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血瞳忘生

第10章 离开大漠

血瞳忘生 苍耳珂珂 1001 2013-08-03 04:43:57

  翌日清晨,细碎的阳光从窗柩中溜进屋内,在屋内洒下一片金色的璀璨。

拥挤的小床上,秸儿像只小猫咪从被窝里探露出半个头,乱糟糟的几缕头发斜搭在额头上,伸出手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粉嫩的小脸上隐约还有些水印子,慵懒地开口,“落,怎么起那么早?”

屋子另一头的落早就听到了动静,知道秸儿醒了,便将刚打的洗脸水端了过来。

呵,待到落走近秸儿身边时,秸儿的眼睛由刚刚的“眯眯眼”变成了铜铃般大小,落,今天好美啊。

光与影的交汇恰到好处地勾勒出落曼妙的身姿,身上依旧是一身素淡的男装,虽然没有锦绣云边,更没有绝妙的刺绣花纹,但是这衣服却与落很衬。一头乌丝随意地被挽了个髻,没有装饰,简单而性感。

不施粉黛的脸庞如高山上的冰雪,洁白清润。她站在那里,未曾言语,却有一种脱俗气质摄人心魄,手里捧着旧旧的脸盆,眼里含笑地望着呆愣愣的秸儿,戏谑的开口了,“小懒猪,我们还要赶路,赶快起床吧!”

躺在床上的秸儿脸竟然红到了耳垂,不知道是因为看落看的,还是因为落的话。他慌慌张张地起身,拿起衣袍往身上套,结果却套反了,手忙脚乱的在脱下来,来来回回好几次,弄得额头上满是汗水。

落望着秸儿可爱的样子,摇摇头,浅浅一笑,轻柔如风。

这边的秸儿却不满了,被旁人看了也就算了,偏偏是落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他不满地说:“都怪落,穿了新衣服,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吓了我一大跳。现在还没缓过劲来呢?”

“哦?”落听了此话,挑了挑眉,言笑晏晏,一时风情无限,“哪是什么新衣服,明明就是旧的。是自己笨,还找借口。赶快起来,我们真的要出发了。要不然我就把你扔这里啦。”落作势转身。

果然,身后传来焦急的声音,“我好了。”接着就有一双小手攀了上来。

真的要离开了,竟然会是那么不舍。落看来看四周,深深吸了一口气,抬高下巴,握紧了手里的那双手,狠下心拉着秸儿踏出了这个住了这么多年的小屋。

在踏出的那一刻,秸儿轻轻地对着落说:“我们总有一天还回家的!”

听到这句话,落的步伐突然有点发颤,连手也在抖了。但是掌心里的小手却加大了力度,一股力量传到了落的心里。落的眼睛微微发酸,在心里默默回应着秸儿,我们还会回家的。

院子里,黄谲早已备好了马车。这个男人受了伤还比一般人强,果然不过是莫沉楼的高手啊!

“上车吧!”黄谲对着落和秸儿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落看了看秸儿,秸儿也很有默契地抬头,两人视线正好相交,我们会好好的。然后,两人在黄谲的搀扶下,上了车。

“驾。”马车急速驶去,扬起一片尘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