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九灵变

第五十五章 风火山庄庄主

九灵变 凶悍的大脚 2224 2011-03-20 07:25:09

  众人循望,见一满红,高大威猛人自己面,众丁一见此人,顿规规矩矩齐喊道:“参见庄!”

易凌之人望,见方长一张红黑大脸,而大脸之,一双虎目怒自威,身穿一身道材料做紫袍,脚踏一双平底蛟皮靴,易凌仔细方一,却怎张甚威严脸文邹装联系一。

最令易凌感惊讶方一双手,易凌怎觉人类所拥,见方双手犹如蒲扇一般大,而且鲜红如血,易凌甚至怀疑人旁走,旁人感觉一阵风吹。

,见红之人易凌面,环顾一四周,大喝道:“帮教养东西,!”

周围丁一红之人话,顿灰溜溜朝四周散。

红之人见丁,收威严,才转身易凌道:“老夫风火山庄风清,道易小友找何贵干?”

“辈就风火山庄庄?”易凌确定道。

“堂堂风火山庄庄,骗!”风清悦道,堂堂风火山庄庄,青水城谁人谁人晓,却被一孩子质,换做谁估计脸色。

倒风清误易凌,一易凌心确实太相信,更重易凌风清粗犷人,却生水灵俏皮女儿,所才确定道。

易凌心虽,见风清脸悦,随即赔礼道:“望辈赎罪,小子无礼,小子确实师难,临之师再嘱咐小子,一定信亲自送风火山庄庄手!”

“刚才流火宗风扬弟子,,?”

风清见易凌刚才意之,当就再,继而询风扬情况。

一抬见风清盯自己,易凌刚答,却听凌儿抢话道:“爹!您就放心吧,就叔叔属臭虫,难!”

“凌儿,胡闹!简直大小,哪自己叔叔!再胡八道小心法伺!”风清一听自己女儿风扬比臭虫,顿火大,随即呵斥道。

凌儿显怕风清恐吓,风清做一鬼脸,随即便带丫鬟就朝自己闺房跑。

“名字居叫凌儿,居一名,真够巧合。”易凌心道。

一跑远凌儿,风清无奈摇摇,一双虎目却凌儿充满溺爱之情。

“风辈,师让带信。”

言罢,易凌随即怀掏一小玉瓶递风清。

风清一见玉瓶,虎躯却之一震,伤心往一般,一双虎目顿泛红,随即低喃喃道:“弟弟,哥哥呀!”

原,玉瓶原本一,象征兄弟之情如玉一般纯洁无暇,老庄临死之交兄弟俩,及宣布谁一任庄就仙逝,庄长老便决定让兄弟俩比武,胜者庄,其实风扬当武功比风清高,却跟自己哥哥挣破血流,才离走,临走带走象征兄弟之情玉瓶,虽风清几次追寻风扬落,却鸟无音讯,才道风扬投奔流火宗,算错,风清心里却一直觉自己亏欠风扬。

,风清孩子,专程带孩子望一次风扬,风扬倒挺热情,快凌儿玩耍一。,此,位大小姐便管位亲叔叔称呼臭叔叔,虽称呼雅,其亲情味道倒满足。

突见小玉瓶,风清顿一阵明悟,虽自己弟弟离走,却一直忘记自己,心顿喜悦无比,由又哈哈大笑。

易凌见风清拿小玉瓶一哭,一笑,当小心道:“辈,您吧?”

“哈哈哈……易小友,谢谢送信,老夫今高兴,一定庆贺一番!”风清兴高采烈道,随即便吩咐人准备酒菜,打算庆贺一番。

“别吧,,提……”易凌道。

“怎行?吃完饭再走。”风清笑道。

住方劝,加此色黑,易凌,就算赶青衣镇白,就再犹豫,便意。

由色早,易凌便被安排一间厢房休息,躺床,易凌由离流火宗滴滴,期间救待女儿语鸯,杀青衣门少镇海,见变换人形异兽,一幕幕停易凌脑海,最让易凌感高兴救小浣熊。

小浣熊,易凌心就充满欣慰,更担忧,据仙旭,变身小浣熊完全丧失智,道杀戮,直筋疲力竭止,而易凌身旁小浣熊貌似配合吱吱叫。易凌,便迷迷糊糊睡。

道睡久,易凌突感觉自己脸痒,随即就用手朝自己脸抓,一抓紧,却突听一惨叫,易凌本挠痒,却自己抓一小手,原本迷糊脑袋,此变清醒异常,一子床坐。

张满痛苦脸,易凌脸色一红,连忙松抓自己手小手。

“干嘛用大劲?抓人痛!”凌儿幽怨瞅一易凌,甩甩被抓痛手道。

易凌虽道自己亏,嘴却道:“谁让闯屋里?睡觉喜欢别人打扰。”

本就委屈凌儿,直接气掉泪,随即指易凌道:“易凌,心意叫吃饭,却恩将仇报,听!风红凌誓,若报此愁,此便姓风!”

罢,风红凌摔门而,易凌稍稍沉默片刻,便连忙朝刚才风红凌走方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