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145归途(五更求收藏)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007 2015-02-28 22:12:02

  让你成为至强者!

这句话龙天听得很清楚,如洪钟大吕般在他耳边回响。但他早已不再是无知少年,不会欢呼雀跃,依然十分平静。

“你想怎么做?”龙天问道。他不知七杀除了在他身上封印了大量能量之外还留下了什么手段。

“我会传授你一些东西,令封印在你身上的能量发挥真正的效力。结果如何,日后你自会知晓。”

龙天再冷静,此刻也激动起来,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自己身上虽拥有如此巨大的力量,然而却无法运用自如,甚至可以说是根本掌控不了。就像是守着一座巨大的宝藏却进不去,只得在外面干着急。

倘若他今后真有办法发挥那些封印住的力量,天下之大,哪儿去不得?

龙天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暂时不去想这些,他还有话要问七杀。

“我想知道,所谓的‘命运之咒’,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它会对中咒者产生什么影响?”

“咒术么……那是与武术不同的完全另外一种体系的术,对此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多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你若真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去寻找答案罢……”

印记的声音渐渐地变弱,“这段印记只能激活一次,完全任务后便会自动清除……时间不多了……”

声音最终消失不见,同时龙天感觉面前逐渐清晰起来。他先是听到了一些哗哗的流水声,然而天空在一条缝隙中渐渐扩大。

“这是……”龙天挣扎着站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陌生的河岸边上。一条小河缓缓淌过,周围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翠绿森林。

是被水流冲到这儿来的么?龙天心里暗想,他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凌空已经身亡,这点可以确认,因为龙天亲眼见到他消失。

龙天检查了一下身体,立刻感觉到一阵痛楚。体内的经脉被巨大的能量冲击之后,遍体鳞伤,稍微动一动便疼痛难忍。好在皮外伤并不重,不然行动都会万分艰难。

经脉受损,需要较长一段时间也能恢复,这期间龙天不能随意使用力

量了。

他沿着河岸朝下游一直走,半日之后终于看到了一座小城镇。城里很平静,绝大多数是普通百姓以及做些小买卖的商人,武者基本没有。

进城之后,龙天知晓了自己所处的大概位置,已经距离和凌空战斗的地方有上百里了。而且他是直直地朝着北方移动,离南少林又远了许多。

了解到这些后,龙天没有过多停留,继续上路,一路向北前进。南少林的主要势力在南方,越往北越弱,就越不易对付他。

不久,龙天的外伤就基本痊愈了。他隐姓埋名,从不在同一个地方长时间停留。而且总是绕过大城市,只走人烟稀少的偏僻小道。

路上,他偶然听到了一个关于他自己的消息。

不知是如何传开的,说是南少林两名弟子追捕通缉犯人龙天,经过一番大战,最终所有人都同归于尽了。

有人曾到战斗位置处查看,但那儿只剩下一大片废墟,仅此而已。既没有见到任何活口,也无一具尸体。

但根据那唯一留下的巨型坑洞,他们推断出战斗的人都尸骨无存了。

龙天打听到的情报不多,但他可以想象当这消息传回到南少林时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少林的高层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为了一个区区的十八房弟子,竟失去了两名核心弟子,实在是得不偿失。

距离南少林越远,龙天便越安全。现在,他几乎已经听不到关于自己通缉令的信息了。所以,即使龙天出现在城市大街上,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虽然如此,龙天还是决定尽量少在人群中露面。

他继续北上,很快想到了去处——龙隐村。

龙天对于这个在他十六岁时突然出现的所谓的故乡说不出来是何感觉,那是龙家的源头,这毫无疑问,对龙天来说是最重要的地方。然而,除了“龙隐村”这个名字及从伯叔那儿听到的一点儿零星的信息之外,再无其他。他怎么强迫自己,也难以生出多少感情。之所以要去那儿,一者是好奇想看看真正的家是什么模样,二者是想念分别许久的亲人。自从在凤天城一别之后,龙天与他们便再没联系,不知晓他们过得如何,是否平安。这是他最担忧的。

龙隐村也并非默默无闻,找份稍微详细些的地图便能看到其位置。确定目的地后,龙天马不停蹄地赶往那儿。

中华大地地域辽阔,人们通常习惯将其分成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尽管如此,每个区域仍是广阔无比,令人难以名状。

地域中央横亘着一条跨越数千里的巨大山脉,名为青龙岭,南北方即以此为界限。

青龙岭形如其名,酷似一条翘首东望的巨型卧龙,它低伏着头,默默注视着未知的方向。龙隐村处在龙头的位置上。

一路上遍观山川,时而巍峨壮丽,时而平缓秀美,江流涛涛,奔腾不息。

大半个月之后,龙天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他先进入长守城,这座中等规模的城市是离龙隐村最近的一座。

进龙隐村的路还算宽阔,因为村内的人也时常出村,来到长守城里。不过此时路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行人。

龙天不是第一次见识巨大山脉的雄伟状阔,但此刻也由衷地感到震撼。人在这些动辙数百上千米的高山面前,一种渺小感油然而生。

高山多密林,这儿的森林也充满了岁月的痕迹。路两侧皆是密不透光的枝叶,数十上百年的古木随处可见,枝干虬劲挺拔,历经风霜仍屹立不倒。

时有鸟叫虫鸣,嘹亮的声音在山间传向四方,碰到障碍时生出阵阵回响。

“驾——!让开!”

一阵马蹄声在龙天身后响起,他回头一看,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略小些的少年跨在马背上,使劲挥舞着手中的长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