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万界至尊

第四十五章 斩杀杜卓

万界至尊 飞哥带路 3085 2013-09-27 19:12:38

  噗!

天陨剑斩下,那看似钢铁浇铸的鳞球,在顷刻间便被斩开,顿时黑色鲜血四溅。

那鳞球表面密布的鳞片,自然没到堪比极品灵器的品质。

遭受如此一斩,那鳞球立即一阵收缩,就连捆绑着杜卓的那条触角也收了回去。

杜卓也随即恢复自由,可惜的是,那条触角刚刚离开,那把他志在必得的灵剑,却已经在他的下巴下面一扫而过。

而后,杜卓的头颅飘飞起来,他甚至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无头身体,正从脖子狂喷热血。

扑通!

杜卓的头颅掉进了洞穴的水中,鲜血也已经染红了洞穴里的所有河水。

身首异处,杜卓自然是死得透彻,脑袋漂浮在水面,无头尸身也栽倒下来。

杜卓如何都没想到,自己十拿九稳的追杀行动,最终是以自己惨死为结果。

没有去看那诡异肉球,凌天抓起杜卓的无头尸身,便就钻进了洞穴之外的狭窄河道。

那鳞球虽然被天陨剑所伤,但它实在有点吓人,凌天觉得还是离它远点比较好。

呼!

刚刚钻进狭窄河道里,凌天就感觉到身后有劲风袭来,当下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剑扫去。

噗!

天陨剑斩在了一条触角上,将之击伤击退。

再看向洞穴里,那个鳞球又张开了几条触角,那几条触角舞动不休,极为骇人。

让凌天心惊的是,那鳞球刚才被天陨剑斩伤的地方,居然是已经恢复如初,而且从那朵白色奇花花心涌出的白雾能量,更多也更精纯。

“那朵奇花必定是很珍贵的天材地宝!”

凌天看了一会儿,又挡住了那鳞球的几次触角攻击后,他才稍稍安心。

那鳞球似乎除了触角攻击外,再无其他的攻击法门,只要不进入洞穴,它的威胁并不大。

那鳞球让凌天觉得危险,他没有贪心,当下又拖着杜卓的尸体背对着洞穴,向前爬行了一段。

伤势太重,凌天感觉实在坚持不住,只能暂时停下。

没有去休养,凌天从杜卓尸体的腰身上,取下了一个储物袋。

杜卓已死,这个储物袋也成了无主之物,凌天先是对其滴血,使之重新认主,而后将意念沉入到了这个储物袋里。

没有去细看,他从其中翻找出了一只玉瓶。

玉瓶身上贴有标签,上写着“肌骨玉露丹”五个小字。

肌骨玉露丹,正是一种疗伤丹药,虽不是灵丹,但价值也比淬体丹要高,能够恢复修士身体遭受的创伤。

像杜卓这样的精英弟子,出来历练,自然不可能不带着疗伤丹药。

没有犹豫,拔开瓶塞,凌天直接倒出了两粒肌骨玉露丹,一口气全部吞了下去。

还别说,肌骨玉露丹的药力还真是很强,两枚丹药入腹,精纯的药力便就迅速扩散于全身,作用于血肉筋骨之中。

肌肤的灼伤,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光洁如玉的肌肤。

血肉正在重组,断裂的筋骨也被续接上……

凌天正在逐渐恢复之中。

疗伤之际,凌天才有时间仔细检查杜卓的储物袋,盘点自己的战利品。

储物袋里有不少灵石,虽然都是下品,也有数百块之多。

除了灵石之外,还有几瓶丹药,几件看着就颇为不凡的材料,还有两件品质不高的宝器。

当然,这个储物袋里,还有许多个玉盒,每个玉盒之中,都有着一枚妖兽或凶兽的内丹。

仔细查验一番后,凌天那一片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这个储物袋里居然是有着几百个玉盒,自然也有着几百枚妖兽凶兽内丹,其中光是筑基后期顶峰的内丹就足有十枚,筑基后期的有近五十枚!

即便是筑基期的顶尖高手,也毕竟只是筑基期,杜卓的储物袋里的收藏并不算惊人,不过对于凌天而言,却是丰厚无比。

这次险些身死,如果没有收获实在是太亏了。

就在凌天盘点战利品之际,石语嫣、于琴、鲁永山、卫光、韦江五人终于是走到了暗河的另外一端,回到了地面的山林之中。

“你们放开我,我要去找二牛师兄!”

