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血瞳忘生

第19章 医治宁欣2

血瞳忘生 苍耳珂珂 1844 2013-08-03 04:43:57

  “要开始了。”冥樾对着落点头示意。

落很平静,笑了,也点了点头,自觉地挽起了袖子,露出了洁白的手腕,上面有一道很深的口子。

冥樾抽出了那把刀再一次划上那道口子,同时也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

艳丽的血流了出来,看到那某红,落无法控制身体的兴奋而不住的发颤。而体内的蛊虫因为受到新的血液的吸引,想要冲破现在的束缚,不停地挣扎着,翻天覆地的疼痛感让落恨不得立马死去。

血脉不停地在扩张,疼痛一次比一次剧烈。落终于失声尖叫起来,“啊!”“落!”因为要时刻观察蛊虫的出现,等它钻出来那刻,抓住它。所以冥樾只能眼睁睁看着落痛的失声大叫,不能像往常一样借自己的臂膀给她用。

听着她的叫声,看着她不断变深变红的瞳孔,冥樾深感无力。

而一旁的燕南风更是呆住了,冥樾只告诉他蛊虫入体即为煨药,并没有说明那是怎样的疼痛,看着眼前的女子痛苦的样子,他无法想象她到底是如何撑过那七日的折磨的。一种敬佩之情发自肺腑。

落的伤口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在蠕动,不一会儿,一条血色的大虫便探出了头。落狠下心咬紧牙关,不发一声,怕吓到蛊虫,一旦蛊虫受惊,再想取出就难了。她艰难地对着冥樾点头示意。

冥樾也睁大眼睛盯着那条蛊虫的动向,那条蛊虫在试探了几番后,终于抵不住新鲜血液的诱惑,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脱离出落的身体,一瞬间内,落疼的晕死过去,而冥樾眼明手快地将蛊虫用银针制住,放入匣子中。

“冥樾,她晕倒了。”燕南风扶着落的身体,对着冥樾急切地说着。

冥樾回了燕南风一个眼色,燕南风了然,正了正色问:“现在襄落小姐晕过去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没事的,我现在就为她放血。宁欣小姐只要喝下这血就没事了。”冥樾从桌上拿起准备好的碗,小心将落的手腕拎了起来,用手指按住伤口处,血流了出来,过了一会,就整整一碗了。

冥樾脸色苍白,无力地开口:“让宁欣小姐喝下就可以了。”将手中的碗递给燕南风,冥樾察觉到自己的手在抖。

燕南风皱着眉头接过那碗,一种很馨甜的味道,没有血腥味,空气中弥漫的全是甜甜的香味。若不是碗中红色的液体太过刺眼,他真觉得这是谁做得汤汁。

燕南风掀起帘子,宁欣正弱弱地靠在床边上,依旧是苍白的脸和先前的脸重合在一起,燕南风觉得眼前有些晕眩。

他将宁欣抱入怀里,轻柔地唤了一声:“来,把这个喝了,就没事了。”怀中的人听后,乖巧地将碗里的血饮尽。

燕南风又小心地拭去她唇边的血,眼里的关爱之情真切切,看得宁欣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喝下血后,她感觉自己好多了,娇柔地说着:“让南风哥哥费心了。若没有南风哥哥,也许宁欣现在!”话音止住,有些呜咽,她又袖子像是要拭去眼角的泪花。

燕南风的眼里闪过厌恶又很快掠去,扶着她的肩头,说:“想什么呢?傻瓜,现在不是没事了吗?你真正要谢的人应该是鬼医和襄落小姐。”

宁欣闻此,娇羞地笑了一下,苍白的脸上出现了淡淡地红晕,颔首对着外面的人说着:“多谢了!”

帘帐这边,冥樾正扶着刚刚苏醒的落,看着落的脸色,银质的面具后,那潭深澈的湖水起了阵阵澜漪。

醒过来的落,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冥樾,她有些不自然地转过脸,适逢宁欣道谢,便淡淡地说着:“用不着,宁欣小姐,我只是为了我自己。”坦白直率地说出自己的目的,落从来都不是善人,若不是关系到自己,她或许根本不会在这里。

清脆动听的声音,一定是个美人吧。不知为何,光听到声音,宁欣就觉得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襄落,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细细想想,银光一现,是她。

嘴角浮起一抹异样的笑,微起薄唇,声音一丝颤抖还有愤怒:“你叫襄落,是忘生。难道你是害死我姐姐的那个忘生吗?我居然被你救了,我怎么对得起我死去的姐姐。”

一席话怔住了所有人,燕南风心下一惊,懊恼自己刚刚就不应该喊襄落的名字。冥樾的眼神也暗了下去,这个女人,他太小看她了,又看了一眼落,整个人都呆在过那里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先带落离开。冥樾起身,说了一句:“落和我都累了。我们先行告退了。”说完拉着落的手往外走。

落却甩开了他的手,冷冷地撇了他一眼,然后望向帘子,仿佛要看透帘中的人,“宁欣小姐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燕南风刚想阻止宁欣,宁欣却先他一步:“我叫襄宁欣,是洛阳襄家的四小姐,我和襄落是双生姐妹。”

一字一句像晴天霹雳打得落无招架之力,巨大的疼痛感和欺骗感一同涌上了她,突然天黑了,一切都不见了。

落直直地向后倒去,冥樾慌忙抱住她,然后愤怒地踹开房间离开了。

燕南风能感受到冥樾的怒气,心下对怀中女子的厌恶又多了一份。

怀中的女子却没有感受到似的,突然放声大哭,嘴里还不停地哀号着:“我可怜的姐姐。”只是这心里却怕是一片兴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