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回千年

第十四章 第一次告白

梦回千年 载赢舟 3094 2009-04-13 22:55:08

    又一天清晨,颂黎来看晶玉,没走到晶玉房间,还有十来米的距离,已听到晶玉房里笑声不断。颂黎赶紧走过去,见到房间里有很多人,有水晶玉、水家夫妇、宋林和外国专家等人。只见宋林一会讲中文一会讲英文,惹得大家时不时笑出声来。而水晶玉也被逗得非常开心。颂黎见了心中有些醋意。

  颂黎推门进去,问道:“什么事?这么好笑?”

  水家夫妇忙说:“贾医师来了,请坐!请坐!”

  颂黎向几位专家问了好,之后说到:“我不坐了,大家都坐着,只有这位站着,岂不太抢眼了。我也站着吧!”宋林知道他在打趣自己站着,因此笑到:“呵呵!老弟,你什么时候也会耍嘴皮子。”

  颂黎道:“没你会耍嘴皮子,你到哪,哪里都会有笑声。”

  宋林笑道:“我在给他们讲个笑话。昨晚,我带弗朗格等去吃饭,我上了会洗手间,回来见到一小伙和弗朗格发生争执,因为弗朗格不小心把啤酒洒在他身上,然后那小伙就揪住弗朗格的衣领说,‘老外,Take you color to look look '。我过去劝了,才和解。但弗朗格大惑不解,问我他说‘Take you color to look look ’是什么意思。我想半天,才明白那意思是‘给你颜色瞧瞧'。”

  宋林讲完,众人都笑,几个老外也笑。颂黎也禁不住笑了。

  宋林说完,就郑重地说:“我们研究报告出来了,过几天就可以给水晶玉做手术,成功率有85%,如果成功的话,晶玉以后就可以恢复视觉了。”

  “那要是……”晶玉母亲本想问如果不成功怎么办,但话到嘴边,却不好意思说出口。

  晶玉和宋林都意会了后面没说的话。晶玉连忙接口道:“要是我看见了,我就可以看见大家了,可以看见很多很多盼望已久的东西了,是吗?”

  宋林、颂黎异口同声道:“对!可以看见很多很多你想见到的东西。”两人说完,发现彼此说的话惊人的相似,因此相觑而笑。

  晶玉问到:“那万一我看见了,看见自己长得不漂亮,那怎么办?”

  颂黎笑到:“怎么会!你长得很漂亮,你看见的将会是一个漂亮的你。”

  宋林道:“看见自己漂亮的是看到了镜子中的影子,真正漂亮的永远在你的心中。小玉,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美丽的。”

  晶玉听了这话,心里好欢喜,甜甜地笑了。

  大家闲聊了一会,不过说些手术前后该注意的事项,之后大家各自散了。

  晚上,颂黎回到家中,想着早晨之事,心里仍有些酸涩。之后想到,自己也不过是写封信告诉宋林自己已找到水晶玉一事,没想到宋林居然千里迢迢跑回来,还带了帮美国专家,专门为水晶玉治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今早他逗得水晶玉欢喜无比,难道他也看上了水晶玉?他又想到,水晶玉长得清丽脱俗,谁见了都会喜欢。要是宋林也对她倾心,和自己抢,那他就多了个强劲的情敌。他想到这,又觉得自己多虑了,不该这么想宋林,宋林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就算和自己竞争水晶玉,那也要进行公平竞争,不该因此破坏了他们多年的情谊。

  随后,他开了电脑,看见了条留言,是那位“黎明的松鼠”留下的,内容这样写到: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吗?今晚八点,医院附近好朋友咖啡厅。我穿着粉红色外套,手里拿着一朵茶花,期待你的来临。

  颂黎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四十分,想了想,如果从这开车去,也要十点半左右才到,这么久大概人家已经走了,那就不去算了。随后想到,如果人家一直等着自己,自己失约,害人家一直等下去,那自己就太失礼了。所以颂黎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去了。他对着镜子小小整了衣服,随手拿件长外衣,冲冲走出去。

  春天的夜还是有些微冷。颂黎披了外套,来到好朋友咖啡厅,已接近十一点,街上行人稀少,咖啡厅也准备打烊了。颂黎下了车,进咖啡厅转了一圈,没见到有穿粉色长外套,手拿一朵茶花的人。

  颂黎走出咖啡厅,在门口也踱了一圈,不见人影。颂黎笑了笑,笑自己傻。这么晚,人早走了,或者,人根本没来,跟他来个恶作剧,这也不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要见的是个没见过面的网友。

  颂黎打开车门,正想上车,突然身后被人抱住了。颂黎正要转身,那人说到:“不要转身。”颂黎听出了声音,很温柔很熟悉的声音。他还是转了身,推开了她的怀抱,说到:“沈护士,怎么是你?”

