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御剑问仙

第四章,打劫

御剑问仙 雁过惊云 2457 2010-03-16 15:15:12

    郑飞顺虞氏所指行半辰,便见一茅庐,面写“机阁”大字。

  “吱呀”茅庐门被一童子打,童子见门口站一名十岁少,连忙微笑郑飞道:“公子,先生料定公子今日必,让此等公子”

  郑飞脸色一凝,朝童子打量,童子郑飞一般龄,面色白皙,双目神,戴高帽,一身白色布衣,陪富公子读书伴童般。

  “哦?先生怎今日此?”郑飞道。

  “公子所,先生人称水月先生,未几乎无所,昨晚陪先生夜观星象,今日一身穿紫衣少将,让务必门口等待公子,生款待。便连夜门,临走让转告公子,世间难解之,辰自解”童子恭敬道,将郑飞引茅庐。

  “嗒,嗒”郑飞童子一凉亭,凉亭建一水池方,亭一石桌放一紫檀木古筝,旁四石凳,凉亭方流水潺潺,间几莲花迎春盛。微风吹,飘一阵清新气味。

  郑飞坐石凳,手抚古筝。

  “叮”一古筝处传,池鲤鱼听见音纷纷惊扰游走。

  “琴”郑飞高道。“惜自己曾接粗琴艺,空倒让虞姨教才行。大贤士喜吵杂,偏爱幽静,果假”郑飞心里暗道,,童子端一杯热茶,放郑飞身旁。

  “敢小哥,先生曾言明何归?”郑飞端茶杯,小酌一口道。

  “瞒公子,先生走匆忙,临走之并未言明”童子完端盘子离,剩郑飞一人留石桌旁。

  郑飞自父母世之,倒习惯恬淡生活,见童子离,郑飞便一人座石凳,池鲤鱼嬉闹。

  间就缓慢流走,期间童子每半辰便替郑飞换茶,人并无言语。

  “穆迪,小子耐烦”一苍老音一茅草屋传。

  “爷爷,见小子安静,耐烦感觉?”童子答道。

  “爷爷,直接见”童子道。

  “呵呵,真笨小子,爷爷混久遇几钱,子道肥鸭子。”老者道。

  “爷爷打算见,走咱一茶钱”童子继续道。

  “嗯,倒难题,里随,等见见便。”老者完便音。

  辰,夜幕降临,空零星闪烁几朵星,郑飞坐石凳,杯茶被童子先换四次,月亮悄悄爬枝。

  郑飞喝完最一杯茶,身便离,,突门口传吱呀门。

  一名身穿粗布衣,花白老者走。

  郑飞定朝老者打量,恰遇见老者目光。

  “敢水月先生?”郑飞朝老者施礼道。

  “哈哈,水月大老汉一种称呼罢,又何必执?喜欢直接叫水月行。”老者微笑答道。

  郑飞茫一顿,心道:“唤水月先生该唤呢?真怪人一”

  “小孩王府吧?”水月道。

  “哦,蛮先生,晚辈此求先生解答一?”郑飞恭敬道,面水月羁,郑飞大失落之感,自己心高人般。

  “哈哈,世人哪里烦恼,如果每人疑便老汉,老汉岂早就累死。”水月朝郑飞走,坐石凳。

  郑飞听老者话,心更失落,“该普通江湖骗子,情先交银叶吧”郑飞并未,等水月继续。

  水月随手端石桌杯子,一口气将杯水喝。

  清清嗓子,将右手朝郑飞伸。

  郑飞摊手掌,顿种流汗止感觉,尴尬道:“先生意识?”

  “意识?”水月大喊一,忽又觉失礼,清清嗓子道:“按照规矩,所里人必须先付茶钱,一题一百银叶”

  郑飞听完话之脸色变难:“完全就骗子嘛?平日定祸害少四周人”里,郑飞便离。

  水月见郑飞便走:“难道错,小子身钱,怜极品茶啊”里,水月连忙叫道:“小孩意识,既里,明大缘,怎一句话就走”

  “哼,一骗子一,白白浪费半日间”郑飞哪里气水月,气愤道,跨步就往门口走。

  ,原本端茶童子见郑飞留哪里肯甘心,随手抄旁大木棒挡郑飞身。

  “小子站住?伺半,怎留茶钱。”童子见郑飞自己差龄,又一人,撂倒应该难。

  郑飞眉微皱,童子,顿觉笑,哪里书童模,袖子被挽,一副流氓打架式。“教训,道祸害少人”里,郑飞施展御风术,诡异童子身,一脚朝童子踢。

  普通人哪里受修仙者一脚,郑飞却道自己入门修仙者,,修炼月华部比较武术秘籍。

  童子顿断线风筝般朝老者倒飞而,重重砸老者身,人大惊,受郑飞一脚,童子顿脸色卡白,晕倒。

  水月见自己小养大孙子少一脚之便昏倒,哪里道惹高人,连忙郑飞跪。

  “小爷饶,爷孙生活所逼,平日里虽此生,却并未做之”水月语带颤抖道。

  郑飞见水月怀紧紧抱童子,顿心一阵忍,慢步朝水月走。

  水月见郑飞走,郑飞肯罢休,连忙抱穆迪,便逃走。

  “先生必惊怕,刚才情怪,,里银叶,快小哥找郎”郑飞连忙道。

  水月见郑飞手钱袋,顿放心,小心翼翼接住郑飞手钱袋。

  郑飞见水月接自己银叶,心一松,悔恨自己该手无缚鸡之力童子重手,摇摇,朝门口走

  “先生法子控制风?”郑飞道。

  “风?并非人力所,道风筝够空自由摇摆,风关?”岁月往常一般忽悠道。

  郑飞听完顿觉一亮,水月爷孙俩,离机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