日子。这样的自己,如何能找到真心疼我爱我的人呢?

  母亲给出的女婿的条件,看似简单,实则是非常高的,终究是母亲会疼女儿。只有母亲对自己好,了解自己的心思。

  小岚想到这,心里犹如打翻的五味瓶,更如汹涌澎湃的海浪。她坐到地上,倚着墙角,默默吟泪。

  小岚哭了一阵,方努力止住了泪,用水洗过脸,再用纸巾擦了。因她前额的刘海很长,遮到了眉毛,加上脸上戴着丝巾,所以不会轻易被人发现她哭过。

  她用力甩了一下门,目的是让开门的声音大,可以打住舅母和母亲的谈话,以免尴尬。果然,小岚出来时,她们不再说了。

  小岚走至跟前,道:“妈,舅娘,小岚该回去了。”

  舅娘道:“今晚你住这吧!你一个人,住家里也孤单,今晚和娇娇一起睡吧!”

  小岚正想推辞,舅娘就已经扯开了嗓门大喊:“娇娇,开门!今晚让姐姐和你一起睡。”

  “才不要!才不愿意和一个丑八怪睡一起,那样会做噩梦的。”从娇娇房间传来尖叫声。

  舅娘和母亲皆为尴尬,反而小岚笑到:“不用了!舅娘,我真的该走了,我的好朋友李香柔约我今晚陪她看电影。”

  “今晚你要和香柔去看电影吗?”母亲问道。

  “嗯!我要走了,不然香柔该着急了。”

  “那快去吧!要坐车去,别走路了,知道吗?”母亲道。

  “既然你有约,那舅娘就不留你了,你要小心照顾好自己才是。”

  “知道了,舅娘,妈,那我走了。”

  小岚母亲点点头,小岚便开门出去。

  其实,小岚并没有什么和李香柔去看电影的约会,这只是她找的一个很好的借口。方才,舅娘与母亲的一番话,令她心痛不已,在那里又不好大声哭出来。

  她慢慢地走,看着灯火闪烁的街头,喧嚣杂乱的人群,她感到那么地孤独与无助,泪水不断地涌出她的眼眶,从面颊滚落,湿润了面上的丝巾。

  她仰着头,看着天空,她好期待看到一颗星星,那么多的星星,总有一颗是属于她的天堂。在那里,没有了尘世的喧嚣,没有人间的苍凉,只有温暖的阳光,和深爱她的王子。

  可,上海的夜看不到这样的星星,至少今晚她找不到这样的星星。地上的灯火太刺眼了,把夜的天空染成瑰红色,盖住了星星。

  她找路边的一张椅子坐了,静静地发着呆。她一直静静地坐着,微微低着头,泪水时不时从眼睛里涌落。不知这样过了多久,她抬了一下头。不经意间,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远远地闪过。她下意识地站起来,本能地向那身影走去。那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宋林。宋林魂不守舍,全然没有发觉有人悄悄跟着他。他走没多远,就进了车子,走了。

  小岚停在那里,默默目送着远去的车影子,两行泪珠轻轻滑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