  沈舒云道:“是的!是我!我是沈舒云。”

  颂黎听了笑笑,说:“好了!你的恶作剧该结束了!这么多年一直装出个神秘人物来戏弄我!现在,我该走了。”

  “你且等等,我有话要说。”沈舒云急道。

  颂黎站住了,可半晌,沈舒云却说不出话。颂黎不耐烦,正要转身走开。

  “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很久、很久了。”沈舒云终于壮着胆子说出了心中的话,说到动情处,泪水不由得落了下来。

  颂黎听了怔了怔,只见舒云眼泪汪汪,两颗泪珠随着面颊滚落。

  沈舒云说出了深藏多年的心事,如获重释,心中感动,泪也随之而来,还夹杂着许多年积累的哀愁,一并发泄出来。多年的委屈和酸苦,顷刻间全部变为一颗颗珍珠大小般的泪珠,汩汩而落。她半噎着声,低低道:“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喜欢你很多年了。十七岁那年,我去你们学校参加圣诞化妆舞会。你脸上戴着松鼠面具,我戴着狐狸面具,和你一起跳过舞。你还记得吗?”

  颂黎见她眼泪迷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听了她这话,也想了起来。那晚,圣诞舞会,他确实记得一直有个人在关注着他。后来,他和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穿着一条粉红色的长裙的女孩一起跳舞。虽然那晚很寒冷,但女孩却穿着薄薄的裙,他们跳着优美的华尔兹,赢得了在场所有观众的掌声。虽然她戴着面具,但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在默默注视着他,眼中饱含深情。舞毕,他还把自己的外套给她戴上。

  沈舒云看着他想得出神,料想他已经想起来了。她温柔得看着他的眼睛,深情地说到:“是我!是我!我就是那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女孩儿。从和你一起跳舞的那刻起,我就怦然心动,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见到春天的第一束阳光,闻到春天的暖暖的气息,我就悄然绽放。从那一刻,我爱上了你!在我凄苦的生命里,有你的存在,就像苍茫茫的冰寒的雪地里绽放着一朵圣洁的雪莲,在我凄苦的内心中点亮的一盏希望的导航灯,让我找到光明的方向。这些年,我一直默默等待,等待着骑着白骏马的王子,款款向我走来!”

  颂黎打断了她的话,说到:“那你怎么知道是我,我戴着面具,你之后怎么知道是我?”

  沈舒云道: “朋友给我送来外套之后,我把外套还给了你。那晚我就一直悄悄跟着你,直到你出会场后摘下面具,从此我就记得你的样子。之后的日子,我时常去你学校,常常在路上遇见你,和你擦肩而过,但你却没有发现过我。毕业后我进了这医院当护士,没想到你也来这医院任职,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很高兴!我感谢上天的安排,从此我能天天见到你。”

  颂黎听了这番话,很感动,看着她眼泪汪汪的面庞,他轻轻抱了抱她,有种想要吻一吻她面颊上的泪痕的冲动。但他不爱沈舒云,只是内心感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水晶玉的身影,他匆匆推开舒云,他喃喃说到:“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爱!我很感激,但我已经有深爱的人了,我不能再接受你的爱。”

  沈舒云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眼中带着疑问。

  颂黎读懂了她眼中的话,轻声说到:“我只感到很抱歉!我已经爱上了水晶玉。我的网名,天使的眼睛,指的就是水晶玉。”

  沈舒云道:“是那个盲女?你爱上的是那个盲女?她才十七岁,你就见过她没多久,为何就爱上她?”

  颂黎道:“我和她十年前就认识了。认识她之后,我就想当一个大夫,希望能治好她的眼睛。所以,现在,我会成为一个眼科大夫。”

  沈舒云叹道:“我好羡慕她,她虽然眼盲,可她心中一直得到光明,她得到你的爱,得到父母的爱,得到很多很多人的爱。可我,虽然眼睛正常,心中却黑暗无比,我没有爱,没有人真正的爱我,更没有得到我深爱的人的深爱。”

  颂黎叹了气,说到:“放弃我!沈护士,你可以找到一个真正属于你的爱人,祝你幸福!今晚的事,当作没发生过,不然以后作为同事相处,会觉得尴尬的。”

  颂黎说完,转身上车,开车走了。沈舒云望着他渐远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