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166大盗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053 2015-03-05 07:06:03

  第二天,抚笛居士便把要在这儿暂留几天的消息告知给了龙天和贺师弟,并且道出了关于城中盗贼的事。

“我们要留在这儿抓贼?”贺师弟有些难以难以理解,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尽快押解龙天上少室山更重要了。

但龙天却无所谓,在这儿多留几天对他更有利,他又可以多出点时间来修练裂天剑指。只要实力提升上去,就算到时真的上了少林也有了更大的依仗,底气更足。

于是三人便在城主府住了下来,这也算是极其高级的待遇了。闲着无事,抚笛居士时不时在城里四处游览,欣赏各地的风光。那贺师弟却没有这个闲情逸致,留下来就已经是万分不愿,哪里还有心情四处闲逛。

而且他也不放心龙天,在他眼中,龙天是极度危险的人物,必须时时防范。根据所掌握的资料,龙天虽然在南少林修练的时间很短,仅有数个月,但实力却增长地十分迅速。

上次派出了两位六洞中的核心弟子竟然也没能逮捕龙天,不仅如此,还被反杀了。

按理说凭龙天的力量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击杀两位核心弟子的。抚笛居士也无法相信,他很清楚刚开始遇到龙天时,他是一个实力极普通的武者,甚至只能勉强算是二流水准。

他不相信龙天能成长地如此快,更不相信凭他一已之力便能杀了凌空两人。

因此在路上的时候,他询问过龙天关于上次与凌空一战的经过。龙天不想泄露自己的秘密,又不愿抚笛居士怀疑,便骗他说有一个神秘高手救了自己。在那个神秘高手的帮助下,才杀了两大少林弟子。

对于龙天的这个解释,抚笛居士不是特别相信。不过既然龙天都已经随他一起上少林了,也就无所谓了。

这几日,龙天依然在城主府中,整天待在房中修行。

第三天的黄昏时分,龙天本想找抚笛居士问一此事情,但房里没人,只好去敲那贺师弟的门。

“什么事?”贺师弟一向不给龙天以好脸色,说话时也冷冰冰的。

“我想问问,抚笛居士在南少林寺中担任的是什么职务?”

“你们不是早就认识么,怎么,你不知道?”他盯着龙天,面露疑色。

“虽然我们认识,但我并不知晓。”龙天解释道,“似乎他在南少林中的地位很高。”

“那是自然,师兄天赋绝佳,出类拔萃。在天才众多的少室山同门弟子中也大有名气。听说他几年前就已经成为宗门里最年轻的护法了,太惊人了!”贺师弟说着,满是崇敬之色。

“听说?连你也不确定么?”龙天有些不解,“护法又是什么?”

“师兄比我更早入门,我进入六洞时,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从未在一起修行过,他的事情也都是听说的。”贺师弟已有些不耐烦,不想再陪龙天啰嗦下去了,“护法是宗门里的一个特殊职位,其首要任务是保卫宗门的安全。他们在少林中的地步十分特殊,是与长老、掌门相并列的第三支具有话语权的力量。”

“你问的已经够多的了……”

话音未落,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两人立即冲了出去,看到城主正在调集一些精英卫兵。抚笛居士也在那儿。

“那位梁上君子终于出现了,我要去会一会他!”抚笛居士话音未落,人已飞身到了城主府之外。

龙天对那只盗财而不伤人的小偷也产生了兴趣,也飞了出去。

“等等!”贺师弟命令龙天停下,怕他趁此机会脱逃,一去不复返。但命令无效,他也紧跟了上去。

抚笛居士依消息迅速赶到事发地点,那是城里一座豪华的府宅。此时刚刚入夜,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府内人声嘈杂,许多仆人、守卫高举着火把,在府中来往搜查。

抚笛居士刚一抵达,就看到一个人影在夜幕飞出了府邸,以极其快的速度向远处奔去。

“找到你了。”他心中一喜,立刻跟了上去,速度丝毫不弱于前面那人。

达到第二级的武者高手虽然不能凭借自身的力量凌空飞行,只能跃起、落下,弹跳式地前进。不过即使这样也足已达到极其高的速度了。

那盗贼背上背着一个包袱,正在城市上空奔驰,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三个人影在靠近。

咦?那人感到一丝惊讶,回头瞥了一眼。“这三人实力强大,不像是这城市里的武者,哪儿来的?”

他忽然停了下来,等着三人追上。

“你们是什么人?”

“你又是什么人?”抚笛居士询问道。

“师兄,还跟他废话干什么,直接抓起来交给城主!”贺师弟在一旁叫道。他想尽快解决事情,好回少室山去。

四周昏暗,但还能粗略地看清那大盗的情形。他不过二十几的年纪,穿着讲究,并不像十分缺钱的人。

“嘿嘿……”那盗贼冷笑几声,转身向城外冲去,“想抓我,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吧!”

抚笛居士和龙天立即追了上去,他们的速度不相上下。后面的贺师弟惊骇不已,他竟然比龙天还稍稍落后!

他知道龙天实力不低,可没料到竟能超过自己。虽然只是在速度上比自己略胜一筹,也足够令他惊讶的了。

抚笛居士瞥了眼紧随在身旁的龙天,也微微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夜色渐深,大约一刻钟之后,两人在距离城外十几里的一座小山村外停了下来。贺师弟也随即而至。

这是一个十分破败的村子,房屋倒踏大半,似乎经历了重大的灾难。

三人轻声进了村子,随后便见到了那一直逃跑的大盗。他们没有立刻冲过去抓人,静静地观察着那人的一举一动。

只见他从后背的包袱中掏出一锭白花花的银子,随手丢进了一户人家的窗子。

“快看!这是什么!”

“好大一锭银子!太好了!明天我可以进城去购置点粮食和过冬的被褥了。”

“是啊!自从一年前村子遭到战争的波及,几年的储物都消耗光了。希望明来年能有个好收成,不然……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