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血瞳忘生

第11章 莫沉楼

血瞳忘生 苍耳珂珂 1596 2013-08-03 04:43:57

  半个月的日月兼程,三人终于到了莫沉楼位于郑州的总据点。由于这段时间的接触,黄谲发现落其实是外冷内热的人,她不轻易相信别人,但一旦信了,便会为对方付出生命。至于那个叫秸儿的小鬼,还真是个小大人,在他眼里除了落就容不下任何东西,好几次,他给落说中原的情况时,这个小鬼就在一旁死死盯着,那个眼神仿佛是你抢了他什么东西,真让人无奈。

但这两人之间的感情却是黄谲极其羡慕,甚至是有些嫉妒的。身为杀手,他从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这两个人之间的默契真的让他妒到咬牙切齿。可是另一方面,对这两人,也起了关照之情,这不,黄谲又当起了仆人的角色扶这两人下马。

“终于到了吗?我的骨头都快散掉了!”一落地的秸儿使劲甩弄着手臂,边动边抱怨着。一旁的落倒是没什么反应,细细地观察周围的情况。眼前是一家位于闹市的酒楼。街上来来往往行人颇多,这家酒楼不是很大,从外面看装潢一般,的确不够引人注目。不过大隐于市,还真是庸俗的想法。原以为会藏地会更加意想不到,现在还是有点失望的。不过落并没有把情绪变现在脸上。

“我这就带你们去见楼主。”黄谲本是想让他们休息一下,在面见楼主,可想想,出来寻忘生已经花了太多时间,那个大夫说寻不着忘生,小姐只能活半年,所以还是。纠结了几许,黄谲决定还是先带他们去见楼主吧。

先前落已经想到这酒楼内必定是暗藏玄机,但是没想到在九转十八绕后,黄谲居然带他们上了船,夸张的是沿河的尽头居然是座大假山,黄谲用浆在假山上敲了几下,假山就开出了一道门,然后小船就飘了进去。

看来先前是自己太武断了,这个莫沉楼主,城府够深,为人也很谨慎。对于这样的人,一定很难对付。落在心中打算着。秸儿也不闲着,从入门到现在,他记住了所有的路,甚至刚刚黄谲的敲击暗号也记住了,不管如何,一定要保护好落。两个人是各怀心思,若有所思。

“快到了。”黄谲回头说着,脸上有些兴奋,似乎还有些笑意。坐在船中的两人微微有些诧异,他们第一次见到黄谲这样的表情,这个男人一路上还是蛮装冷酷的,此刻到底是露出了些真性情。

前方亮起来了一束光线,照的水面盈盈发亮。船要驶出暗道了,落小心地半遮住秸儿的眼睛,侧身轻轻地说着:“小心刺眼。”秸儿对落的细心,开心地心里直冒泡,还是落好啊。

出了洞,适应了光线,抬头放眼望去,落和秸儿顿时目瞪口呆。

好壮观,虽然落小时候也是出生大户人家,可眼前这一片的楼宇殿阁却着实让她吓了一跳。粗略看去,每一处都不同,暗藏精妙之处。此时的秸儿也有些兴奋:“落,你看那,有个石狮子。还有那里,居然在顶上有个小亭子,好好玩啊!”小脸因为高兴儿涨得通红。

看来这个莫沉楼,背景很深那。落虽未过多接触江湖,可这么大的地方,没有实力背景绝对建不起来。再看看一旁的秸儿,落心里又有些发酸,这孩子跟着自己吃了不少的苦,瞧他兴奋的。落不由自主地伸出手,理了理秸儿乱了的衣衫。

秸儿回过头,神色恢复如常,肯定地说了一句话:“不过,落,我还是喜欢我们的家。”说完,又习惯性地钻进落的怀里。落十分动情地将他搂住,却错过了秸儿眼中满满的宠溺。

船靠岸了,黄谲小心地扶他们上岸。这时,有人上来问话:“黄谲,楼主和军师已正厅恭候多时了。”“知道了。”黄谲淡淡地应承着。没想到军师也在,落见到她的二哥会怎样呢,他担忧地看了一眼落。

跟在身后的落并不知情,看着黄谲欲言又止的眼神觉得很奇怪,“怎么了?”

黄谲一惊忙回过神:“没事。楼主,已经在正厅恭候多时了,我们赶快去吧。”黄谲没有告诉落她二哥也在,他不是故意这样做,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那你还不带路,不是说你们楼主的心上人的病很急的吗?”秸儿对着发愣的黄谲翻了翻白眼,催促道。真是搞不懂,这么呆的人也能做杀手,这中原江湖也太混了点吧,秸儿无奈地摇摇头。殊不知,黄谲那是在为他二人操心那,要是黄谲知道自己一番苦心被当驴肝肺,不怄死才怪。

有人说,等待的越久,重逢时就会越喜悦,那么十多年后,故人重逢,究竟又是怎样的时过境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