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煞妃

奇怪的感觉

煞妃 如沫 924 2012-12-03 18:48:37

  绣花枕头当然不是什么杀伤性的武器,凤紫墨很轻易的就躲过了,转过头来就看见明月用丝被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但是那双雪瞳之中似有熊熊烈火在燃烧,狠狠的盯着他……

绝望不愤的眼神,还有因为隐忍已经被咬破的唇瓣,止不住颤抖的身体。

这一幕震的凤紫墨胸口一颤,如果在看不出明月的不对劲,那么他当真是白闯了这么多年。

“你怎么了?”

凤紫墨皱紧眉头又问了一遍。

明月却只是狠狠一瞪,她没有忘记这个男子也给她喂下过毒药,而且还要挟于她,这一刻,被噬心虫折磨,被情yu折磨,她恨透了所有人。

见明月情况不对,凤紫墨三两步上前,刚靠近床榻,却被明月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然后低下头狠狠的咬了上去……

明月咬的很用力,眼睛瞪的很大,不断有泪水流出来,可是她却恶狠狠的盯着凤紫墨呆滞的脸,那里面的愤怒和怨怼瞬间击中了凤紫墨的心脏。

不过三天而已,那双清冷无波的眸子此刻怎会充斥着如此绝望的光芒呢?

收敛了脸上所有的调笑,凤紫墨的脸上也严肃了起来,他没有动也没有反抗,手臂已经被眼前的女子咬的麻木,血液晕染在紫色的外袍之上。

直到明月咬累了,自己松了口,然后就卷缩在床榻的一脚,目光警惕的看着凤紫墨,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凤紫墨从没有见过女孩子这般哭过,一串一串的,晶莹剔透的像是珍珠,顺着脸颊滚滚落下,她显然是很讨厌自己落泪的,因为她每落下一串眼泪,她都粗鲁的用手背去抹,可是却越抹越多,哭的无声,眼神倔强。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凤紫墨的心脏被狠狠的击中,他的心脏好像被眼前女子一刀一刀的划开,然后那凝聚的眼泪汇成河流注入了他的心脏。

闷疼闷疼的。

凤紫墨右手握拳放在自己的心脏上面,有些不明所以。

明月厌恶死了现在的自己,她想到自己从小悲惨的明月,想到苍玄枫的遗忘,苏语嫣的陷害,还有眼前男子的逼迫……

更甚至在她被情欲折磨的时候,竟被眼前的男子看了个正着,明月就羞愤的恨不得死掉,所有的冷静和理智都在这一刻崩溃,她想让凤紫墨滚出去,可是却喊不出声音,那种难受的憋屈感除了她没有人能够体会。

“我这是怎么了?”

凤紫墨狠狠的锤了自己的心脏一下,忍不住的扪心自问,这种感觉二十年来,他从未有过。

很奇怪,甚至有些惶恐,凤紫墨甩甩头,退后两步,在明月警惕防备的眼神中冲入夜色中,他需要立刻找个人问问,他这是怎么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