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万界至尊

第二十一章 欺人太甚

万界至尊 飞哥带路 3110 2013-09-12 16:22:21

  “那赤髯道友以为真相该是什么样子的?”

斗云子脸色清淡,接着道:“莫非赤髯道友认为,是这王二牛杀了你们万窟岭的那六个外门弟子?”

“他?”

赤髯看向了凌天,目光中精光乍现。

凌天直觉一股股强大的意念在自己身上扫了又扫,自己全身内外仿佛都被看透,没有丝毫秘密可言,这让他有些忐忑,不知道这赤髯能否看到隐藏于无形的灵虚指环。

“他虽然是聚灵后期,但指望他肯定杀不了我们那六位弟子。”

赤髯摇头,目光随后也从凌天身上转移到了一边。

这让凌天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是他杀的,也是你们蓝枫宗的内门高手。”赤髯在顿了顿后,又补充道。

“呵呵。”

斗云子笑了笑,只是笑得有些冷,他道:“赤髯道友这么说,可有证据?道友可别忘了,我们蓝枫宗也有两名聚灵后期的外门弟子惨遭不测。”

“他就是证据!”

赤髯手指着凌天,道:“我们可不知道你们蓝枫宗有没有死掉两个外门弟子,我们只知道这个小子活着回来了,如果不是你们蓝枫宗的强者出手,怎么偏偏就放了他?”

“赤髯道友,你这么说,可就有些不讲道理了。”

斗云子一脸不悦,道:“莫说是你们万窟岭,任何宗门都会有仇家,真正的凶手之所以杀害你们的弟子放过我们的弟子,或许就是因为那人是你们万窟岭的仇家,且跟我们蓝枫宗并无丝毫仇怨。”

“我可不认为是这样!”

赤髯冷笑一声,继而又看向了凌天,眼中精光更加明亮,几乎凝成一束光,向着凌天照射而来。

只是瞬间,凌天就脑袋一蒙,一股强大的意念已经侵入他的脑海,同时还有一股强大气势压迫而来,让他有种如负大山的感觉。

“说!”

赤髯吐字如雷,他对凌天道:“是不是你们蓝枫宗的高手杀害了我们万窟岭的外门弟子?”

凌天如遭雷击,一脸惨白,意识竟然是正在渐渐恍惚。

很明显,对方用了慑魂之术,凌天一旦心神失守,就会任人摆布,人家说什么他都不会反对,甚至人家让他去死,他都会立即拔剑自刎。

“放肆!”

斗云子怒了,他手掌在藤椅上狠狠一拍,双眼也是绽放神光。

那神光同样凝成一束,化为利剑,狠狠斩向了赤髯的意念光束。

轰!

两股强大意念波动,狠狠撞在一起,爆发出一圈强绝的气势波动,霎时席卷整个大殿。

斗云子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不然这个只有聚灵后期的外门弟子王二牛,必定会被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

可惜的是,斗云子是灵胎后期,而那赤髯却是灵胎后期顶峰,双方有着不小的差距。

斗云子的意念光剑虽然将赤髯的意念光束斩断,可片刻后,那光束便就恢复如初,一旦投射在凌天身上,侵入凌天的脑海。

还好的是,凌天并非寻常聚灵期修士,他有着几近于灵胎期的灵魂修为,意识并不是很容易被震慑崩溃。

可他在这种状况下,也绝对无法坚持太久。

“赤髯道友,你欺人太甚了!”

蓝枫宗的高手个个愤慨,也是相继释放意念神识,助掌门斗云子迎击赤髯的神识光束。

“以多欺少?这就是你们蓝枫宗的待客之道吗?”

随赤髯一起到来的另外三位万窟岭高手,也是随即出招。

一时间,一道道神识光束,以凌天为中心汇集而来,在大殿里交织成了一张色彩缤纷的大网,不断波荡,凌天就像是这张大网里鱼儿,浑身颤抖,感觉就像是惊涛骇浪里的一叶扁舟。

在此刻,凌天想要变得强大的愿望更加迫切!

如果自己是强者,这些人岂敢如何对待自己?

万窟岭虽然只来四个人,可个个都是强者,修为最弱者也是灵胎中期顶峰,他们一起发力,在大殿里掀起了阵阵神识狂潮。

在左边的蓝枫宗强者有六人,再加上掌门斗云子,他们有七人在这里,个个都是灵胎期的存在,可他们联手之下,居然都只能勉强和对方四人战个平手。

平手其实就是劣势,蓝枫宗强者无法击溃万窟岭四人的神识狂澜,凌天就会受到影响,就算影响不算很大,也绝非聚灵期修士可以抵挡的。

大家都不知道,凌天的灵魂境界其实是筑基后期顶峰,所以当两方的神识打成平手,他压力骤减,也能坚持的更久。

“万窟岭的小辈,你们太过放纵了!”

