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回千年

第二十八章 冷面雄狮显温情

梦回千年 载赢舟 1630 2009-04-13 22:55:08

    男子背起她,来到自己的寓所。其实,那男子就是这家夜总会的老板。那男子长得还算俊俏,肌肉结实,沈舒云又轻,他背着沈舒云上下楼不算难事,因此走路也很快。沈舒云在他背上这么一颠簸,哪能受得了,喝的酒全哗哗地吐出来,弄脏了他的衣服和他的后背,她自己的衣服也全脏了。

  他把她背到他的床上,找了解酒药,扶她吃了。他用温热的毛巾,给她擦脸。他见到她已经又脏又湿的衣服,他轻轻帮她解开了,给她换上了自己新买的、还没穿过的短裤和T恤。他从来没有缺过女人,衣橱里女人的睡衣睡裙应有尽有,但他没有给她穿上那些衣服,因为那些睡衣睡裙是别的女人穿过的。他宁愿给她穿上自己的衣服,以免那种衣服自渎了她那孤傲的灵魂。

  他在解开她衣服的时候,看到她白皙的皮肤,娇嫩的身体,确实有种冲动。他想轻轻亲吻她,他想轻轻爱抚她,但他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知道,她不像他的那些女友,不是那般妩媚娇柔,风情万种的女人。她冰冷、孤傲,似一块寒冷的冰。只有用他那烈焰般的关爱和深情,才能赢得她的爱。他用泡来的热水,给她洗脚,便帮她摆好姿势,让她舒舒服服地睡在床上。

  他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她,心里有温柔的涌动。他确信他已经爱上她。从第一眼看到她便爱上她。如果是别的女人,或许,他就毫不顾及地就要了她们的身子。他所交往过的七八个女人,只要第一次跨进他的公寓,都立即被他占有和吞噬。而沈舒云,他却放过了她。因为他爱上了她。

  他默默地看着她,用手轻轻地抚了抚遮在她脸上的头发。他注意到了她那深闭的眼,从眼角轻轻滑落下两颗晶莹的泪珠。他心疼地为她擦拭她眼角边的泪,想到她连熟睡中还掉下眼泪,心中该是有多少的委屈。

  就在他为她轻轻擦泪的时候,她说话了,是梦话:“颂黎!求你别走!求你别走!颂黎!颂黎!”

  他清楚地听到“颂黎”这个名字。他想,颂黎是她什么人,难道是她丈夫?是她男友?不管怎样,他一定是她心中的爱人。不然,她怎会连睡梦中还不忘呼喊这个名字,连睡梦中还默默流泪!

  他站起身,看到她的脏衣服,便拿起来,欲要放到洗衣机去洗,这样,明天她才有衣服穿。他抓起来的时候,摸到了硬东西。他翻了翻,看到了她裙带里装着一个小布包。他拿出来,拉开拉链,里面放着一张信用卡和一张身份证。她好奇地看了看身份证。

  “沈舒云!”他惊讶地叫了起来。她!她!她是沈舒云,怎么这么巧!天下怎么这么巧!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发着愣。好久,他才缓过神来,他帮她洗了衣服,自己再洗了澡,换了睡衣,就走到床沿坐下,默默地、关爱地看着她。

  待天空渐渐发白,沈舒云才醒了。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坐起来,舒展舒展自己双手,扭扭脖子。突然,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接着,她看到自己穿着一身男人的衣服,床旁边还趴着一个熟睡的男人。她“啊!”地一声叫起来。

  沈舒云一惊叫,男子就醒了。沈舒云气急败坏地问:“你是谁?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男子看了她生气的样子,笑道:“别急!别急!你好好想想!昨晚你在夜总会跳舞喝酒,不记得了?”

  沈舒云想了想,昨晚的事她终于记起来了,而且他说的那句“早晚你都是我的女人”在她脑子里不断地重复着。她看了她身上穿的男装,看了他身上穿着睡衣,她似乎明白了发生什么事。她愤然站起来,就往门方向跑去。她开了门,却不敢走出去。她看了身上的衣服,男装的,大大长长的、松松垮垮的。男子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思,说道:“你的衣服我晾在阳台,应该已经干了。”沈舒云回头对着屋子扫了一眼。男子又明白了她的心思,用手指了指,说道:“阳台在这边。”

  沈舒云赶紧跑向阳台,取下自己的衣服,见到附近有卫生间,就跑进去,把门关紧。一会儿,她走出来,已经换好衣服,头发也绑好。她一出来,便把他的衣服扔给他。他笑了笑,觉得她的样子可爱极了。沈舒云见到了他的笑,冷冷地瞄了他一眼,一句话也不说,便出门去。

  男子想出去跟着她,但走到门边,才发现自己身上也还穿着睡衣。他只得返回来,穿好衣服再出去。可他出去之后,早已不见沈舒云的身影。他开着他的车子在附近转了转,都没有见到她,他只得返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