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回千年

第二十三章 悲情小姐——蛇蝎女人

梦回千年 载赢舟 1763 2009-04-13 22:55:08

    话说沈舒云自那日去晶玉墓地之后,经常噩梦缠身。半真半假的梦寐,常常令她半夜惊醒,吓得她浑身哆嗦,直冒冷汗。

  这夜,沈舒云已睡,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走入一个黑暗的洞穴,洞**一片昏暗,硝烟弥漫,壁崖上的石头形态古怪,有的像张牙舞爪的猛兽,似有朝她扑来之状;有的长像伶牙俐齿、面目狰狞的野鬼。沈舒云害怕极了,小心翼翼地走着,颤抖着身体,每走一步,就四处张望,唯恐突然从她身后或者侧身突然有可怕的东西抓住她。时不时,洞穴里还响起可怕的声音,有时是狼嚎叫的声音,有时是猫头鹰低吟的声音,有时是孩子在哭闹的声音,有时是女人委屈嘤嘤哭泣的声音,有时是男女嬉戏的声音……

  沈舒云害怕极了,想离开,但无论怎么挣扎,都离开不了,像深陷永无止尽的迷宫。突然,一声巨响,像地狱之府打开门的声音,她面前的壁崖上开了一扇门,只见里面烟雾缭绕,火光四起,从浓烟中飘出来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看不清她面目,只闻得她声音,在低低地喊道:“姐姐,我是妹妹!我是妹妹!”沈舒云害怕极了,切斯底里地大喊:“啊!”像掉进一个无底的深渊,便惊醒了过来,原来是场梦。

  舒云父母闻声赶来,见她气喘呼呼地坐在床上。她父亲在房间里四处寻找,以为有贼闯进来。而她母亲坐在床沿,为她擦去额头上冒的汗,说到:“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父亲在房间里找了一遍,衣柜、厕所都翻过了,没见到有人闯进来,窗户也关得好好的。他说到:“没有贼啊!深更半夜的,害得我们觉也睡不好!”

  母亲说到:“那是怎么了,舒云,告诉我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沈舒云垂着头,气喘呼呼,半天没说一句话。

  养父沈涛见她这个样子,心中大为不快,火气上头,骂道:“猪猡!亏我们供你吃,供你穿,供你读书了十来年,问个话也不答,还不如养条狗呢!”养母郝顺听见,忙转头,给沈涛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要他别说这种话。沈涛见了郝顺这样,更加不快,越发恼怒,哄道:“你还偏袒她,都是你太顺着她,现在都骑在我们头上了,一点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郝顺见沈涛气上心头,老说些不中听的话,便拉着沈涛出外面去,把门给舒云关好。

  沈涛被拉到外面,仍然生气,大声地骂:“什么狗屁的养女!那种野种没人要的,我们还把她领回家来……”

  沈舒云本来呆呆地坐着,但听了这些话,她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门,眼神中透着犀利的光,像一把明晃晃的剑,似要从她的眼神中射出,穿透门,朝着所有她憎恨的人射去。

  月光照在她脸上,冰冷的表情,恨意的目光,狠狠的,仿佛退去画皮的妖女,一把抓起桌上的相片,那张全家福——表情做作的沈涛、温柔顺和的郝顺、冷酷的小军、生怯的舒云。她一把抓在手里,紧紧地捏着,手指上的青筋清晰裸露。

  这个世界上,她感觉不到爱,剩下的只有恨。她恨所有的人,包括贾颂黎。哈哈哈,她阴冷地笑着。

  突然,一个白衣女子,从墙上变幻出来,头发长长的,看不到脸,飘着慢慢向她靠近。

  沈舒云已经没有了怕,她心中的恨使得她变得万事不惧的狠。她冷冷地说到:“哼!水晶玉!你来啊!你以为我怕你吗? 你以为你变成了厉鬼我就怕你吗?哼!我不怕你!因为我的心肠比你冷、比你狠!”

  那个白衣魅影直直站在她身前,沈舒云狠狠地抓住她的头发,却抓了个空。于是,她拿起桌上的花瓶就朝白衣女子的脸扫去,边说到:“水晶玉!你以为你成了野鬼我就怕你么?是的,是我开的氧气瓶盖,那场火灾是我策划的,活该你死在我面前!谁叫你夺走我的爱人。我那么辛苦的活着,目的就只有一个,要拥有贾颂黎。有了他我或许成为最温顺的天使,可没有了他,我也可以变成最狠毒的恶魔!有胆子你也来索我的命,量你也不敢!因为你没有我狠!”

  沈舒云眼睛放着毒,拿着瓶子狠狠地在白衣女子身上扫来扫去,虽然每次都是扫空,但她眼里的毒却令白衣女子惧怕。白衣女子道:“姐姐!是我!我是你妹妹!姐姐!我是你没有见过的妹妹!我是你的亲妹妹!”

  沈舒云狠狠道:“哼!水晶玉!你别骗我,我没有你这个妹妹!”

  白衣女子道:“有些事情你误会了,以后会真相大白的!你要信我的话,你看你的肩上,有一朵红色的梅花,那是你的胎记,而我的肩上,也有一朵红色的梅花,我们都遗传了母亲的胎记,母亲的肩上有一对红色的梅花。所以,你是我姐姐没错!”

  “管你什么妹妹不妹妹,管你什么母亲不母亲,把我生下来不要的母亲,也是我讨厌的仇人!”说完,她狠命地把瓶子朝白衣女子身上甩,白衣女子见她如此的愤怒与邪恶,便慢慢飘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