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回千年

第二十章 悲意切切伤别离

梦回千年 载赢舟 2869 2009-04-13 22:55:08

    待消防官兵把火熄灭后,天已微亮。天色渐渐发白。太阳还是一如既往地从东边吐出一个红圈。天空依然是往日的天空,太阳还是往日的太阳。可对于死去的水晶玉来说,天空已不再是往日的天空,太阳也已不是往日的太阳了。

  医院大楼外的人们哭成一团。有的人是庆幸从一场劫难中逃出而哭,有的是被灼伤而哭,有的是亲人在灾难后重逢而哭。哭声响成一片,众人的泪水在天空凝成一片聚满悲伤的雨。雨水淅淅沥沥地下着,痛快地打在每个受伤的人的心灵。

  唯有水晶玉父母和颂黎在散乱的人群中焦虑地追寻水晶玉的身影,可一次次,他们失望了。

  很快,火灾原因调查出来了,是一个病人烟瘾难耐,在病房里抽烟,之后又随手扔掉了烟头。而烟头正好仍在氧气瓶子旁边。不知氧气瓶子的瓶盖什么时候被打开的。悲剧,往往在人们的疏忽瞬间酿成的!

  消防官兵清理了现场,从被烧得满目疮痍的废墟里抬出三具烧焦的尸体。一具,被确认是那个肇事者;一具,是个八十三岁患有重症的老太;一具,年龄、体重、身高都和水晶玉差不多的尸体,重要的是,她手里拿着被熏黑的MP3,正是贾颂黎送的那部。

  水晶玉母亲一看,立即吓晕过去。水晶玉父亲一边扶着妻子,一边失声痛哭。而颂黎,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他摇摇头,嘴上喃喃说到:“不!不!不会的!应该是老天弄错了!不会是这样!”颂黎转身跑了出去。在他旁边的赵靖泪流不断,生怕颂黎会出意外,就跟了出去。

  而沈舒云看了眼前这烧焦的尸体,眼睛瞪得大大的,两眼珠子要准备掉下来似的。她沉默不语,半天不说一句话,内心惶惶不安,悲伤、懊悔、忧心、焦虑、绝望,各种各样的心境夹杂着,像五匹马儿,在她的内心将她的心进行“五马分尸”;又像一个刑具,在挤压着她的心。

  水晶玉母亲渐渐缓过神来,只是默默落泪。虽没有嚎啕大哭,内心却悲酸疼痛无比,吞吐说到:“我的儿,枉费我白白疼了一场。自幼双目失明,也不知掏尽了我的心,每每攒了点钱,就四处着医。这十七年,我还没过上一个安稳的日子,谁知眼睛刚治好,却又丢下我匆匆而去。若是安安稳稳地死也倒好,却又是这样活生生地被火烧得面目全非,可知死的时候有多疼痛难受……”

  水晶玉母亲说到这,哽咽说不出话来。在旁的晶玉父亲听了这话更加难受,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而沈舒云听了这话,内心更生疼得厉害,她再也不忍心听不忍心看晶玉父母,跑了出去。

  颂黎跑出来时,本想开车,跟随他而来的赵靖怕他无心开车,会出事故,因而抢了颂黎的驾驶座位,说到:“你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但车子我来开。”

  颂黎道:“回家睡觉。”

  “好!”赵靖应了声,就开着车子朝他家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颂黎默不作声,脸色苍白倦怠。赵靖送他回到家,颂黎就径直倒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赵靖见他不脱衣服,不解领带,鞋子也穿在脚上,便推了推,说到:“老颂!先起来把鞋子脱了。”

  只见颂黎迷迷糊糊地说:“别跟我说话,我还在梦中,这是在做梦,昨晚晶玉还好好的,我一定是在做梦。我要睡觉,睡醒了晶玉还好好的。”说完,便呼呼睡去。赵靖只得无奈地摇摇头,帮他脱去衣服鞋袜等物。

  赵靖见他这般神情,也黯然伤起心来,想到昔日美艳绝伦的水晶玉,被烧得面目全非,浑身疮痍,身躯腐败,内心就隐隐作痛。像水晶玉这样的人物,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冰清玉洁,纯净无暇,犹如一块温润的宝玉;又像湖面上的芙蓉,婀娜多姿、亭亭玉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又如空谷中静静绽放的兰,清新淡雅、温柔高贵、气质不凡。

