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97一个约定(二更)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160 2015-02-16 13:14:04

  “不错。”龙天无话可说,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小心的了,绝不会有人发现这个秘密。可没想到,刚开始就已经暴露出来了,而且抚笛居士推测的完全正确,就像是在当场亲眼看到了所有事情发生的经过一般。

“你不必太紧张,我对他人的秘密没有兴趣。”抚笛居士看出龙天的心事,解释道,“所以我才建议你不要去九院,一来你会成为关注的焦点,麻烦不断,二来凭你的实力那里也没有多少价值,不值得浪费时间。你应该直接进入到少林十八房修练。”

“十八房?你说的是少林寺里比三十六院更高一层次的修行地少林十八房?但是想进入那儿不是必须先在院中修练,然后经过院的选拔并被认可才行么,怎么可能直接进去?”

“规矩是人定的,只要想做,就一定有办法。确实,按一般情况下是像你说的那样,先由院再到房,要一步步来。但也有特殊情况,当发现实力或天赋极高的修练者时,少林寺也会网开一面,另设通道,让他们直接进入高级修行。”

抚笛居士说的没错,不单单是可以直接跨过院进入房,更有甚者,如果能够被少林寺最高层认可,可以直接跨越前面两级,直接进入最高层次——进入洞中修行。与少林寺的长老,护法们在同一处修行,才是真正天下武者都梦寐以求的修练圣地。

一听到这儿,龙天就叹了口气,应道:“可惜我的实力既不够强大,天赋也不高。”

“你也未免太小瞧自己了,也许你自己尚未意识到,但其实你已经很优秀了。”

“我……优秀么?”龙天苦笑,他实在是看不出自己优秀在哪里,论武术天赋他没有,后天的努力也不够,如何能说得上优秀呢?无非就是体内藏了一些秘密,学得了东方家族的武技,仅此而已,只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在好几次危机中打败敌人,保住性命。如果没有这些秘密,没有这两个强有力的手段,他只不过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武者。

“不管你怎么看你自己,我也不能让你改变对自己的看法。但是,我能把你送上少室山,送上少林十八房,送入真正的修行之地。而不是像西城九院这样的……小孩子玩游戏的地方。我只问你一句,你想去么?”

“去!当然去!可是……”龙天猛地点头肯定,但他又有些疑惑,“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投资。”

“投资?”龙天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错,我是有我的目的。不过这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你只有在少林十八房所有弟子中进入前十名。你的实力只有在达到那种程度之后,我才会找你替我办事。更重要的是,你是自由的,即使是最后成功做到了,你也可以拒绝我的要求。所以,无论何种情况,你都是只赢不输,也没有任何风险。”

龙天确实被说动了,这种条件对他太有利了,他找不到对自己有害的地方。按抚笛居士说的,即便将来龙天真的排到前十位,达到他的条件,但龙天还是有权利接受或者拒绝他的要求。这等于是白白得到好处而不必付出任何代价,何乐而不为呢,况且那还是龙天梦寐以求的地方。

“能告诉我,你想要我做的事情是什么吗?”这是龙天最好奇的。

“抱歉,这绝对不行,如果你没有达到要求的话,我是不会跟你提出这件事的,更不会告知你一丝一毫内容。”抚笛居士话说得很明确,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样一来龙天只好作罢,不再询问了。

“如果我最终未能达到你所说的那个条件,那你岂不是毫无收获,白忙活了?”

“哈哈,你多虑了,虽说的一个投资,但我只不过是写封信把你推荐在少林寺的朋友那儿,除此之外我是不会多做什么的,今后就没有我的事了。我根本就没做过什么,又何来你口中的‘白忙活’呢?”抚笛居士哈哈一笑,“我挺欣赏你,把你当成一个知音朋友,就算以后不会为我做任何事,我也会略尽微薄之力,尽可能帮你一把。其实很简单,你不必想得太多,太复杂。”

就这样,两人在竹声中结束了谈话。龙天离开钱府之后,直接返回了徐家。

抚笛居士静静地在竹林中呆了一会儿,不久之后,他大哥又再次来到了林子里。“来来,让我们继续把这盘棋下完,我刚刚想到了好招,非得扭转形势不可!”钱公子拽着弟弟的手,把他拉到竹屋内继续未完成的一盘棋。

“那个叫……对了,叫龙天的,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普普通通嘛。”钱公子一边下棋一边挑起话题。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普通,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会有惊人变化的。再者,谁说普通人就不可以交往,我只要感兴趣就足够了。”

“你说的都有道理,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觉得太世俗了。”钱公子还不知道他弟弟与龙天所交谈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达成的协议。“唉,没办法,天生就是世俗的命,我只适合在俗人的世界中生活,只能享受世俗的快乐。永远也学不会你想的那些。”

抚笛居士笑而不语,每当这个时候,就连他大哥也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钱公子在商场、权力地上能呼风唤雨,可以摸透所有人的心思,找出他们的弱点,可是碰上这个兄弟时,完全不行。

“这些什么时候又要走了?”钱公子也不再开玩笑,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

“过几天吧。”抚笛居士摆放着棋子,显得十分平静,“这次回来已经待得够久了。”

钱公子眼睛直直地盯着棋盘,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想挽留,但又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从小到大,他都拿这个与众不同的弟弟毫无办法。弟弟的心思完全不在家族的事务上,一心只想走遍四方,寄情于山水之中。无论他这个做大哥的如何搅尽脑汁,就是改变不了,他是毫无办法了。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在府中栽种了这么一片竹林,弟弟是两天也待不下去的。他只能以这种方法来让弟弟在家中多暂停些时日了。即便成为西城里最有权势,最有财富的人又如何,这甚至都不能留住亲人在家中多住一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