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万界至尊

第六十八章 石村

万界至尊 飞哥带路 3068 2013-10-11 12:00:03

  “你!”紫琳羞怒,也是站了起来。

“若不是你时时撩拨,让我对那凌天的忌恨之心越来越重,我又岂会去触他的霉头,落得这般下场?”成浪涛愤恨的道。

“枉你也是一个男人!”

紫琳更怒,她指着成浪涛,讥笑道:“你在人家手下吃了亏,丢了脸面,现在却要来责怪我这么一个女流之辈,你也真好意思开口!”

“你看似柔弱女子,实乃祸水!”

成浪涛的心情很差,刚才紫琳的言语里明显带着不悦与质问的意味,一下子便触动了他的那根大男子神经,怒气便就难以遏止。

“好,我是祸水!”

紫琳笑了,笑容里带着苦涩,也带着对成浪涛的鄙夷,她指着成浪涛的手臂也在颤抖,她瞪着美眸,恨恨的道:“我是祸水,你便是孬种!”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了紫琳的脸上,立即便让她那白嫩的俏脸上多出了一个掌印。

紫琳被这一记耳光抽得原地转了三圈,稳住身子后,忍不住泪水涌出。

看着紫琳落泪,以及紫琳嘴角的血迹,成浪涛也是愣了愣,随即一把拉住紫琳的手臂,脸色也变得温和,他充满歉意的道:“抱歉,我不该动手,请师妹原谅我这次的鲁莽!”

“呵!”

紫琳苦笑一声,一把甩开了成浪涛的手,道:“你放心,我不会对宗门长辈们说你打过我,不过既然你瞧不起我,我也不会厚颜纠缠着你……”

“别说这些气话,我刚才只是太过生气,一时没能忍住。”

成浪涛又抓住了紫琳的手臂,道:“我是生那凌天的气,他得到的二十二片红枫灵叶原本就是在我身上。”

成浪涛之所以解释,一是担心紫琳盛怒之下,将自己出手的事情告知于宗门长辈,或是传扬出去有损自己的声名,二是这紫琳确实貌美如花,他还没品尝过,不想就这么与之决裂。

紫琳的美貌,放眼整个蓝枫宗上上下下,绝对能排在前三,不知道有多少觊觎她,若不是这样,当初实力仅次于楚辰的李明远也不会和紫琳走在一起,甚至冒险与她偷欢。

如今李明远已死,紫琳主动向成浪涛投怀送抱,成浪涛自然不会浪费良机,即便是明知道紫琳已经破身,成浪涛也巴望着能一亲芳泽。

不过,成浪涛可没有打算与紫琳结为道侣,只是抱着爽一把就分开的心思。

紫琳此刻心中自然是无比的委屈,她不是傻子,她很清楚,今日成浪涛能够说出刚才那一番话,就足以证明自己在成浪涛心里的分量并不重,她甚至可以猜到成浪涛对自己抱着何等心思。

无可奈何的是,自己已经被李明远破身,还能奢求什么呢?

如此一来,紫琳对凌天的恨意更重,她认为如果没有凌天这么一个人,李明远就不会惨死在历练之中,自己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她却没有想到,若不是她处心积虑要抹杀凌天,凌天根本不屑于让她难堪。

紫琳原本以为,对付王二牛那种憨蛋,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结果却是屡屡让她失望与意外。

“你放心,那凌天不会逍遥太久的。”

成浪涛似乎也看破了紫琳的心迹,当下说道。

“哦?莫非你们还有什么计划?”紫琳抹了一把泪水,好奇问道。

“之前掌门说过,大家可以在进入大碑境之前回去一趟,我查过了,凌天那厮的父母亲友还有不少活在人世,他这次肯定会下山一趟。”成浪涛见紫琳表情好转,心中自然宽松许多。

“你们是打算半路截杀他?”紫琳惊讶问道。

“我们自然不会对同门下手。”

成浪涛摇了摇头,道:“凌天忽然崛起,倍受宗门重视,他如果下山,身上肯定带着宗门高手的信符,如果他遇险,必定有宗门强者前去营救。”

