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血瞳忘生

第1章 大漠遇强敌

血瞳忘生 苍耳珂珂 2058 2013-08-03 04:43:57

  “落,你在看什么?”一只脏兮兮的小手死死地拽了拽身旁的青衣男子好奇地询问着。

青衣男子看了看孩子没有回答,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帕子,缓缓摊开孩子的手,一点点地擦干净。

像是在擦拭一件珍宝,男子褐色的眸子里闪着温柔的光芒。

“落,你到底在看什么?”孩子固执地又一次发问,不满嘟嘴的样子煞是可爱。

男子依旧沉默,专注地做着手中的事。

孩子没有得到回答,小油瓶挂得更高了,小手也开始不安分地往外扯,“呐,呐,我在和你说话呢,落,你在看什么?”

可是落的力气好大,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拽不出来。坏蛋,坏蛋,孩子在心里谩骂着。

下一刻,清若泠泉的声音飘散在风中,“晚霞,很美!”

叫做落的男子小心地叠好脏了的帕子放回怀中。然后席地而坐,继续看着西方。

孩子很疑惑:“晚霞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片云嘛?”

落笑了笑,宠溺地摸着秸儿的头,“秸儿还小,不懂美。晚霞啊,是这世上最美的东西了。”

秸儿似懂非懂地晃着头,两条小眉毛像小虫揪在一起,神色疑惑。但是他还是乖乖学着落的样子,安静地坐下,也朝着天边看得出神。

这一刻,他们之间的空气变得宁静如水。

天边的那某红也愈加深艳。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落起身拍了拍尘土,对着秸儿说道。

“恩!”一旁的秸儿一跃而起,小小的手掌又一次攀上了落的衣角,跟在落后面,蹦蹦跳跳。

走在前面的落也被这开心传染了,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

迎面刮来了一阵风,扬起沙尘漫天。大漠就是这样,常常起风沙,对此落和秸儿早已不以为意。可是今天这风混不同往常,混杂着一种浓郁的气息……

是错觉吗?落警惕地停了下来,一双眸子里凝起了寒冰。

身后的秸儿却一个不妨就撞了上来,鼻子碰在落的腿上,起了一片红,“落,你干嘛,好疼啊!”他夸张地大叫着,用肉团般的手使劲揉了揉鼻子。

“是血……”落低声的说着,像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回答秸儿。

血,血吗?小秸儿愣住了,这个词像可怕的魔障伸出魔手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他已经无法呼吸了,只能用颤抖的手紧紧地拽着身前的人,寻求依偎。

落感受到了秸儿的不安,转身蹲下,用手拂过秸儿苍白的小脸,用一种安定的声音说着:“别怕,有我呢!”说完,对着秸儿粲然一笑,明媚的眸子里仿佛将所有的星光糅在一起。秸儿将头深埋入落的怀中,“恩。”

因为有你,所以我不怕。秸儿在心里喃喃。

倏然,落抱起秸儿打了一个滚,翻向路的另一边,与此同时,一道凌冽的剑气从落的耳垂边划过。一缕青丝随风落下。

“落……”秸儿的脸已经失去了血色,牙齿紧紧抵着下唇,苍白的唇齿间有血腥味在舌尖蔓延。落很镇定地从怀中掏出先前的帕子,覆上秸儿的眼睛,“呆在这儿。很快就好了。”

转身面对来人,黑衣黑衫,还真是杀手标准的打扮啊。落在心里嗤笑着,同时打量着来人的实力,推测着是哪个杀手团的人。

“黄谲。”像是看透了落的心思,他一边将剑放回剑鞘,一边嘴里吐出模糊的字音。

落微微一愣,有些疑惑对方的动作,下意识地说:“什么?”他不明白黑衣人的意思。杀人,为何收回剑,难道是高手吗?他暗自提升了手中的掌力。

来人却做出了更诡异的动作,拉下了脸上的面罩,面罩下俊逸陌生的脸庞上藏着不羁,黑色的眸子里闪过几道光芒,他故意歪过头,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字一顿地说:“我,叫,黄,谲。”

黄谲,杀手界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莫沉楼的人。那个人为了赶尽杀绝居然派出了这样厉害的人物,还真是狠毒啊!不过只有一人也太小瞧自己了吧。他早就听闻莫沉楼的黄谲是一个怎样心狠手辣的人,听闻他十岁杀人,而且还是自己的生身父母,十一岁加入莫沉楼,十四岁时已是杀手界的个中高手。一直以来,落都觉得这样的人必定生的凶神恶煞,脸上满是杀气。可眼前的男子眉眼清澈,虽着一袭黑衫,但唇边好看的笑容里却隐着温暖,是温暖吗?可笑,一个杀手怎么可能知人间温暖。他今天到要会会这个杀手界中的高手。

落冷声道:“动手吧!”语毕落便加快了身体里的真气运行。

“足下可是襄落先生?奉楼主之命前来请你救人。”黑色的眸子闪闪了又闪,黄谲淡淡地开口。这次咬音很准确。一字一句很清晰地落在落的耳朵里。

“废什么话,动手吧!”落毫不犹豫,人如疾风已经冲上前去,凌冽的杀气划破空气,猖狂地嘶喊。

“三小姐!”

一声三小姐却硬生生地止住了落的掌。什么,他刚刚说了什么,是幻听吗?落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错愕,惊讶,疑惑还有无尽的杀意……“你”

“是襄楚,说请你,三小姐。”黄谲很惜字如金地吐出几个看似没有关联的词,并从怀中掏出一枚精致的玉佩,那上面雕的赫然就是个落字。

襄楚,二哥——那个从小就一直护着自己的男子,想起他,落的眼睛发酸,心中充满了愧疚,泪也不争气地想往外涌。但她忍住了,万一是计怎办,为了秸儿和自己的安全,她咬咬牙发狠地说:“我可是男子,什么三小姐,襄楚的,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咄咄逼人的气势和周身的浓重的杀气凝结了空气,落努力地稳住心神,很好地掩饰住自己的慌张。

黄谲却好像料到了一般,依旧一副天晴云淡的样子,只是又向前走了一步。

“哗——”落纤长白皙的手指就在黄谲上前的一瞬间抵上了他的咽喉,并夺过了他腰间的佩剑,“别动!”

在这生死一念间,却发生了一件让落措手不及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