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御剑问仙

第十章,长剑紫吟

御剑问仙 雁过惊云 2859 2010-03-16 15:59:55

    “郑兄箭术,真让朱某大界”此,身穿白衣朱真骑马朝郑飞而。

  “朱兄笑,骑射几乎咱龙启男子必一门求生之术,平常”郑飞谦虚道。

  “哼,狂妄小子”一位塞外打扮轻女子听见郑飞话之露鄙夷之色。

  “老,惹”另一位塞外打扮武士走,朝郑飞一抱拳道:“呼延贝吉,位妹穆特敏丹,位二弟忽术,妹平日里就泼辣性格,冲撞公子,望公子见怪。”

  “呵呵,无妨,令妹性情耿直,倒几分巾帼英雄气概。”郑飞道。

  “哈哈,今大难胜,一朝阳客栈喝酒怎?”朱真见气氛缓,连忙建议道。

  “必,等人办,恐怕晚,空一定位公子喝痛快,告辞”呼贝延朝郑飞人一招手,人便骑马飞奔而。

  “朱兄人历?今赛场,明显感觉人平常,叫呼贝延人至少二流巅峰高手”郑飞望人背影郑重道。

  “嗯,瞒郑兄,赛场清晰感觉之四种危险气息,其一郑兄,另外呼贝延忽术,而一却飘忽定,若若无”朱真一脸肃道。

  “嗯?少生奇怪,似乎比小,居又一期巅峰”郑飞原本并未比赛注意自己远处一少,刚才朱真一句话倒提醒,连忙运自己修炼半月神识朝众人扫,神识倒颇奇妙,就感应力罢,郑飞未感应力需特别修炼,自修炼神识之,郑飞明显觉自己比之更加精力充沛,整休息觉累。所久,郑飞睡觉间省,日夜修炼,倒让郑飞神识短间内长少。

  “哎,大处,明午将一次比赛,朱兄难道打算准备一?”大部分武士策马而,郑飞道一间怕数人准备明比赛。便朝朱真道。

  “哈哈,郑兄一堆,此意,朱某先行告辞”朱真完骑马飞奔而。

  朝阳客栈,原本几百号人此场淘汰,剩一百八十号人,相比之嘈杂,倒清静少,大厅寥寥几桌客人,见郑飞跨入大门,纷纷将目光投。

  “听人叫郑飞,真生畏啊”一旁几武士小私语。

  “公子”王晓萍见郑飞安,顿心一松,高兴朝郑飞跑。

  郑飞将自己随身配件取,放桌,王晓萍乖巧坐郑飞旁,就见店小二热情朝郑飞人跑。

  “位客官?”店小二道。

  “瓶等百花露,再一份清水炖白鹅,一份风味吊烧鸽,一份蒜香鹌鹑脯,快快,让公子饮杯”一名白衣少一面朝郑飞走,一面朝小二喊道。

  “常弓,今日赛场见公子高超骑术,心生钦佩,再否公子饮?”白衣少嘴角含笑朝郑飞抱拳道。

  郑飞略带一丝意外望白衣少,一双漆黑眸子少弯眉透少英俊,浑身自而透一种贵公子所特香气。

  “人怎自己越越觉熟悉,似乎哪里见一般,又”郑飞心思索,忽就听见王晓萍轻叫一“公子”。

  “哦,常公子客气,常公子如此轻便达二流高手巅峰,实千难练武奇才啊”郑飞恭敬道。

  “哈哈,公子比差远”常弓坐郑飞面,此,小二将一桌子菜齐。

  “位姑娘生丽质,公子真生一啊”常弓一面郑飞斟酒一面道。

  “常公子误,小女名叫王晓萍,公子丫鬟”王晓萍听见常弓话先粉魇一红,悄悄瞟郑飞一,抢先郑飞一步道。

  “哦?哈哈,常某唐突,自罚一杯”常弓将杯酒一饮而尽,顿脸色微微红色。“酒”

  辰,一轮弯月挂夜空。

  “公子,明就第二场比赛,公子早休息”王晓萍望望窗外弯月,轻轻退郑飞客房。

  郑飞望窗外弯月,脸色露若所思表情。

  “常弓,常弓?常弓自己越越熟悉,底哪里熟悉呢?”

  “呼,呼”四道黑影远处飞。

  “常弓?”郑飞望最面黑色身影,快便常弓,一纵身朝四人跟。

  “常弓,番次坏等,如今见人却撒腿就跑,算英雄汉?”一黑衣人吼道。

  “嗖”跑最面常弓一纵身钻树林,紧接黑衣人朝树林追。最终,人一稍微空旷方将常弓围住。

  “哈哈,常弓,无路退,快紫吟剑交,等等让死体面。”黑衣男子道。

  “哼,就凭,找死?”常弓完,瞬间拔剑,一道紫色剑影划破长空,朝黑衣男子而。黑衣男子见状,连忙拔白色长剑,凌空朝剑芒一挥。

  “铛”,剑芒打白色长剑,阵阵嗡鸣。紧接便见白色长剑一道裂痕。

  “紫吟剑愧绝世剑,一道剑气便毁长剑,哈哈,”黑衣男子长剑被毁,气,反而贪婪笑。

  “大哥,紫吟剑太锋利,咱人一”,一黑衣女子朝黑衣男子喊道。人便朝常弓合围而。

  “唰,唰,唰”空气道道剑气划长空,显打斗十分激烈

  “常弓真子,一人人丝毫落风,,紫吟剑张伯父配剑,怎落常弓手”郑飞一脸平静望方四人,丝毫帮忙意识。

  “受死”黑衣男子一掌朝常弓背劈,顿,四周空气被一掌拳力绕乱,接便听见“啊”一,常弓被震老远。

  “噗”常弓顿觉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口喷,及反映,又柄长剑朝胸口挥,本将紫吟剑往胸口一挡。

  “铛”常弓背强烈震力震老远,重重打一颗大树,将大树树叶震落少,显,常弓此依身受重伤。

  名黑衣人一纵身飞,最剑架常弓脖子。

  “,抢紫吟剑”黑衣男子道。

  “哈哈,笑,笑,明明自己偷,却自己,呼贝延,人太脸”常弓道。,自常弓郑飞告辞之,便自己房间,刚打房门,一道暗器便袭,反应快,用紫吟剑挡住暗器,便朝树林飞奔而。

  “哈哈,常弓,半月之将紫吟剑偷,思悔,数落”呼贝延道。

  “大哥,用废话,让一剑刮”忽术完便刺死常弓。

  “慢,常弓,底何人,盗取紫吟剑目”

  “呸”常弓一口唾沫朝呼贝延吐,“,记十常平王府吗?就常平王女儿,张萍”

  远处,郑飞听见张萍名字脸色顿之一变,之所困扰话题此解,“常弓,长弓就张吗?哎,居自己表妹张萍”十之一幕幕此如流水般郑飞脑海,怀一丝愧疚,郑飞一纵身朝呼贝延人飞。

  “住手,放表妹”郑飞音宛若雷霆般四周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