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煞妃

崩溃之夜

煞妃 如沫 2241 2012-11-21 09:10:24

  默数一分钟,明月紧随而上,悄无声息的潜入酒店,门外的人已经被放倒,明月知道舒爽已经潜入了楼后去击杀‘猎物’。

  夜很静,明月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双眼比月亮还要明亮,黑色的手枪已经上膛,泛出冰冷的光芒,无声的打开房间的门,如夜猫一般迅速潜入房内,直奔主卧……

  手枪直指床榻,丝被**起一个人的形状,明月一个跟头扑上去,“不要出声,否则杀……!”

  不对……感觉不对……

  明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床榻上的触感当即让明月察觉出了不对,一个翻身蹦下床榻,一把掀开丝被,里面是一床棉被,人呢?

  然后……

  滴答,滴答……

  寂静的夜,这个声音显的那么清晰,明月的脸一下子苍白,整个人瞬间弹跳而起……

  这是炸弹时间跳动的声音……

  “轰……”

  就在明月翻身而起的那一秒钟,那藏在棉被下面的炸弹瞬间被引爆,响声震天,火龙咆哮,明月的身体瞬间七零八落,被巨大的爆炸力碾碎,吞噬……

  真正的尸骨无存,没有任何逃生的时间,没有任何反应的余地……

  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爽到了哪里?那个越籍男子呢?还有‘娃娃病毒’呢?

  ……

  我不能这样死去,不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我是祖国的军人,是一名合格的特种兵,立过无数次的战功,我不怕为祖国牺牲性命,可是我要死的有尊严,怎能这样不明不白……

  为什么会有炸弹?为什么明明部署好了一切,却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是有人泄露了我们的计划吗?使我们被出卖了吗?还是舒爽……

  她呢?她去了哪里……

  ……

  信念那样执着,当明月浮在空中看着呼啸而来的警车和大部队的时候,她看着自己透明的手和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死了?还是……

  “青华路帝国酒店三十六楼的房间发生巨大爆炸,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数据暂不清楚,据初步消息,好像是煤气管道的泄露,详情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中!浙江卫视记者报道!”

  煤气管道泄露?

  明月瞪大眼睛看着转播记者的叙述,她不停的摇头,不,不是这样的,是炸弹,是炸弹……

  头剧烈的疼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边发现一名女尸……!”

  忽然,一个尖叫声在混乱的夜色下响起,熊熊烈火映在那名年轻警察的脸上,全是惊骇……

  女尸?

  明月转身就随着那男子的脚步跟了上去,这是酒店后面的水沟,浑浊的水已经被血液染红,刚刚死亡,女子的头被人残忍的割了下来,已经看不清楚面目,但是那卷曲的长发……

  是舒爽……

  啊啊啊……

  巨大的打击简直让明月崩溃,阿爽,阿爽……阿爽……

  你说明天就是你奶奶的生日,你说要拿着功勋给她当生日礼物,可是为什么……

  是谁?是谁这么残忍……

  短短一分钟,怎会发生这样的巨变……

  明月冲上去,抱住舒爽的身体,可是是虚空的,直接穿透了,根本就触摸不到实体……

  明月痛哭,可是泪瞬间被风化……

  ……

  “你没有时间了,跟我们走吧!”

  耳边突然响起陌生的声音,明月大惊,除了那些混乱忙碌的人,没有人看到她……

  是谁?

  是谁?

  黑白无常吗?

  不……我不要就这样走……

  我要为阿爽报仇……

  还有玄枫,她的未婚夫……一个星期,她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她们已经相恋十年了……

  要去见玄枫,找玄枫帮忙,一定要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她不能枉死,阿爽也不能枉死……

  “不要带我走,再给我一点时间,一点就好!拜托你们了!”

  明月朝着虚无的天空胡乱的喊着,即使她的喊声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

  转身就朝着她和战玄枫的别墅跑去,那里是他们的婚房,灵魂在空中奔跑,可以穿透任何实质的东西。

  玄枫……

  玄枫……

  别墅里面的灯亮着,明月穿透防盗门,到处都没有玄枫的影子,,没有人吗?人到哪里去了?现在……玄枫是否已经接到了她死亡的消息……

  似乎是指引般的,明月朝着卧室飘去……

  凌乱的衣服散了满地,红色大床上两个身影相拥而眠……

  男的英俊阳刚,俊美无比,即使此刻闭着眼,也能看出这个男子是一个多么严肃冷酷的人;而女的则是娇俏玲珑,五官冷艳,此刻双臂紧紧的抱着男子……

  正是战玄枫和苏妍……

  明月的全身都在颤抖,牙齿都在打颤,天啊……谁来告诉她,这是一场梦,她死亡的当天,她的未婚夫跟她的姐妹滚到了床上……

  不,这不是真的,可是眼前的又是什么?

  明月疯了般的扑上去,她那样一个冷静的人,此刻几乎接近疯狂,那双月牙般的眼中全是恨意,怒火,整个人崩溃了……

  第一次她的眼中不再是正义的光芒。

  是恨,是怒,是怨,是惊!

  谁能告诉她……

  这个夜晚,是一场噩梦……

  战玄枫……她爱了十年的男子,她青梅竹马的恋人,冷酷、霸道、少言,却只喜欢摸着她的头喊她‘月儿丫头’,是那个可以为了她去挡子弹的男人……

  可是为什么,在她粉身碎骨的夜晚,他却跟她的姐妹苏妍缠绵于床榻……

  为什么会这样?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有预谋一样,一环接着一环,明月的脑袋突突的疼,无法正常思考,心中的希望破灭,所有的负面情绪冲击了她的内心。

  到底是谁安排了这一切……

  不甘,惊怒,恨意,怨怼席卷了明月的每一个细胞……

  “时间到了……!”

  遥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明月的眼睛猛的长大,她扑上床榻,想要叫醒昏迷中的战玄枫,她要他说清楚,明明白白的说清楚,可是她的手消失了,脚也消失了,身体也在慢慢的消失……

  是要魂飞魄散了吗?

  不……

  不要……我不甘心啊……

  “战玄枫,我恨你,我恨你……如果我能活着,我定让你十万分的后悔,让你今生来世都得不到我,如果有来生,我定不会瞎了这眼,爱上你这个男人,我诅咒你,永远永远都得不到幸福……如果苍天有眼,请在赐给我一次生命,我要背叛我的人不得好死,我要为我的好姐妹报仇,我要知道我们死亡的真相,我要知道那个所谓的‘娃娃病毒’的去处……”

  身体全部消失在空中,直到明月那双充满怨恨和不甘的眼睛也消失在空气中……

  而就在明月的灵魂全部消失在房间的那一刻,床榻上的男子一头冷汗,猛的惊醒,“月儿……!”

  一转头,看向身侧的女子,冷酷的双眼瞬间布满杀气,反手扣住她的脖子,嗜血骇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