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千面拽妃

第18章 敢情在这等着我呢

千面拽妃 寻梦幽灵 2023 2013-08-03 02:38:11

  宇文晟这么一开口,所有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过去,夜千寻也好奇地看着他:这人到底想干嘛啊?

“你倒是说话啊!大家都等着呢!”见宇文晟半天不开口,夜千寻不禁埋怨了一句,很鄙夷地瞥了一眼宇文晟。

哪知宇文晟施展轻功纵身飞上屋顶,搂住夜千寻的小蛮腰,硬是把她抱了下来,拽进“魅屋”。王府里的人见没什么看的了,又不敢打扰王爷的“好事”,一声不吭地散了。

“哼!”林媚狠狠地咬着手帕,气冲冲地走了。

屋里,夜千寻被突然这么一抱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等明白过来时手脚并用地想要推开宇文晟,奈何人家是内力加力气,跟石头似的,怎么也动不了。“没办法,宇文晟,是你逼我的。’夜千寻很“为难”地想了想,狠狠地用膝盖去顶宇文晟的下面,迫使他把自己放了下来。

“喂!你到底要干吗?”夜千寻特不服气地叉着腰,恶狠狠地瞪着宇文晟。宇文晟却直接忽视了她的眼神,很不客气地坐下来,仔细打量着这间“破屋”。

其实一进屋,宇文晟自己也吓了一跳,还没见过这么眼花缭乱的屋子。整个房间分为四块,屋子东南边也就是窗下是一张床和一个花架,架子上是一盆兰花,床头有一个小柜子,和床一样高,上面摆着一些点心和茶水;西南面的一块地方是一个浓缩的书房,墙上钉着很多宽木板放着书;西北方是一块奇怪的地方,墙上挂着鞭子、飞镖和一个圆盘、一根绳子、两端有铁块的铁棍、还有个大沙袋、木人桩……整面墙用黑色的稀疏的网罩着;东北面是个供人休息的地方,有一把摇椅、一个小桌子,摆着几盆花,墙上有几株假藤条,显得很惬意。整间屋子只有中间有空地,摆着一把椅子,用来待客。

“那么中午的事王妃打算怎么办?”良久,宇文晟问道。

中午的事?什么事?夜千寻对这没头绪的话显得很疑惑:“王爷,明示一下呗。”

“既然不知道,那就直接受罚吧……”

“哎等等!我说你这人咋就这么不讲理啊?我怎么了!中午的事,中午,嗯嗯……嗯……”夜千寻一听就急了,动用所有脑细胞回忆,“哦,对了!你也忒小气了吧,不就是晚到了一会儿,我又没有叫你们等我,敢情就为这,你找我事啊?”宇文晟笑着点头。

“我说你怎么这么大度,敢情在这等着我呢!”夜千寻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宇文晟的鼻子打骂,“宇文晟啊宇文晟,你太令我失望了!”

在听到“你太令我失望了”这句时,宇文晟脸色突然一变,一把捉住夜千寻的手,拉过来,愤怒地吼道:“你说什么?”记得很小的时候,自己因为在一次皇家诗词比赛中没有胜过逸王宇文影,自己的母妃对自己说:“晟儿,你太令我失望了!”从母妃眼中,他看见了嫌弃、鄙夷。从此,他就很努力,也开始恨这句话。今天听到了以后,心中有一种想杀了夜千寻的冲动。

夜千寻又愣了一下,这是她今晚第二次愣神了,不过马上她就恢复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没听清啊?我说,你太令我……啊!”没等夜千寻说完,便被宇文晟一把甩了出去,狠狠跌在地上。

“莫千寻,本王警告你,再敢说这句话,你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好汉不吃眼前亏,咱忍!阎王啊,你的“分期付款”为什么不多给点?我都被这个家伙欺负了!夜千寻看着宇文晟有些失控的样子,慢慢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一定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也就是说,他一定受过一些挫,使得他会这么生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就好象自己,如果谁挑衅了自己的自尊,那么一定会被自己弄得生不如死。

想到这一点,夜千寻马上开始让脑子飞速旋转:怎样才能使宇文晟消火呢?对了!男人不都是喜欢保护女人吗?不都是喜欢自己感觉很强大吗?那自己就装一个“小女人”呗!好,很好,非常好!短短数秒便想到了这个办法,夜千寻不禁为自己聪明绝顶的大脑骄傲了一把。

夜千寻低下头,一双大眼睛眨了眨,眼泪就扑簌扑簌地往下掉,马上就流成了河,小嘴撅着,还不停地嘟囔:“你……你欺负我……”后来干脆从小声的嘀咕改成大声的哭号,其实声音也不大,站在屋外就几乎听不见了,可屋子里却十分清楚。自己的演技都可以领奥斯卡小金人了!

夜千寻越演越来劲,用袖子擦着泪珠,却越擦越多,哭得可怜兮兮的,再后来就蜷在地上哭起来了。

宇文晟没想到夜千寻会来这一手,心中的怒火逐渐被夜千寻的泪水浇灭了,脸上哪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夜千寻从指缝看见,心里窃笑:小样,我接着哭,看你咋办。眼泪更多了,啪啪的滴在地板上。

宇文晟开始手足无措了,因为他没见过哪个女人哭得这么厉害,事实上,没人敢在他面前哭,那些哭过的人,下场不是死了,就是发配边关。最后没办法,生硬地开口:“别哭了。”

不管,就是哭,你爱咋咋地!谁叫你欺负我这个弱女子!夜千寻还是哭啊哭,没有一丝要停的意思。

宇文晟又重复了两遍,夜千寻依旧爱理不理,实在没办法,看见她哭,自己心里就有一丝疼,他走上前,蹲下来,伸出手。

“怎么?要打我了?’夜千寻正想还手,却被宇文晟一把搂住,拥在怀里,然后听见他温和的声音:“乖,别哭了,看见你哭,我会心疼的。”想要收口却来不及了,把真心话都说出来了。宇文晟顿了一下,又开始轻轻地拍着夜千寻的背。

躺在宇文晟怀里的夜千寻一愣:他说,他会心疼,为了我?还把“本王”换成了“我”!真的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