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163弑母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018 2015-03-04 16:54:02

  龙天毫无防备,被一掌震得向前蹬了几步,但龙昊云力量不大,他没受什么伤。假如龙昊云用上兵器的话,龙天不死也得重伤。

“嘿嘿……”龙昊云脸上露出与其年龄不相附的凶厉之色。可是当他看到龙天转过身来毫发无损时,吓得大惊失色。

龙天一个箭步,冲到龙昊云面前,一把捏住他的脖子。龙昊云立刻露出痛苦的神情。

“不要!不要伤害他!”母亲跪了下来,拉扯着龙天的衣衫,哭泣着,苦苦衰求,“有什么都冲我来吧,求你放过他,怎么说他也是你弟弟啊!”

龙天还是狠不下心,将龙昊云一甩,丢在地上。

“阿天——”

这时,远远传来龙樱的呼声,她也来了这儿。当她冲到龙天面前时,满脸泪水,极度悲伤。

“阿浩……阿浩被人害死了,死无全尸……”

这消息像一个晴天霹雳,龙天瞬间愣在原地。他听得很清楚,已经不需要再多解释什么了。

“是你做的……你害死了他……”他颤抖着转向龙昊云,每个字都像是艰难地从嘴里挤出来的。当看到龙昊云眼睛里里闪过一丝恐惧,并且忽地跃起,想要翻上墙去时。龙天对他的最后一分宽恕化为深恶的痛恨。

龙天抓起一杆长枪,猛地掷向龙昊云。就在枪尖快要刺中时,他母亲突然跃到龙昊云身后,为他挡了一枪。

龙天这一枪本要取龙昊云性命,因而充满杀意,贯足了力量。

只听到一声低吟,长枪穿透了母亲的身体,她直直地坠落下来,而龙昊云则逃了出去。

“婶婶!”龙樱大惊失色,飞奔到龙天母亲身边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孩子……”母亲艰难地吐字,抬了抬手,呼唤着龙天。“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父子俩……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

“但是……不管昊云犯了什么错……请你放过他……这是我唯一的请求……”她断断续续,耗尽了全部气力,才把这几句话说完。完了之后,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阿天,怎么会这样?”龙樱已经哭成一个泪人了。

“怎么会这样……”龙天也跟着喃喃自语。这一切发生地如此迅速,他都还没做好接受的准备。

他又想起了父亲龙骏身亡时的情形,两者是如此的相似。只不过父亲是为了救他而死,而母亲却被他错手杀死。

“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这究竟是为什么?!”

龙天突然感到一种彻骨的痛楚,还有深深的无力感。仿佛自己每时每刻都在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着,命运总是在与他作对,无论他做什么,最终都只会带来痛苦。

他什么话也没说,缓缓走到母亲身旁,抽出她身上的长枪,而后将她抱起来,往家城走去。

此刻已是落日西沉,残阳如血。

龙天抱着母亲渐渐冰冷的尸首,一步一步木然地回到了府里。当亲眼见到龙浩及其父亲三人的尸身时,跌落的心已坠到了谷底。

“其他人呢?”龙天将母亲的尸首放在龙浩一家人旁边,接着起身询问龙樱。他可以悲伤,但还不到时候,事情还没有结束。

“爷爷去了族长府,处理后事。那儿也和这里差不多,族长的家眷也都……”

龙樱站在一旁,应着龙天的问题。今天发生的事情太恐怖,她完全招架不住,几乎要崩溃了。

“定海呢……还活着么?”龙天不想往这方面想,可还是要问,无论情形多坏,都必须承受下去。

“我不知道,大伯和大婶已经带人出找了……”她说着,眼泪又流下来,泣不成声,“定海他……他还可能活着吗……”

“既然找不到尸体,那就说明可能还活着。别哭了。”龙天自己也知道这种可能性极低,可见妹妹哭成这样,不忍再伤她心。

“我们去查看一下府里的情况吧,看看还有没有人活着。”龙天叫上妹妹,准备在府中查看一番。刚走几步,却看到龙睿回来了。

“定海受了重伤,他妈已经去请大夫了!”龙睿背着儿子,直奔龙定海的房间。

龙樱又惊又喜,惊的是听到龙睿说“重伤”,喜的是看到龙定海还活着。

龙睿和龙樱都在房中照看龙定海,就在这时,后院中忽然走进来两人陌生面孔。

那两人都很年轻,其中一个身穿白衣,左手拿着一根细长的翠绿色竹笛。当他第一眼见到龙天时,顿时露出了极其意外的神情。

“龙天?!”

“是你?”龙天一眼便认出来,那人正是在少室城中曾有恩于他的抚笛居士。

“什么!他就是叛徒龙天?”抚笛居士身旁的另一青年惊呼。他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满身是血的龙天,确认他的确是要找的人后,猛地提掌便打。

“等等!”抚笛居士及时拦住那人,“贺师弟,先别急着动手!”

“师兄!我知道你和他有些关系,但你答应过长老要亲自将他抓回去。况且你身为少林弟子……”

“我知道。我说过会把人带回去就一定不会包庇他,稍等片刻又何妨?”抚笛居士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决,随即走到龙天身前,不顾周围,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两人的对话,龙天已经知道他们是为了自己而来,惊讶过后很快便平静下来,坦然面对。

这时,龙睿和龙樱从房间中走出来。看到抚笛居士两人后忙上前道:“阿天,定海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了。就是这两位救了定海一命!”

“什么?”这次是龙天感到意外了,“真是你们救了他?”

“恰巧在村子外的路上碰到他被几个黑衣人追杀,略施援手。”抚笛居士微笑着,“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太在意。”

“你救的人是我大哥,我又欠了你一个大恩情。”龙天对着抚笛居士微叹道,本来他就已经感到事情难办,现在更加无奈了。

“哼!”那贺师弟冷笑一声,“说得好听,假如师兄要你还他恩情,你愿甘心束手就擒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