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回千年

第四章 黎明的松鼠

梦回千年 载赢舟 2053 2009-04-13 22:55:08

    这夜,颂黎躺在床上,小狗打滚似的辗转十几个来回,硬是睡不着,脑子里不断重复着白天时情景,那一惊一乍、一颦一喜、那蒙娜丽莎般的微笑……思绪令他无法入眠,他辗转反侧了好几个来回,终于还是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前,对着天空的明月,诗意大兴。他坐到桌子前,提起笔,在他的诗集里写下了他的《思念》

  《 思 念 》

  夜深人静时

  你的身影

  总在我梦中飘过

  你那美丽纯洁的脸

  犹如一朵水莲花

  我多少次想轻轻地捧住你的脸

  可我的手指在碰触你的瞬间

  你却变成一颗颗珍珠

  从我手心散落

  我的天使啊

  我的爱

  像风一样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在我生命里轻轻划过

  留下的

  只是我无止尽的思念

  每一个思念的花朵

  凝成云

  结成雨

  散落在大地的心窝

  颂黎作了诗。许久,他仍旧睡不着,于是,走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把诗记在自己的博客里。他开了QQ,他开电脑有一个习惯,每次一开电脑就会先开QQ。他的QQ一上线,好友列表里有个叫“黎明的松鼠”的头像马上就对着他晃动,他点了点。对方说到:“还没睡吗?”

  “是的,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

  “因为一个人?”

  “谁?”

  “水晶玉。”

  “哦!今天艳遇的一位奇女子。”

  “是,哦,不是,应该说是重逢。因为十年前,我就认识了她。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事,你到底是谁?”

  “我先下了,有事。”

  这个叫“黎明的松鼠”的网友,是位神秘的女网友,已经在网上认识五年了。对方似乎对自己的日常行动很了解,很关注。平时他有什么喜好,甚至哪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她都了解得清清楚楚。有时候,颂黎怀疑是不是有人在他身上安了个侦探器。颂黎这么想,还觉得好笑,他又不是什么明星,狗仔队应该不会对他感兴趣!颂黎还曾经想到过,这位叫做“黎明的松鼠”的网友是身边的某个人。他曾经问过她,但她一直说她不认识他,只是一个远方的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这让颂黎觉得奇怪,甚至还觉得有些委屈,仿佛自己身上被安装了个跟踪器,又像是胸口开了刀,内脏血淋淋地裸露在外面。如果他知道那个神秘的网友是谁还好,可人家那么了解你,可你对她却一无所知,这让他觉得心里好不平衡!但又无可奈何!好多事,他想不透!

  等到那个神秘的“黎明的松鼠”头像暗了下去,颂黎QQ的好友头像全是黑的。这不奇怪,因为此时已是凌晨两点。颂黎的QQ名叫“天使的眼睛”,这个网名是有深意的,取这样的网名,目的就是要永远地记住他心中的天使——水晶玉,也永远提醒他当初的理想,一定要把他的天使眼睛医治好的理想。

  颂黎在空无一人的聊天室里漫无目的地游走,像走到了一处无人居住的孤岛,寂寞而荒凉。他关了QQ,起身的那一刹,他碰倒了桌上了相框。他捡了起来,好在,相框完好无损。他看了那张相片,两个貌美的男子,身材相当,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照,相互手搭着肩,朝着镜头微笑。右边的一个,就是贾颂黎。而左边的那个,他也非常熟悉,他最要好的朋友,初中开始,一直到大学,同校、同班、同桌、还有读音差不多的名字,现在美国哈弗大学念博士,他叫宋林。他们这地方,“黎林”读音差不多。平时两人天天在一块,连体婴儿似的,死死粘在一起。

  看了宋林的相片,就给宋林写了信。

  颂黎用E-mail写到:

  宋:

  相别两载,可还安好!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水晶玉么?以前,我小时候遇到了美丽可爱的小天使水晶玉,从那时起,心中便默许承诺,承诺将来长大要当个医生,要医好她的眼睛,所以寒窗苦读十载,终于在医学方面有所成就。现在,老天真是有眼,相别十年之后,老天爷自己把她送回到我的面前。我现在真真悲喜交集。所悲者,相别整整十年,晶玉受苦那么多年。所喜者,现在,她又回来了,而且出落得像朵亭亭玉立的芙蓉,美丽不乏纯真,典雅而又脱俗。宋,我会,一定会,不管用什么方式,我都要医好她的眼睛,让她看一看光明,看看外面的世界。

  望保重!

  很想你的颂

  三月十八日

  写完,发送出去。之后,关了电脑,熄了灯,躺回床上,不知数了多少绵羊,才睡着。

  次日,颂黎刚到医院,就被主任叫到办公室。主任姓王,满脸的络腮胡子,密密麻麻地,头发却稀少得可怜,仿佛胡子和头发发生错位,胡子应该长在头上,头发应该长在嘴上。圆墩墩的肥脸,成一字线的小眼睛,略略肥大的鼻子,宽大的嘴巴,当笑起来时,脸上的肉堆成一堆,看起来既不像笑,也不像哭,倒像是便秘时紧张而吃力的脸。

  颂黎问道:“主任,你找我?”

  “嗯,那个水晶玉的检验报告出来了,你看一下。”主任边说边递给他一份化验单。

  颂黎激动地拿了,看完之后,原本略显激动兴奋的脸,突然阴暗起来。像四川表演变脸绝活的小子,面具在一下子就撕开了。主任明显看出了他的变化,问道:“怎么?不高兴了?”

  “主任,这,这,难道,那女孩的眼睛没法治吗?”

  “不是没法,而是这种病例比较少见,目前我们的设备和技术还没办法解决。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这种病例在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已经有成功治疗的例子。”

  “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看你紧张的样子,她是你什么人啊?”

  “一个远房表妹。”

  “哦,好了,情况你也了解,去上班吧。”

  颂黎走出了主任的房间,遇到了站在外面的沈舒芸。沈护士对他点了点头。他望了一下,大步流离地走开了。沈舒芸默默望着渐远的背影,转身正想离开,被主任见了,叫住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