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血瞳忘生

第9章 决议离开

血瞳忘生 苍耳珂珂 1308 2013-08-03 04:43:57

  “你为什么不说话?”落咬着牙,迫切地想知道黄谲的答案。无论黄谲给出的答案是什么,都将扰乱她现有的生活。

黄谲却没想到眼前的小鬼会问他这样的问题,一针见血。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他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答得不好,惹怒襄落,就救不了人了,他再三思考,决定将其所知和盘托出:“是楼主交给我一份信,里面有你的画像和地址。听楼主说是有人寄给他的,但寄信之人是谁就不得而知之了。”

黄谲俊逸的脸上一脸诚挚,看起来不像胡说。

“落,难道说有人一直在暗中盯着你。”秸儿心惊地开口了。落变成忘生,被家人遗弃,流落到大漠,一切的一切居然可能是有人操控的。若这是真的话,那到底是何人居然会和一个孩子过不去。

“落!”秸儿又唤了她一声,落还是呆呆地不动。秸儿知道黄谲的回答给落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只希望落不要垮掉才好,落。

良久,才听到落的声音,“我们去中原吧!秸儿。”接着落便俯身替黄谲解开绳子,“我们明日天亮就出发,你别死在半路上,我可不认识路。”

解开绳子的黄谲舒展了一下,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绳子的勒痕,真够紧的。不过好歹她答应上路了,楼主的嘱托终于可以完成了。所以他,真心地对着落笑了:“你放心,我的命硬着呢!”

“那好,麻烦你起身,这是我们的床。”落冷冷地开口了,对着黄谲下起了逐客令。

黄谲听到此话,顿觉无语,他可是有重伤在身啊。环顾四周,果然,在这简陋的屋子里就这一张床,若他不醒,这两个人准备睡哪里啊?

“你快起来,我要睡觉了。”秸儿很配合落,大声地对着黄谲说着,一边还打着哈欠。朦胧的眼睛显现出了他的疲惫,小小的身子往落那边挪了又挪。

黄谲见此,还犹豫着要不要起来。

“你快起来,我们要歇下了。要不然明天就赶不了路了!”落悠悠地说着。淡淡地话语飘到黄谲耳里就是威胁,黄谲只能挣扎着起身,一不小心扯动了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的。但是落仿佛没看见自顾自地抱起秸儿上床睡了。

可怜的黄谲只能拖着受伤的身子挪到院子的角落里坐下,这大晚上,让他上哪去啊。一阵风吹过,冷得他直哆嗦。这大漠也正邪门,大白天热得像火炉,到了晚上,却像寒冬腊月能冻死人。黄谲用力裹了裹身上的衣衫。

而这时有脚步声靠近,黄谲身为杀手,一下子就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谁?”

朦胧的月色照亮了来人,是落。浅色的光影给眼前的女子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虽然穿着最普通的男装,但此时如瀑布般的长发散落到腰间,胭脂唇,肤如雪,一剪水眸,当真是美人如玉啊。黄谲这才发现眼前的女子比画像上的还要美了几分,他有些忘记了呼吸。

落忽略过黄谲眼里的惊艳,而是走上前了几步,丹唇轻启,似乎想说什么。

“怎么了,莫不是后悔了?”黄谲处变不惊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慌张,千万别反悔啊。

落张了张嘴,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最后没有出声,只是将手里的东西扔进黄谲的怀里,然后转身进屋。

黄谲低头一看,居然是张棉被,虽然不是很厚,但是却总比没有好。黄谲看着落远去的背影,心里波澜万千:这个襄落,真的是让人猜不透啊。面冷心热的,若她不是忘生,该是多好的一个女子!

黄谲深叹了一口气,靠着墙角,席地而坐,将棉被裹在身上,很暖和。

是夜,大漠的月色依旧旖旎,这方小院里的人们都平静地睡去了,未来等待他们的究竟会是什么呢,唯苍天知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