  赵靖初见晶玉,也会怦然心动。只是和贾颂黎不同。贾颂黎对水晶玉的恋慕之情,是大方地流露于一颦一笑间,举止行为处处都表达了对水晶玉的情有独钟。而赵靖对水晶玉的爱,深藏在心里,像是蓄意待发的活火山,里面激情涌动,而表面却若无其事。

  赵靖亲眼目睹了惨死的晶玉,内心如万箭穿心般的疼痛。但赵靖不同颂黎,颂黎性格有些柔弱,遇到这样的天灾,想到的却是逃避,而赵靖性格豪爽直率,为人豁达,遇到这样的灾难也显得稳重些。这是其一。其二,颂黎对水晶玉的爱恋,是在小时候就开始了的,十年的阔别,之后在自己精心安排下,顺利得于治疗,就在将要实现心中的愿望时,突然发生这样的祸事,令他有些措手不及,所以他不能相信会有这样的惨事。

  赵靖见颂黎已沉睡,也就安心,想到医院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再者,这件事晶玉父母打击最大,想着自己都伤心至极,晶玉父母又该怎样呢!所以,自己该去劝劝晶玉父母,方能告慰晶玉的在天之灵。

  赵靖开了车回到医院,帮着院长安置病人,安排尸体火化等事。忙完这些就去和院长商谈如何给家属安排赔偿金的事。院长本来打算赔偿水晶玉父母二十万元,但赵靖觉得太少,力劝院长等人应该给三十万。院长不同意,最后给出二十五万元。

  赵靖拿着赔偿金,并从自己积蓄里取出三万元,一共二十八万元,办了一张信用卡,来到晶玉父母住的小旅馆。他问了总台,便来到他们住的房外,敲了门。半天,没人开门。赵靖以为他们不在,正想离开,房门却开了。给他开门的是晶玉的父亲。只见他头发斑白,凌乱得像秋天的枯草,深深凹进去的眼睛里布满细细密密的血丝,脸上皱纹斑斑,像冬天的树皮。仅仅半天的时间,这位父亲就老了十岁。

  “进来吧!”晶玉父亲低低地说道,声音极低,又很沙哑,像蜜蜂飞舞时发出的声音。

  赵靖见了心里更为痛楚。他进去见了晶玉的母亲。晶玉母亲头发斑白,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赵靖刚想打招呼问好,但晶玉父亲对他摇摇手,示意不要惊动她。赵靖会意,只得随晶玉父亲到阳台的椅子上坐了。

  赵靖问道:“阿婶怎么了?”

  晶玉父亲说道:“她病了!这事对她的打击太大,太大了!”

  赵靖劝道:“阿叔,阿婶,你们可要看开点,你可不能也倒下去,不然阿婶谁来照顾呢?出这样的事,谁也料想不到,现在既然是这样了,也请您和阿婶节哀顺变。日子还是要过的,不然在上天的晶玉看了也不好受啊!”

  晶玉父亲道:“你说的极是!可我膝下就这么个女儿,我家三代单传,现在唯一的女儿也没了,辛辛苦苦养了这么大,死了也这么悲惨,想着心里很不好受啊!”

  赵靖拿出信用卡,说道:“现在怎么做都无济于事。我也帮不了什么,我所能做的也就这些了。这里是医院赔偿的钱,有二十八万,虽然这点钱不多,也换不回晶玉的生命,但阿叔阿婶往后的日子还是要过的,想来这许多年你们为了晶玉也花费不少心血,现在这点钱请你们收下,希望你们以后的日子可以过的宽裕些。”

  晶玉父亲推辞道:“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我和我爱人的一生都为了女儿,现在孩子也没了,我们要这些身外之物又有何用!再者,我和我爱人都有工资,虽然不多,但往后过日子还是没问题。我们也不是什么追求大富大贵的人家,能过生活就可以了。”

  赵靖又说了些话,希望晶玉父亲收下那笔钱,但晶玉父亲再三推辞。无奈,赵靖只得借着上厕所时,把信用卡装在一个信封里,并在信封背面上写了密码,还写了一些话,无非就是希望他们收下这笔钱的话语。

  赵靖从洗手间出来,知道这时候说太多的安慰之话也无济于事,反而会增添老人的悲伤,所以他和晶玉父亲闲聊了会,也就告辞了。

  赵靖走后,晶玉父亲上卫生间,见到洗漱台上的信封,拆了看,是信用卡,还间了背面的密码和写的话,只得收下。心里又是谢赵靖,又是有些责怪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