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易水绝恋

易水河畔三笑留情 破败寺中二人退敌 16-1

易水绝恋 惊鸿一笔 2932 2011-05-14 21:36:03

  沈娘安排,舟先带吕云惠赶往京城打站,顺便陆一虎送儿礼。因舟觉既内陆直隶山西一带贩盐,就必须京城安插分舵。别,打听消息就,毕竟里京畿重,各方势力汇集之处,消息总比别方灵通一。

吕云惠里危险任务,本身就北方人,比较容易融入当环境。茶庄,外设几茶座,听往客人谈话,用消息沈娘捎书就。吕云惠,简直就玩儿分别!,借机打听一奇人异士,或许帮办法。

日,沈娘设宴舟吕云惠践行。席间沈娘拿一柄宝剑,双手捧吕云惠:“贤妹!虽宝剑赠英雄,确姐姐心巾帼英雄!柄宝剑名叫鱼泉剑,长短重量适合咱女儿使用。就算姐姐一片心意吧!贤妹,京城分舵,就仰仗啦!“

吕云惠双手接宝剑,见剑鞘剑柄刻图腾,并镶嵌宝石,便名剑!鱼泉剑拿手,长短分量果十分乘手。抽宝剑,觉寒气逼人,剑身似笼罩一泓秋水。

吕云惠忙将宝剑入鞘,双手抱拳礼沈娘:“谢姐姐见赐!妹妹定当竭尽全力!”

沈娘抱拳礼,深情:“妹妹!当安全,切勉强!”

“姐姐放心,此行本无甚危险。”吕云惠安慰道。

“!,贤妹,咱姐妹满饮此杯,权当姐姐贤妹壮行!”沈娘先干敬。

吕云惠端面酒杯:“谢姐姐!”干。

次日,舟与吕云惠便辞别众人,踏奔往京城路。因舟办,途易县,便让吕云惠陆当送一封书信及一份厚礼。二人约定当晚易县县城内升客栈碰儿。

吕云惠与舟分手,便赶奔易水河陆寨!策马扬鞭,飞驰而行。,注意河一路行人。

一行人,河休整。功夫!首人竟面熟。见此人十大几四十岁子。皮肤白晰、双眉浓黑显清俊。双大,裂略长,目光却深邃。身材胖瘦,高矮适。衣帽佩饰华贵凡。举止潇洒,气度雍容,通身整齐利落,怒自威!

吕云惠顿觉心一惊,禁暗:人气场够强!怎熟?哪儿见?由仔细。转念一,又实笑,自己一百人,怎百清朝熟人呢?而且人倒官府人马,完全江湖人士。吕云惠敢再,一如少一!赶忙赶路,直奔陆寨而。

一行人本赶路。值午,太阳底,马人跑热。就近易水河休息。首别人,雍亲王——胤禛!奉旨外办差京复,途此。

一旁侍卫总管,拿一块手巾。雍亲王热,刚一块石坐,欲擦脸。见远处红尘滚滚,一骑人马飞驰而。

一匹黑色骏马,全身毛色油黑亮,一根杂毛儿。马背一座绣鞍,面坐竟一位姑娘!姑娘,一身雪白短打阳光异常明媚。袖口、领口、摆、裤脚分别绣水粉色梅花图案缀。腰间系一条粉色短款汗巾。衣袖裤管随风展,鲜艳!

再细一端详,见鸭蛋儿脸形,肌肤赛雪。弯秀眉,一双美目,唇红齿白,顾盼神飞。身材高挑儿匀称。腰佩一柄宝剑!整人英姿飒爽,精神灵秀,使人之一亮!

雍亲王禁几。见姑娘。完全娇弱之态,却几分英武之姿!,姑娘走远。雍,却见随行侍卫几人呆!

雍亲王禁心感叹:咱满人马!据孝庄文皇太轻,科尔泌草原,曾策马扬鞭,英姿秀美。如今满贵族格格,娇娇弱弱,复辈风采呢?位姑娘打扮似乎汉人。大概位江湖女儿吧!

姑娘,雍亲王竟种怅若失之感,种感觉稍纵即逝。此行差虽办完,无奈政敌耳目众,雍亲王行迹暴露。雍安全,竟住官驿,而选择普通客栈。觉或许更安全,因自己利人首先搜寻,一定官驿!

易县县城之,迎面见便升客栈。雍亲王吩咐随自称贩茶客商,便衣住店,须倍加小心。

雍亲王走小店大堂内坐定,等随安排房间安置行李。小二忙雍亲王端一壶热茶。雍亲王喝,一口喝,险吐!索性放茶杯与小二闲聊,观察一此民风。

,听大门外又一阵马蹄响。雍亲王寻望,却见院门外刚才位姑娘!姑娘门便小二:“人交待儿等人吗?”

“呢?位姑娘,您打尖呢住店?”小二热情招呼。

姑娘一笑:“住店,二间相邻房间。等一位姓先生,如果,请带房间。”

“嘞!”小二答应,内让。

“!,马牵马房,喂等精料,儿再水,道吗?”姑娘雍亲王身旁走。

“放心吧,客官!”小二陪笑答应。

位姑娘就吕云惠,大堂坐路遇位儿面熟男人。男人盯自己,觉纳闷儿:怎?难道真旧相识?吧!底哪见?吕云惠,偷偷一瞄,却与依背影雍亲王目光相遇!吕云惠顿感意思,意识微笑一。

雍亲王本觉姑娘貌甚整齐,而且毫避讳,抛露面外闯荡江湖,当便。,姑娘竟自己微笑一。觉心一,忙微笑礼,心却暗喜:难道姑娘竟自己意?

吕云惠哪里道,清朝!距生活代百之!人相当保守,姑娘男人就应该低避。如果哪位姑娘哪男子微笑,就代表位姑娘男子意思。即使,位姑娘被做胆大妄!吕云惠觉,人目光期而遇,礼貌应该打招呼。生活代一件再平常,雍亲王,便胆大姑娘意!

雍亲王惊讶,自己竟此而感兴奋。呢?心自己,因证明自己惑之尚此魅力?因自己微服?抑或因如此众姑娘自己微笑?总之内心因微笑而感喜悦争实!

吕云惠注意,伙人奇怪。本或许官府人,却住官驿,而住客栈?如果官府人,却又功夫,人人穿官靴?吕云惠本代情就清楚,更如坠云里。决定一儿跟二当。

一辰之,舟。一门便门关死死,警惕吕云惠:“四妹!情形。店里住一伙儿身份明人!”

“何见?”

吕云惠吃惊:“怎?您?房吗?”

舟小:“四放哨!江湖朋友!倒官府人。”

“咱换一客栈?”吕云惠心里打鼓。

“行,咱里,再换,被心虚!”舟验老道。

“如果官府人,住官驿呢?”吕云惠自己疑惑。

舟神凛:“而且穿官服。难道……难道……冲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