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回千年

第十三章 丝帕

梦回千年 载赢舟 2100 2009-04-13 22:55:08

    晚上,沈舒云开着车子,到了公寓附近的地下停车场,她心事重重,干坐着车子发了足足一个晚上的愣。她手机响了几次,但她仿佛听不见,没有理会,全神贯注地想着心事。

  过了很久,她终于离开了车子,慢慢走到家门口,打开房门,父母在家坐着看电视。在沙发看电视的母亲刚想叫她,想和她说饭已热着,留在桌子上,让她去吃。但沈舒云没打招呼,就进了自己房间的门。

  父亲恨恨地说到:“看吧!究竟不是亲生的,亏你还对她这么好!”父亲说的话很大声,故意让她听见的。而母亲打了个手势,示意父亲别那么大声。但父亲不理会母亲,重重地把电视机关了,然后又重重地把灯也关了。

  站在门口的舒云,呼吸都放得缓慢,连房间的灯都没敢开。舒云静静地倚着门边,一动不动,听得外面稀里哗啦地一连串声音之后,外面静了下来。舒云猜想父母已经回房间休息,才敢慢慢走到自己的书桌前,轻轻地坐下。舒云借着灯光,看到桌上的小船。那是她唯一的好友晓君送给她的。那是一艘月亮船,绿色的柳树下,挂着一艘小小的蓝紫色的梦幻般的月亮船,月亮船上有两个水晶做的女娃,在快乐地荡着秋千。

  舒云看着小船,忽然觉得自己就是小船上的女娃。舒云轻轻摆弄着秋千的那条银色的链锁,月亮船就像荡秋千一样,来回飘荡。船上的两个女娃,像精灵一样地轻盈地舞动起来。

  看着舞动的女娃,舒云想起了晓君。晓君是儿时在孤儿院里的好朋友。舒云现在的父母,是养父母,而非亲身父母。

  沈舒云是个孤儿,确切地说,是被抛弃的孤儿。或许,她的生身父母都还健在。据说,她是在路边的一个垃圾桶里被发现的,那时她才几个月大,那时天下起厚厚的雪,周围凑着几只饥肠辘辘的野犬,幸好被发现得及时,她才得于从“狗嘴”中救出。

  之后的事,她是不知道的,她能记事时,知道自己在孤儿院里,和一群凶狠蛮横的孩子住在一个房间。平常她被她们揪住头发,扯住衣服,弄得房间里不是满地落发,就是满地纽扣。被欺负得多了,沈舒云也和她们一样野蛮起来,人家揪她头发,她也去揪人家的头发,人家扯她的衣服,她也去扯人家衣服。但是寡不敌众,她一个人要和七八个人作战,每每打架,地上散落的头发和纽扣,总是她的最多。每次打完架,院长才急急忙忙赶了来,看到屋里一片狼藉,满地头发和纽扣,总咆哮地问,这是怎么了。而众人都指着她,说她闹事。院长不明就里地给了她一顿臭骂,骂她是哪个下贱婊子生的野种,不要了扔在垃圾桶里喂狗吃。诸如此类的狠毒的话,舒云听了整整几年时间。

  在孤儿院的日子,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唯有一个女孩,和她一样的年纪,从来没有欺负过她,反而,每每她被欺负的时候,每每她深夜跑到外面的柳树下痛哭的时候,总有个人悄悄跟着她,给她递手巾,那个女孩,名字叫铁君菊。她是个哑巴女。虽然,她没有对她说过话,但从她的眼神中,沈舒云看到了她的善意。就在一次次地给她递手巾的关怀,她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彼此结拜姐妹金兰。因为,她们都无父无母,也无兄弟姊妹,所以在孤儿院的日子里,她们相依为命,彼此为亲人。

  大概上天作怜,从小生活很艰辛的沈舒云,八岁时被一大户人家领养。沈舒云在孤儿院里是没有姓名的,在孤儿院里,别人都叫她小野,因为别人都信了院长的话,认为她是哪个婊子不要的野孩子,况且在孤儿院里,经常和大帮孩子打架,性格像狼孩般野蛮。被领养后,她随着她的养父姓沈,养父母还给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沈舒云。沈舒云从此也过起了安逸的小姐式的生活,被送进最好的学校,学钢琴,学舞蹈,学唱歌,学画画。沈舒云也由丑小鸭转变为美丽的天鹅,长得亭亭玉立,窈窕大方,淑贤雅致,是个人人喜爱的大家闺秀。

  而晓君,自从沈舒云被领养之后,就没有了她的音讯,只留下临别时,晓君送给她的那个月亮船。

  沈舒云被领养后,养母郝顺对她体贴,关爱有加,俨如生母,只是养父沈涛对她很一般。

  养父年轻时,是一打工仔,被郝顺的父亲看中,挑选为女婿,让他跟随自己一起打拼。但有个条件,就是不管何时何地,要始终效忠自己的女儿,不然所挣的家业全归自己的女儿所有。这个规定被写进女儿和女婿的婚前协议。

  岳父死后,沈涛从岳父那里继承了他的产业,一家小有名气的物业公司,并旗下几家连锁店。沈涛日子过得一度滋润,但美中不足,其妻几年未见身孕,检查结果为子宫错位,不能怀孕。

  沈涛得知,犹如五雷轰顶,想着纵使有家财万贯又有何用,膝下无一男半女,享受不了天伦之乐,将来也无人继承家业,想休妻,但一来割舍不下多年的夫妻情意,二来,也放不下十几年苦心经营的家业。因此只能去孤儿院认养了两个小孩,一男一女。男的叫小军,女的就是现在的沈舒云。但叫小军的男孩没福气,养不到半年,放着富贵的生活不过,却逃跑了,不知所踪。沈涛夫妇感到无奈,却也没怎么努力去找寻。从此,无子女的郝顺待沈舒云百般呵护,宠爱无比。只是沈涛,内心对妻深感不满,但在家里胆小怕妻,不好发泄,只好常常揪住沈舒云的小错,把气愤发泄到沈舒云身上,时常抱怨说什么究竟是养不如亲之类的话。实则话中有话,指桑骂槐地数落发妻。

  但郝顺没明白他那种对自己又爱又恨的内心,每每舒云被数落,总挡着帮和解,想着家教有严父慈母,对孩子也该有好处。

  沈舒云摆弄着月亮船,想着心事,过了很久,她打开笔记本电脑,写了留言,之后睡下。无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