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99自在房(四更求收藏)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067 2015-02-16 20:50:03

  龙天沿着东城的大道一路策马前行,没空欣赏城市的精彩繁华。他注视着东方那个时而隐藏时而显现的巨大影子,内心充满了憧憬。少室山的身躯渐渐地变大,显露在龙天面前,越前进就越能感受到它是雄伟与气魄。

很快,龙天抵达了东城的边界地带,房屋越来稀疏,直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绿树杂草,行走的这条道路也缩小了些许,开始变得弯弯曲曲。他大概估计了一下,距离少室山只剩下大约十几里了。

“奇怪,通往少室山的大道不应如此蜿蜒狭窄才对,难道是我走错了?”龙天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像,少室山就在他的眼前,而且正一步步接近它,“无妨,也许是走了一条偏僻的小道,只要能上山就行,其他的无所谓。”

但他还是稍稍放慢了脚步,防止因太快而走错路。他端坐于马上,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遭。走了大约十几分钟,一条大河突然出现在龙天面前。有一座木桥通往河对岸,马儿有些害怕,前后蹬着蹄不愿再上前。龙天只好下来牵着马走上桥。

河流宽能有十来米,河水波光粼粼,清澈见底,水流很平缓,静静地向下游流淌而去。木桥很简单,但很结实,一人一马走在上面“咚咚”作响。

对面有一家小茶馆,龙天刚过去,老板就上前将他请到店里。

“客观肯定累了吧,喝口茶休息休息吧!”老板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小老头,躬着腰,面带笑容。

龙天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旁边桌子上还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皆随身携带刀剑,话不多,各自喝着茶水。

“老板,从这里可以上少室山吗?”龙天呡了口茶,向那老头寻问道。

“当然可以。”

“那为何路上看不到几个人,如此冷清?”

“客观还不知道吧!”茶馆老板笑着解释道,“上山的路一共有三条,这一条是比较偏僻的,行人本来就少。加上少林寺的弟子们在两天前就都上山了,路上自然不会有多少人了。”

“老板,结账。”这时,那三个喝茶的人往桌上扔下一块银后,直接起身走开了。

“客观慢走!”

“现在就没有上山的弟子了吗?”龙天接着问。

“当然不是了,虽然大部分人都已经报到了,可还是会有些人会迟几天的。有人来得早,有人来得晚,每年都是如此。”老头说着,又自言自语地发出感叹,“每年新弟子来的时候才叫热闹呢,各地的大家族、大势力的公子小姐们齐聚而来,骑着高大的骏马,护送的族人坐着珠光宝气的马车,后面还跟着一队队的护卫仆人……”

“听你说的,你这小店应该赚得很多啊,为什么是这个样子?”龙天扫视了一番眼前这个破旧的小茶馆,实在是想像不出他所说的繁华的景象。

“哼!”老头好像满肚子是气似的,“只有中间的大路才有生意,这条冷清的小路,一天能来几个人就不错了,哪里还有钱可赚!他们那些豺狼,还不是见我老头子势单力孤好欺负,把我赶到这儿来,真缺德!唉,老天爷实在是没长眼呐!”

很明显这老头是被同行排挤了,龙天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他忽然起到应该弄一张少室山的详细地图,于是向老头子询问。

“地图我也有的!”老头笑呵呵地递上一张做工粗糙的图纸,上面画了一些线条及标注。

“这是你自个做的吧?”

“这个……”老头有点儿不好意思,但还是拍了拍瘦骨嶙峋的胸膛保证道,“你尽管放心,虽然做工不太好,但我老头子可以保证绝对准确无误!要是有问题你尽管来找我!”

“我就要这张了。”龙天见他也颇为可怜,便不再为难他,“对了,我没钱给你,作为交换,我那匹马就归你了。”

“真的!”老头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听错了,一匹马换一张纸,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真的。”

喝完了茶,龙天不作久留,立即动身上山。

少室山山体庞大,面积广阔无比,由于山的坡度不大,很适合兴建土木。十八房就是如此,从半山腰开始,一直到山顶上,十八座府邸错落而立。府邸依山而建,并未遵照什么规律,哪里合适便建在哪里。

因为建筑极多,山上石阶小路纵横遍布,到处都是,这些小路通往各地,连接着房与房。在少室山的正中央,有一条笔直的石阶大道,大道有近十米宽,规则整齐,直接通向山顶。数百个石阶从山脚直达顶端,人站在上面就如虫蚁一般渺小。

龙天打开地图,寻找着目标。“有了!自在房,就是它了!”抚笛居士给他的信里写得很明白,要他去找自在房的房主。那人是抚笛居士的故友,只要将推荐信交给他就一定可以留在自在房修行。

自在房在少室山的一个比较偏的位置,龙天离得不远。他加快速度,十几分钟之后,终于来到了一幢高大的府邸面前。门前左右各两只石狮,威风凛凛,大门上“自在房”三个大字高高悬挂,古朴苍劲。

龙天一步步走进府中,并没有见到人潮涌动的情景,反而十分安静,连个人影也没有。府中央很宽敝,两旁各有一排房间,紧紧相连。他刚想问候一声,一个人影从大门外冲了进来。

“好像没见到过你,你是其他房的弟子还是?”那人与龙天差不多年纪,短短的头发显得很有精神。

“我来找高印松师傅报到。”龙天忙回答道。

“哦,我明白了,你也是自在房的弟子吧!”那青年露出爽朗的笑声,“那咱们就是自己人了!我叫管代,兄弟怎么称呼?”

“龙天。”

“龙天兄弟,我记住了。”管代很是阳光,一直笑容不减,“师傅不在,这样吧,我先带你到房间里住下,你先等等吧,他回来我再通知你。”

龙天点点头,随他走到一间房门前。吱哟一声,门推开后,龙天忍不住惊讶道:“这……这也太简单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