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151龙族祖祠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062 2015-03-02 10:37:42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龙天的身体逐渐恢复,一天天好转,他能感觉到体内的细微变化。

上次一役,虽说艰险无比,但他也因此收获良多。是主要 的是体内封印的突破,引出了七杀当初留下的一个印记,得到了几样极其惊人的东西。

这其中就有功法,极为强大的功法。龙天在受伤期间,一直在研究这些功法,不曾忘记修练。

府内有个不大的演练场,龙天时常见到大家在那练功。这天,他看到龙樱早早地便在那儿练起来了。

如果说众兄妹中谁最适合修练,那肯定是龙樱无疑。她不但反应灵敏,身体灵活,对功法的领悟理解的速度也十分惊人。同样一部功法,普通要花一个月才能习成,而她也许只要几天就足够了。若这还不能算是天才的话,龙天就真不知道怎样才算是了。

结果很明显,龙樱是同行三兄妹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这点在龙天回到村里时便知道了。若他当初也和众人一同上路,可想而知,也是不可能超过妹妹的。

龙族拥有四种功法,由先人创造并传到今天,为全族共有之物。这是龙族能一直统治龙隐村的武力基础。

第一种是霸三枪,是最基础,最简单的。因而威力也相对而言较为微弱,但这也是因人而异。

霸三枪龙天只学了前两式,第三式也是最强大的一式——霸天,因为没有功谱而没能习得。但这已无关紧要了,对此时的龙天而言,这几个招式已经作用不大,如鸡肋一般可有可无。是以回到村里他也没怎么去修练它。

第二种功法名为神龙啸天,是一种音波攻击,极为奇特。更奇特的是这不是对身体进行的攻击招术,也不会造成身体上的伤害。它只会令受术者的精神上出现一点小问题。或者说令人“失神”。千万不可小看这点作用,试想一下,若是两个实力相近的武者进行生死之战,生死存亡的紧急之时,任何一人出现哪怕是一秒的失误都会造成致命的后果。这就是这一个招术的厉害之处。

而龙樱已经练成了神龙啸天,这太令人震惊了,要知道,她的父辈龙睿几兄弟都没能练成,而她却做到了。

因而龙千山也格外疼爱、器重龙樱,认为她前途不可限量,将来必成大器。

然而龙天却得不到龙千山的喜爱,认为他无礼,又不听从教侮。是以双方都没给对方好脸色,两人的关系也僵持不前。

半个月来,龙睿从未停止过调查袭击儿子的凶手,但毫无进展。他始终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龙翔是主谋,拿他毫无办法。

这段时间,龙天与母亲见过几次面,两人十分平静,话说得不多,各自保持着距离。

母亲希望能尽可能弥补自己亏欠龙天的,得到儿子的原谅。并且希望龙天能理解她。

其实对于母亲的改嫁,龙天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这有时候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

如果父亲还活着的话,或许龙天为因为她改嫁而气愤,因为她对不起父亲,但龙骏已经不在人世了。

世上总有些事情不遂人意,甚至让人无法接受,但现实就是如此,如果要怪,就怪命运弄人吧。

“阿天!”龙定海从一侧上前叫住龙天,他的气色好转了许多,渐渐回到了从前,唯一不同的就是,如今左袖是空荡荡的。“准备上哪儿?”

“到祖祠那边看看。”

龙天早就想去看看龙族祖祠了,但被龙定海拦着,说要等他伤痊愈了才能去,以防不测。

龙定海点点头。

“你不担心我出事吗?”龙天疑惑地问道,几兄弟出府大哥都会特别叮嘱,尽量拦着不让出去。但现在对他却没有。

“我相信你能够保护自己。”

龙天总觉得大哥的话另含深意,但没有深究,转身出去了。

“你不仅要保护好自己,更要保护好你所在乎的人。阿天!”龙天走远后,龙定海似喃喃自语地说着。

村子的街上比城市清静很多,也有叫卖声时时响起,但却显得宁静详和,毫不嘈杂。

宁静是这个村子的特征,这个特征已经保持了数百年了。能如此长时间地远离混乱,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极其罕见的。

街道旁边有一些较为豪华的酒楼,是专门供那些贵少爷,贵小姐享用的。

此时在其中一间酒楼的二楼上,靠近街道的一扇窗户打开了。龙天正好从下面经过。

“看!那是谁?不是废物公子么?”

“就是他!被你保镖一拳吐血,哈哈!”

“听说大哥一直对那个叫单乔儿的姑娘感兴趣?”龙昊云给龙高锋倒了满满一杯好酒。

“别提了!”说起这龙高锋就来气,“现在他们府里看得比什么都严密,我又不能明着去找他们麻烦!”

“别急,小弟这儿有一计。”龙昊云凑到他耳边小声说着他的计策,随后两人皆大笑起来。

“哈哈,不错,可以一试,兴许真的管用呢!”

龙隐村前后距离不长,整个村子直径不过十里左右。村子四面环山,后方更是山峦起伏,悬崖峭壁随处可见。

村子后山连接着青龙岭,是那条横贯东西的巨大山脉的东部起始部分。从村里眺望,一座接一座高峰此起彼伏,展示着若隐若现的神秘色彩。

祖祠就在离村子数里远的后山脚下,平日少有人来此,显得十分幽静。龙天很轻易就找到了它。

祖祠前面是一片宽阔的平地,只是如今已被杂草覆盖。映入眼帘的是一幢典型的古代建筑,完全由青石、粗木构成。祠堂大门关闭着,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张紧闭着的巨口。

青石地面有的地方变得十分光滑,有的地方则坑坑洼洼。石柱与木梁在历经无数的风吹雨淋后,也尽染岁月痕迹。

祠堂大门上方的牌匾,刻着“龙氏宗祠”四个苍劲大字。牌匾不知是以何种材料制成,如今早已暗淡无光,像一块无人问津的破石片。

龙天注意到匾的四周刻着图案纹络,龙形乱舞,似在描述一个故事。

“这是……那个传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