石语嫣被卫光与韦江架着双臂,不过她还在挣扎着。

“小师妹,小师弟还没追上来,恐怕是已遭不测,里面凶兽太多,你再返回实在太过危险了。”

鲁永山苦口婆心的劝道。

“如果小师弟能够侥幸不死,他也肯定会回到山门的。”韦江也在劝说。

“你们真不仗义,贪生怕死,居然留下修为最弱的二牛师兄!”石语嫣显得异常激动,已经有些口不择言。

“那是小师弟他自己选择的。”鲁永山无奈摇头,而后给自己的两位师弟使了个眼色。

接着,大家便不再听石语嫣叫喊,依然是架着她继续前进,不过方向却是正北,看样子是不打算继续猎杀妖兽凶兽了。

此时天色已然微亮,因为一心赶路,所以行进的速度很快,只用了近两个时辰,五人便就到了蓝枫山的山脚下。

石陵与几位内门灵胎期高手,就在蓝枫山山脚下等着,等着自己的子弟们历练归来。

不过,眼下还有几乎一整天的历练时间,倒是很少有弟子已经回来。

但凡是已经回来的,多数都是受了重伤,无法坚持。

石陵望着自己鲁永山五人,正在与师兄弟们说笑的他,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你们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石陵迎了上去,面色不佳的问道:“你们的小师弟凌天呢?”

“回师尊,小师弟他……”

鲁永山顿了顿,硬着头皮道:“小师弟他怕是已经死了。”

“什么?”石陵眼睛一瞪,“到底什么情况,细细说来。”

“父亲,是这样的……”

不等鲁永山再开口,石语嫣已经讲述了起来,从他们六人出发开始讲起。

“哼!”

待得自己女儿说完,石陵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不过事出有因,他也不好责怪自己的弟子们。

旁边的几位灵胎期高手只是默默听着,也没有插话。

当然,不可避免的,有些蓝枫宗灵胎期高手在心中暗暗幸灾乐祸,毕竟他们当初也争抢过凌天,结果他们没有抢到,如今凌天遭遇不测,他们的心思自然有些复杂,一方面为宗门失去良材而惋惜,一方面又因为凌天不是自己的弟子而庆幸。

当然,凌天在那种危急关头选择断后,也是让一众灵胎期高手有些佩服。

“把你们的收获给我看看。”石陵又淡然说道。

当鲁永山等人将所有内丹取出,石陵一脸的苦笑,叹然道:“不仅收获最少,排名必然垫底,还损失了一个天赋极高的弟子……”

其实,石陵与自己的五个徒弟们哪里知道,凌天并没有死,而是正在那条狭窄河道里默默养伤。

凌天的伤势很重,就算有两枚肌骨玉露丹,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只不过,尚未完全恢复,凌天又紧张了起来,因为有六位万窟岭的筑基期高手找了过来。

万窟岭的六人,为首者就是筑基后期的葛军。

他们六人尽皆是衣衫破烂,十分狼狈的样子,身上有多处伤痕,破烂的衣衫上也满是血迹,明显是刚刚经历一场血战。

原本他们是九人,此时只来了六人,证明另外三人必然是已经战死,不然的话,就算是重伤,也该被他们扶持着一起行动了。

他们死了三人,那李明远的情况如何?

见到这六人缓缓爬来,凌天心中不由得有些疑惑。

伤势虽然恢复了不少,凌天此刻也是状态不佳,不适宜剧烈争斗。

对方六人个个都不是弱者,如果轮番攻击,凌天即便能够斩杀其中几人,恐怕自己也不会好过。

不过,凌天并没有硬拼,而是攥着杜卓留下的那颗爆炎宝珠,像是很惶恐的样子,迅速退走。

“看到那家伙了!跟着我,快追!”

葛军见凌天退走,加快了爬行速度。

很快,葛军等人就爬到了杜卓的尸体跟前。

虽然无头,可葛军等人对杜卓非常熟悉,他们一眼就能认出,这具无头尸是杜卓的。

“不好,杜卓师弟居然被那家伙给杀了!”

葛军在这一刻,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心跳也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许多。

“怎么可能,杜卓师弟可是我们万窟岭筑基期的顶尖高手呀!”

“杜卓师弟怎么可能死掉?”

葛军身后的万窟岭修士个个惊诧,难以置信。

“这尸体肯定是杜卓师弟的,他应该是太大意了,对方手持灵剑,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杜卓师弟太莽撞,确实有较大可能被击杀。”葛军还算冷静的道。

“那我们怎么办?”

身后有同门师弟问道。

“宗门长辈对杜卓师弟十分看重,眼下杜卓师弟跟我们一起出来被杀,我们必须为他报仇,否则必定会遭受宗门长辈的严厉惩罚!”

葛军脸色恼恨,道:“事到如今,我们必须将那小子斩杀,将师弟的遗物夺回,再奉上那家伙的灵剑,或许可以将功补过,逃过宗门长辈的追责!”

“也只能如此了!”

“那家伙就算能杀了杜卓师弟,也必定是强弩之末,身负重伤!”

“杀,杀死他!”

“为杜卓师弟报仇!”

葛军身后的同门师兄弟,也是纷纷出声响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