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血瞳忘生

第17章 夜来相会

血瞳忘生 苍耳珂珂 1788 2013-08-03 04:43:57

  天色一点一点地暗了下来,院子里的梧桐树被吹得呼呼作响,黑色的树影照在墙上,显得有些吓人。

燕南风背手立在院中,眉目紧闭,似乎在思考些什么,放在身后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有规律地敲打着手背,该来了。

黑色的树影下突然多出了个人影。

燕南风睁开了眼,修眉微挑:“来了。”

“恩。”熟悉的嗓音却辨不清人。

“忘生……”燕南风故意拖长了说话的语调,“的确很有趣。你觉得呢?楚。”

人影移到了光亮处,朦胧的月色披在他身上,照亮了他脸上淡漠的表情:“是啊,的确很有趣。没想到十年过去了,这个怪物居然还活着。”

“怪物。”燕南风微微皱了皱眉,摇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怪物。是个漂亮又聪明的怪物,还真让人心动啊!”燕南风想起了落,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唇。

襄楚看到燕南风的动作,心生厌恶,右手攥紧了拳头,冷言道:“我看你不会是被她迷住了吧!你要知道宁欣她为了你受了多少苦?”

燕南风低头理了理衣袖处,笑言:“我当然有分寸,不过你似乎对宁欣也太过关心了吧。”

“我是她哥哥,当然关心她。”襄楚调高了音调,语气里有些愤怒不满。

“哥哥?哼。”燕南风冷哼了一声,眼里嘴角全是嘲讽之意,“那个忘生不也是你妹妹。”

“她不是,她是害死我妹妹的人。她不是,她不是。”襄楚不断地重复着,眼神里是除了慌乱还有一丝难以捉摸的情感。他安慰着自己,我已经用我的左臂赎清了我的罪,现在我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宁欣。

燕南风仿佛很得意能够挑起襄楚的怒火,嘴角轻扬,“好了,当然不是。宁欣才是,你放心,我对宁欣可是一片真心,这一点,我可以对天发誓。”为了证明自己,他甚至伸出手,准备发誓。

襄楚深吐了一口气,发狠道:“不必了。我不信天,只信自己,若你负了宁欣,我一定不放过你。”说完,襄楚甩袖头也不回地走了。

燕南风见他离去,也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之意,对着空气说了一句:“还不出来,戏都落幕了!”

快速地身形闪过,只一瞬间,一个人就出现在了燕南风面前。

“身手不错,有进步!”燕南风的嬉皮笑脸的劲又上来了,抱着来人的胳膊,连珠炮似的说着:“哎哎,你跟那个谁,就是小落落,是什么关系,从实招来。我看着小丫头长得真是不错,不过就是太冷艳了。而且她还有血瞳呢,你能治好她吗?还有她的年纪好像也小了点哦,不过这个年龄不是问题……”

冥樾实在受不了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男人,忍不住狠狠地拍了他一掌“够了啊,你。一天到晚不说胡话,你会死啊!让你查的事查清楚了没?”

“咳咳!你下手也太黑了吧。我可是为你两肋插刀了,为了你,我连美男计都使了,你还想怎么样。”燕南风夸张地直咳嗽。

冥樾眉头皱着无奈地看着燕南风,这家伙好能演,认真地说道:“都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在背后操控这一切的人到底有多大的权力,居然可以每件事都做得这样滴水不漏。”

燕南风看到好友如此认真,收敛了一下,正色道:“我也一直都在套襄楚和襄宁欣的话,可是他们知道的实在是太有限了。就那当年的那个人来说吧,我后来调查过这个人的身份都是假的,他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人,做了他该做的事后,又凭空消失了。实在奇怪。”

“是这样啊!虽然没多大用,但是南风,还是要谢谢你。不好意思,把你扯下水了。落的事情后面一定有个惊天阴谋。而且直觉告诉我,若能解开这个局,我就能找到我师傅的事了。”冥樾很认真地拍了一下燕南风的肩膀。

燕南风笑了,这是冥樾第一次说谢谢。他突然想起多年前,眼前的好友冒雨来找自己,求自己帮忙时,他也是吓了一跳。冥樾从来都不求人,更何况还是为了一个认识短短几月的小丫头,那时他还以为冥樾是脑子烧坏了,结果这一查就是这么多年,冥樾的认真,让他觉得这个小丫头对于冥樾的意义是不同的。

这两天自己观察了一下那个丫头,的确很特别,只是她的血瞳却让自己担心,万一伤到冥樾,那可怎么办?燕南风沉了一下声音说道:“冥樾,若有一天,那丫头的血瞳到了无法控制地地步,你会如何?”

冥樾看了一眼燕南风,淡淡地说:“不会有那天的。我可是鬼医。”自信张扬,果然是冥樾的个性。

燕南风问了很多次冥樾这么帮那个丫头的理由,但是冥樾每次都用为了查他师傅的事来搪塞他。但燕南风很清楚,好友绝对是动心了。所以他偷偷做了个决定,一定要撮合他们。

燕南风眨眨眼,问了一句:“你还没告诉那丫头,襄宁欣的事了吗?”

“没有。”冥樾想了想,很坚定地说着:“时间到了,她自然会知道。她很坚强。”

淡色的月亮升到了最高处,乳白色的月光洒遍了院子的每个角落,将两人的倒影拖得长长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