忽然,一道满带威严与怒气的声音,在大殿里震响起来。

只是一道音波,便是让整个大殿都是一阵剧烈晃动,而大殿里的神识狂潮,则在顷刻间便就消停。

一股更为强大的神识力量,横扫全场,将众多灵胎期高手的神识如摧枯拉朽般的生生镇压回去。

而后就见,一个有着白色的长发长须,佝偻着身子,杵着枯藤拐杖的老者,一步步走进了大殿之中。

“在我们蓝枫宗内门议事大殿出手,你们真当我们蓝枫宗的修士是泥捏的不成?”

老者的脸色有些阴沉,他边走边道:“须知泥菩萨也有三分火。”

“拜见坤麓师叔。”

斗云子等蓝枫宗高手慌忙从上面飞落下来,一起对那老者施礼参拜。

“呵呵,我们疏忽了,搅扰了坤麓前辈清修,望坤麓前辈恕罪。”

赤髯却只是抱着拳头晃了晃,并没有下来参拜的意思,脸上还挂着微笑。

“你们来我们蓝枫宗撒野,蒋魁那老东西可知道?”坤麓也没有介意万窟岭四人的傲慢,淡然问道。

“实不相瞒,此来就是蒋魁大长老的意思。”赤髯撇嘴说道。

“哦?”

坤麓的脸色稍微有些意外之色浮现,他问道:“那老东西授意你们过来放肆,莫非是想让我们两家彻底翻脸?”

“这个恐怕坤麓前辈误会了。”

赤髯摆了摆手,道:“大长老的意思只是来讨个说法而已,我们万窟岭死掉的那六个外门弟子之中,有一人是大长老的亲孙。”

听此,大殿里的蓝枫宗高手,包括刚来的坤麓都是眉头一皱。

就连凌天也是心中一沉,莫非被自己杀掉的那个蒋师兄,是万窟岭大长老蒋魁的亲孙?

凌天之前就猜到,那个蒋师兄背景强大,可万万没有想到,人家的背景居然那么强大。

这位刚刚到来的坤麓,连斗云子都是无比恭敬施礼,唤一声师叔,肯定百分百是一位是元婴期强者。

而坤麓刚才提及的蒋魁,能够成为万窟岭的大长老,肯定也是一位元婴期强者,而且不会是元婴初期。

“我们蓝枫宗没有理由去杀害你们的外门弟子,如果蒋魁因为自己孙子死了就迁怒于我们蓝枫宗,那我们也只有领教万窟岭的高招了。”

坤麓表情稍微变了变,袍袖一挥,道:“你们回去吧。”

“坤麓前辈这么说,晚辈几人也没办法。”

赤髯给自己另外三位同门使了个眼色,随即四人一起起身,飞落下来,向着大殿门口走去。

刚刚走到大殿门口,赤髯忽然转身过来,道:“再过半年便是大碑境入口打开之时,到时候,蓝枫宗的弟子可要小心点了。”

这话里,明显是带着威胁之意。

“不劳你们万窟岭操心我们蓝枫宗的事情。”

坤麓依然一脸冷淡,轻喝道:“送客!”

赤髯只是笑了笑,随后便就挥袖而去。

坤麓虽然还算硬气,可凌天也能看出,蓝枫宗对万窟岭确实非常忌惮,人家敢直接找上门来兴师问罪,甚至还敢在蓝枫宗的内门大殿里动手,就证明人家底气更足,没有将蓝枫宗放在眼里。

万窟岭并未来元婴期强者,赤髯等人明知道蓝枫宗里有元婴期强者,还敢那么放肆,就是认定了蓝枫宗的元婴期高手不敢真把他们怎么样了。

当然,赤髯四人没有活腻,他们来放肆一把也就得了,不会真就将蓝枫宗的元婴期高手激怒。

“这万窟岭的人,真是越来越狂妄了!”

赤髯四人刚走,凌天就听到洪师叔祖的愤怒言语。

“人家实力强,有狂妄的资本。”

坤麓摇头叹息,道:“你们还不知道,万窟岭又多了两位元婴期强者,一位是刚刚从灵胎后期顶峰晋级成功的,一位则是从晋国过来的元婴中期高手。”

“啊?”

斗云子等人惊讶不已。

“万窟岭在这雾隐山脉边缘一带,本来就是实力最强大的宗门,如今又多了两位元婴期强者,实力再度膨胀,他们的自信和狂妄自然更胜以往。”

坤麓无奈苦笑,道:“其实最近一段时间,雾隐山脉边缘并不太平,很多宗门的外门弟子在外面被杀,种种迹象都指向了万窟岭,甚至有不少宗门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他们的外门弟子是被万窟岭弟子所杀,却又忌惮于万窟岭的强大实力而敢怒不敢言。”

“这万窟岭实在是太放肆了,他们就不怕把各大宗门激怒,使得大家联合在一起对他们发难?”斗云子愤慨的道。

“他们要是怕,就不会那么做了。”

坤麓眯着眼睛,道:“蒋魁闭关很多年了,我怀疑他是最近刚刚出关,而且修为突破了。”

“什么?”

斗云子等人更加惊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