“那你是什么意思?”紫琳皱眉问道。

“我们动手,大家都是筑基期修为,很难一举将之灭杀,唯有灵胎期高手出手,才能在宗门强者赶去营救之前,就让那厮毙命。”成浪涛分析道。

“哪里去找愿意对那厮出手的灵胎期高手呀?”紫琳追问道。

“自然是有的。”成浪涛神秘的笑了笑。

足足用了一整个白天的时间,凌天才到达王二牛的老家。

这是一个小山村,因为村头有一块巨石而得名为石村。

说起村头的这块一人高,不知道多少斤重的巨石,王二牛在蓝枫宗修炼时,可是一直十分惦记的,因为他小时候经常爬到这块巨石上吹风或晒太阳,偶尔还会在上面呼呼睡上一大觉。

据传说,这块巨石是从天而降。

可是,很多修仙者来看过,其中不乏强者,他们都没有发现这块巨石有丝毫奇异之处,都认为它只不过一块普遍的石头而已。

此时,已是黄昏,石村里炊烟袅袅,远远看去,安静而祥和。

凌天也已经走到了村口,他在巨石跟前停留了一会儿。

这块巨石锈迹斑斑,周身也是沟壑纵横,有着许多裂纹,像是饱经风霜,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龟裂开来。

确实,无论是从表面看来,还是盯着那些裂纹看向巨石里面,都看不出这块巨石有任何不凡之处。

“汪汪……”

村里有一只大狗看到了凌天,它冲着凌天吼叫。

不少村里的孩童,正在嬉闹,他们被狗叫惊动,皆是向村口看来。

山村里的孩子都比较胆大,他们见到凌天后,立即围了上来。

“这位大哥哥,你从哪里来呀?”

“大哥哥,是不是走累了,要在我们石村歇息一晚上呀?”

“去我们家吧,我母亲正在烧兔肉!”

“兔肉算什么,我父亲刚刚在河里抓了一条鳝尾鱼呢!”

小孩子们很是热情好客,他们猜测凌天是过路的旅人,纷纷邀请凌天去他们家做客。

小孩子们大呼小叫,自然是很快就引起了大人们的注意。

大人们先是远远看一眼,而后有一个妇人快步走到了村口,驱散了那些小孩子。

“这位小哥,是要在我们石村休息一晚上吧?”那妇人虽是女流,却也膀大腰圆,身形微胖,脸色黝黑,看着约有四十岁。

“呵呵,五婶,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二牛呀。”凌天笑着道。

“二牛?”

那妇人愣了愣,随后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将凌天打量一遍,而后难以置信的问道:“你真是二牛?二哥家的二牛?”

“嗯,如假包换。”凌天点头道。

“哈哈,太好了!”

那妇人立即大笑,从来人的容貌之中,她确实是看到了当年小二牛的影子,她一把拉住了凌天的手臂,继而大声的冲村子里喊道:“二哥,二哥,你家二牛回来了!”

五婶的叫嚷声,惊动全村,村民们一个个的从他们的家里走了出来,继而将凌天团团包围。

“二牛呀,你可算是回来了!”

“你出门都有十七八年了吧?”

“你可不知道,你父亲和母亲可是成天念叨你呢!”

“二牛,你在蓝枫山学到仙家法术了吧?”

淳朴的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大家脸上都是难掩的激动与欢喜,这让凌天心里暖暖的,同时也有些歉疚。

自己毕竟不是真的王二牛,而是灵魂夺舍,占了王二牛的身躯,面对王二牛在世俗里的亲友的热情,凌天心里自然滋味颇多。

在村民的簇拥下,凌天来到了石村最南边的一个小院子门前,一位老妇人闻讯出来。

“二牛?”

那老妇人身形消瘦,满脸皱纹,眼睛里也是有些浑浊,她看着凌天,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凌天知道,这位老妇人便是王二牛的母亲。

“二牛,我的儿啊,你总算是回来了。”

老妇人走到近前,双手紧紧抓着凌天的双臂,嘴唇颤抖,眼泪竟是情不自禁的流淌而下。

此时此刻,不知为何,凌天也是鼻尖有些酸酸的,眼中竟也有泪光闪耀……这不是演戏,而是真情流露。

在前世,凌天没有感受过母爱,甚至他根本不知道亲情的味道,此时的情景,似乎触动了什么。

“母亲,孩儿不孝。”

凌天扑通跪下,磕头说道。

自己占了人家王二牛的身体,此时面对王二牛的母亲,凌天觉得自己跪下磕个头并不算什么,毕竟自己是借人家儿子的身体才又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

凌天也知道儿行千里母担忧的道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妇人将凌天扶起,拉着凌天的手臂,往院子里走。

其他村民也是纷纷跟进了院子里,他们想听听王二牛说说修仙的事情,毕竟许多年来,王二牛是石村仅有的一个获得修仙机会的人。

“二嫂,二哥呢?”走进院子,五婶问道。

“你二哥和大牛前天出去打猎,还没回来。”老妇人回道。

“儿啊,你先陪大家坐坐,我去做饭。”

老妇人将凌天带到院子里的一张木椅跟前,而后便松开了手。

“二嫂,你就别做饭了,我家刚炖了鳝尾鱼,我去端来。”五婶立即道。

“我们家的兔肉也烤熟了!”

“我家有一只袋羚,我这就去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