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九灵变

第三章 异变

九灵变 凶悍的大脚 2625 2011-02-27 13:26:20

  汉子一听方找自己练手,顿感觉仿佛坠入冰窖一般,单黑衣人一招就定住自己本,道比自己高少境界,居闲找自己练手,纯粹欺负人嘛。小人手里捏,当敢抵抗,哀道:“晚辈何德何,怎陪您老人练手呢?辈一定相告吧!请辈明示。”完装一副怜子。

玄武大陆,最初等境界玄徒,由低高分别玄者、玄师、玄宗、玄尊……若达玄尊境界,几乎大陆横走。境界,每境界又分九等级。

“小子挺聪明,怪流火宗派收徒,罢!难,答应一件就行。”蒙面人冷热道。

“?请辈明。”汉子心一宽,又带紧张神色道。

“别害怕,收一今测试通小子,由自己。”蒙面人往房间一坐,淡淡道。

汉子自己小人手里,管怎先答应总,随即道:“辈所之人具体哪一?”

“就冒一火焰就消失小子,题?”蒙面人耐烦解释道。

“原啊,题,题,辈放心。”汉子一脸谄媚道

“当,让白白帮忙,块玄晶拿吧。”蒙面人,随手掏一块泛红色石。

汉子一听“玄晶”字,脸顿贪婪之色。

道,玄晶修炼材料,相当一百颗最低等玄石。另外,一块玄晶补充玄气。相境界,玄晶十分稀缺。

汉子小鸡啄米似道:“辈放心,您交代,晚辈定尽心尽力完。”

蒙面人满意,单手一招,便见一股金色量汉子体内自身手。

汉子略微活一,感觉又自己丹田玄气取联系,双手捧蒙面人扔玄晶,一脸兴奋之色。

“一记住,让小子太安稳,又让故意刁难,办法,就费脑筋。”蒙面人吩咐一句,完,整人气势一变,一条金色火龙瞬间手飞打远处山坡,顿烧周围一狼藉。

见如此阵势,汉子吓一屁股坐,住道:“晚辈记住!”

蒙面人完,金光一闪间消失屋里,便道何何。

待蒙面人走,汉子长一口气,整整自己衣衫,才连夜村长赶。

※※※

易凌兄弟,由测试通,因此,易风神情沮丧,而易凌则一脸气愤之色。

“测试怎?” 母亲秋水见人,单人表情猜大概,如此一句。

易凌一句话,满脸怒气朝院内一棵枣树走,母亲秋水本心思灵巧之人,一易凌子更加肯定自己猜测,心暗自叹息一,刚安慰一,却听易凌大喊道:“流火宗,大坏蛋!竟普通火苗,太阳底反射颜色,坏人!”

听儿子如此骂人,秋水由皱皱眉。

易凌此满腔怒火,罢便一拳朝棵枣树打,直打树枝乱颤,飘飘荡荡掉许树叶。

“树又招,拿气?再,就测试通嘛!哥通测试?骨气做行,娘里最!”秋水儿子如此,心大忍,一旁安慰道。

“娘!……人谎,明明火焰冒,硬通!”易凌越越委屈,越越生气。,拳断大树打,直打精疲力竭,蹲靠大树断大口喘粗气。

棵无辜枣树因易凌怒火被弄树皮漫乱飞,露里面白白树干,混易凌手鲜血,让人害怕。

流火宗,自己就法增强实力,就法改变哥哥体质……易凌此处,一股悲凉之意自心底油而生,自觉流泪。

“凌凌!哥明白心情,历种情。虽修炼火玄气,一通别方式变强大,咱易孬种!站,勇敢面一切!”易风盯易凌睛大吼道。

仿佛被易风股豪气所感染,易风由自坚定。

!就算修炼火玄气,一变强,一让别人仰视。易凌心自己鼓劲,随用力站,平静道:“,娘,哥,放心吧。”

秋水见易凌快就阴影走,又感受兄弟二人之间真挚感情,觉间甚感欣慰。怎,种特殊预感,总感觉兄弟二人身将生。飘渺东西,兄弟人道:“累一,先吃饭吧。”

,易东推门而入,易凌兄弟人,随即道:“怎?”

“通!”易凌平淡道,突种感觉,通测试似乎再重。

“凌凌如此坚韧,居败淡。”易东心思量,安慰言语少,道:“通紧,习,将考取功名错!一定非执此。”

“爹干吗?”显题纠结,易凌转移话题,道。

“……刘大婶送砍柴刀,次借忘。”易东摸摸脑袋,又拍拍双手,一妻子秋水,才易凌解释道。

“!别站外面,赶紧屋吃饭吧,一儿饭凉!”秋水丈夫使颜色,微笑道。

一人吃完晚饭,便各自房休息。

一夜无话。

第二,易凌易风兄弟牛喂草,却远远见村长朝自己走。

“易凌,准备准备,流火宗人接通测试弟子流火宗,一吧!别忘啊!”罢,村长目光特意易凌身停留一段间,才离。

“哥,村长刚才?”易凌确信道。

“让准备准备,流火宗人接。”易风摸脑。

“听错吧!,测试通?啊,昨位辈测试通吗?”易凌自觉又汉子用尊称。

“管怎,至少情,就告诉爹娘!”罢,易风一溜烟跑报告喜讯。

管怎,易凌毕竟七八岁孩子,心智当大人一般。当听自己又流火宗,种喜悦心情法用语言表达。

自己梦终实,易凌禁住围自院子跑几圈,平复自己激心情。

如果此人易凌路话,定疯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