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回千年

第六章 梦幻

梦回千年 载赢舟 2448 2009-04-13 22:55:08

    其实,水家父母来上海两三天了,还没有逛过街,刚才颂黎的提议,心里还是很想去的,不过,考虑到眼盲的女儿,担心因为她眼睛看不见,大家出去逛街可能会让女儿伤心。况且他们和贾医生非亲非故,总麻烦人家不好。

  到了旅社,母亲问到:“玉儿,吃饭时为何哭呢?贾医生因为你的哭,窘得不得了。”

  晶玉道:“妈妈,对不起,我也不想哭的,可是眼泪它自己掉。”

  母亲轻轻叹了口气,说到:“没事了,早些睡吧。”

  晶玉道:“我现在不困了,我想出去外面透透气。”

  母亲道:“那刚才贾医生问了你怎么不说,上海那么大,我和爸爸不熟路的。”

  晶玉道:“我想到窗台吹吹风就好。”

  母亲把她扶到窗台,让她靠栏杆倚着,之后返回房内,和她父亲商量起来。她说到:“我说她爸,我们也来了三天了,医院也没安排咱住院,检查也没有出结果。再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父亲道:“是我没让女儿住院的。女儿眼睛看不见,住了院,让那些护士照顾我不放心的。”

  母亲听了大悟似地说:“也是,住了院,我们晚上又不能陪护在身边,玉儿在医院不比咱家,对环境不熟悉,走动也不便。况且咱没有条件给她一个独立的病房,让她和那些病人一起住也不太好。”

  父亲道:“正是了。你别忘了玉儿十二岁时我们给她住院,结果就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失踪了,后来才发现我们可怜的女儿因为上厕所,摔了晕倒在楼梯口,幸好没大伤。所以在医院没出结论之前,还不知能不能治她的病就先不住院。倘若医生说可以给她治,给她做手术,那再办理住院手续。”

  “嗯,好。”母亲说到,之后想了想,又说到:“如果住院,就让贾医生多多照顾玉儿,我看他靠得住。”

  父亲道:“可也不好老去麻烦人家。”

  母亲说到:“也不能老对人家见外,玉儿无兄弟姐妹,倘若有一天我们不在了,总不能留下她一个孤零零的人在世上。你我在家也是独子,亲戚也只有旁系的亲戚,若把玉儿给他们照顾,我总是不放心的。如果托付贾医生照顾,我反而很满意,我看贾医生是很喜欢很疼爱玉儿。”

  父亲听了,说:“我也看出来,只是贾医生和我们非亲非故,总不好意思让个外人来照顾玉儿一辈子吧。”

  母亲道:“如果有贾医生这样的女婿,就太好了。”

  父亲道:“你别做白日梦了,贾医生那么好的条件,我们是万万不敢高攀的,还是别想这些没用的。”母亲只得轻轻叹了气。

  虽然父母说话声音极低,但还是让晶玉听到了,因为晶玉眼睛看不见,听觉就变得异常灵敏。听见了父母的话,晶玉心里又是无奈,又是心疼,又是欢喜,又是失落,各种杂味郁结心头,只得呆呆地倚着阳台的栅栏,目视遥远的前方,虽然是一片黑暗,但她吃力地瞪大了眼睛,希望在那遥远的天际边,会出现一线光明。

  话说颂黎回到住所,也累了一天,回来直接倒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颂黎晃晃悠悠中,来到了一个深宫。像是深夜时紫禁城里的宫殿一般,房子宽大阴森,没有一个人,颂黎就沿着走廊走着走着,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条路,终于走过了阴森森的大房子,出现在眼帘的是仙境般的地方。

  那里到处是形态千奇百怪的山石,罕见的奇花异草,柳绿花明间,一飞瀑从陡峭的山崖间纵横直下,在山底的深潭溅起一朵朵巨大的浪花,浪花飞到空中,变成散落的珍珠,一颗颗地落在了深潭里。颂黎觉得很奇怪,仔细一看,发现深潭水下都是珍珠,明晃晃地,耀眼夺目。颂黎走到潭边,水清澈透明,被珍珠的光照耀着,有种神奇的魔力。他小心翼翼地捡起一块大珍珠,拿出了水面。奇怪的是,那珍珠在水里是珍珠,可拿出了水面,就变成了水晶一样的玉石。颂黎发现玉石上还刻着字,有三个字 ,颂黎刚想看清楚是什么字,那玉石就融化了,变成了一汪清澈的水,缓缓地从手中滑落,溶到深潭中。

  颂黎觉得纳闷。突然听见远处传来清脆飘渺的琴声,那琴声忽暗忽明,忽远忽近,犹如来自遥远的天府之乐。 而后,一群形态万千的蝴蝶,随着琴声而来,在空中翩翩起舞,随着琴声的高低而高低,美妙绝伦。琴毕,颂黎看到一白衣女子,在百花丛中飘过,朝着自己飘来。 颂黎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感觉她有惊人之美。他轻轻唤了声:“仙姑”。那女子略略看了他,面带微笑,而后从他身旁飞过,颂黎朝着她的身影望去。见到远处有一身着黄袍,手持长剑的美少年,站在绿荫丛中,仿佛在等她。白衣女子飞向他,就和他一块朝着天际边飞走了,顿时,所有的蝴蝶、所有的花花草草、包括假山碎石、包括飞瀑碧潭,所有所有的东西都在上升,随着他们而去。

  而颂黎,却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颂黎大叫一声:“啊”。而后醒来,发觉原来是个梦。颂黎想着刚才的梦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起身,拿了条毛巾要擦汗,才发觉自己还穿着西装。他才发觉,原来自己没有洗澡洗脸就睡了。他就走到浴室,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

  洗过澡后,颂黎已没有了睡意,就走到电脑桌前,开了电脑。此时,已是凌晨两点。颂黎开了QQ,发现两条留言,是那个“黎明的松鼠”留下的。留言这样写到:大帅哥,今晚怎么没有见你身影,我等了好久。另一条是:今晚你没来,让我在‘奈何桥’上等了一晚,有些失望。

  颂黎关了留言,接着又有请注意信箱查收邮件的留言。颂黎以为又是那个“黎明的松鼠”写的。他漫不经心地点了邮箱,发现是一封来自美国的E-mail。颂黎开了,原来是宋林的信件。颂黎心中犹如喝了可乐一般,原本六神无主、满不在意的心变得明亮起来。信中写到:

  颂:

  阔别两年,我还安好,多谢记挂。你说你已找到那位叫“水晶玉”的女孩,我心下为之欢喜。下星期一,我就要回国。顺便告诉你,一位眼科专家,弗朗格·森博士,以及他的两名助手将随我一起前往。我们还带了专门的仪器和设备,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治愈水晶玉的眼睛。

  你永远的好友:宋

  三月二十一日

  颂黎读完信函,心中算了算,下周星期一,正好是后天。颂黎内心一阵狂喜,他从桌上跳起来,手舞足蹈了一番。他那么的喜悦,仿佛第二次大战,俄罗斯人推翻法西斯之后的狂喜。因为,他的好友就要回来,因为,弗朗格·森博士是名誉世界的眼科专家。因为,宋林一行的来临,他心爱的水晶玉就多一份希望。

  颂黎走到窗前,取下脖子上的那个坠子,拿在手心,痴痴地看着,看着。远处的灯火闪烁,光线照在坠子上,晶莹鲜亮。他俯下头,深情款款地吻了吻坠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