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96又见抚笛居士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126 2015-02-16 10:12:10

  “龙少侠,到了。”护卫指着前面通往竹林里的一条小径道,“钱公子在里面,您进去就能看到。那我就先告辞了。”

龙天点点头,独自走进了竹林中。眼前是一条随意弯曲的小路,以一块块大小不一,错落有致的石头铺成,充满了自然的韵味。石路上落了一层薄薄的枯竹叶,一片片如手指般细长的叶子点缀着林间石阶。两旁的竹子长得很茂密,有的略带暗黄之色,是生长了多看的竹子,青翠碧绿地则是近年来新长出来的。竹林里的杂草不多,地面上是一层透着淡淡灰色的竹叶。

走了一段路,转过一个弯,前面出现了一间小竹屋。屋子不大,从外部看完全是由竹子简单搭建而成的。龙天走到正前方,看到两扇精致的小竹门半敝开着。

“请问钱公子在吗?在下龙天,前来拜访,感谢救命之恩!”龙天在距离竹屋数米远处停下脚步,自我通报了一声。

“请进。”屋内立刻传出一个声音。

龙天轻轻推开竹门,跨进屋里,屋内摆设不多,还算宽敞明亮。里面一共有三个人,其中两个正端坐在一张方木桌的两旁,桌子上摆着一盘围棋。另一个精瘦的年轻男子一本正经地站在木桌旁,当他移过目光望向龙天的时候,眼神锐利如鹰,仿佛要将龙天一眼看透。

其中一个正在下棋的年轻男子扭过头冲龙天微微一笑,“龙天,别来无恙吧!”

“你是……抚笛居士!”龙天目瞪口呆。在他面前的正是不久之前曾经在水头村偶然一遇的潇洒青年抚笛居士!那个骑马而来,无比悠闲自在的神秘青年,那个天当被褥地为席,视金钱如粪土的潇洒居士。虽然只有一面之缘,相处的时间也不长,但龙天对他印象很深。那是一个有着众多特质,令人难以忘怀的人。

“你不会就是钱公子吧?”突然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龙天轻松不少。

“我不是,那天帮你的人是他。”抚笛居士眼神瞄向他对面的钱公子,“他才是你要找的人。”

钱公子将手中捏着的棋子丢回盒中,慢慢站了起来,“我是他大哥。那天是我带人去徐府帮了你一把,那天原本想看看你的,我有些好奇,想看看我兄弟托我救的究竟是何许人也。”

原来这钱公子竟然是抚笛居士的大哥!这又令龙天大吃一惊,最近的震撼太大了,无法预测的事情一件一件接连不断出现,叫人目不遐接。能在这里见到抚笛居士,这已经极小概率的事,他虽然曾经说过是来自少室城,但少室城七百万人口,龙天根本就没想过还可能碰上他。现在,不仅见到了,还成了他的救命恩人。更加震惊的是,抚笛居士竟是西城第一大势力钱家的二公子。

“好了,你们聊聊吧!天佑,我们回帐房算帐去!”钱公子喊了声,与那保镖天佑一同走了出去。竹屋内只剩下抚笛居士和龙天两人。

“哈哈,龙兄弟,想不到我的身份竟会如此高是么?”抚笛居士发出爽朗的笑声,与龙天当初在水头村里看到的那个游玩时的他一样。

“确实。”龙天点点头,也笑了,既然如此,那他也不必太拘束。虽然相处不久,但龙天对于这个抚笛居士还是很有好感的。不管对方的身份是什么,是高贵或是低戝,都不影响龙天的看法。相反,抚笛居士堂堂一个大家族公子,竟独自一人跑到偏僻的小村子里去观赏风景。光这份雅致就已经很独特很难得了。龙天自问若是调换一下他也不一定做得到,所以他还是蛮佩服眼前这个人的。这确实是个与众不同,淡泊名利之人。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帮忙。否则我今天就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小事一桩,记忆它吧!”抚笛居士放下手中的棋子,起身慢慢走到门前,“我偶然听到有个叫‘龙天’的武者杀了尤家的少爷,正被尤府猛烈追杀,猜到很可能是你。于是托我大哥稍微打听一番,结果查到是冯家人在玩阴谋,便出手帮了你一下,不必太在意。”

抚笛居士仿佛有意不让龙天再在这件事上没完没了地说下去,他没有给龙天开口的机会,又立即指着外面的竹林转变话题道:“你觉得这片林子如何?”

两人来到竹屋外边,龙天闭起眼睛,深吸一口气,“清静舒服,很好。尤其是在这城市中央,栽起这样一片竹林,很独特。”

“可是亿万世人中又有几个能欣赏到这种美景呢?他们总是在忙,总在追逐,普通人追逐于无穷无尽的生活;志向远大之人追逐于永不止息的梦想。所有人都走得很快,从没有一个人愿意停下来,看看这美妙的河山……人们为权、为名、为利,没有人会在意眼前几根竹子长成什么样,他们看不到也听不到这一切。”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感,像是充满了无奈,又像是在为世人而惋惜。龙天也被他所感染,开始用心细细品味眼前这一大片绿色,感受一刻自然之气息。

看到龙天这个样子,抚笛居士很是满意,把龙天当成是一个可以值得交流的朋友。“是我多说了,差点忘记问你,今后有何打算?”

“我打算进少林寺去好好修行一番。”

“西城九院?”

“嗯。”

“如果是那儿的话,建议你不要去,完全没有必要。”

龙天一惊,忙问道:“没必要?为什么这么说?”

抚笛居士突然盯着龙天,饶有深意地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身上应该习有某种秘术,能够令你在瞬间提升数倍的功力,对么?”

“你怎么知道?!”龙天大惊,立时倒退几步。东方秋月所传授的功法可说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事关重大,绝不能让别人发现。

龙天这个反应不在意料之外,抚笛居士笑意不变,“你本可以轻而易举地扫灭围捕你的尤府之人的,可是你没有,只等到身受重伤毫无退路之时,才刚几个欲要捉拿你的武者引诱到无人的区域,将其击杀。由此我断定,你的功法肯定是个不能为外人知道的秘密,对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