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77杨杰(二更求收藏)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87 2015-02-12 12:18:07

  杨杰虽然重伤,但性命已没有危险,也算不错了。他昏迷之后,徐青把他带回了徐府,请了医生治疗,并悉心照料着。他恢复地很快,几天之后,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在得知自己被救的经过后,杨杰很是感动,坚持着要来玉兔酒楼见龙天。说什么也要当面好好感谢一番。于是徐青便陪着他来到了酒楼。

“龙大哥,救命之恩感激不尽!”找到龙天之后,杨杰说着就要下跪。

“不必客气,你保重身体吧,别乱动了!”龙天忙阻止他,不让他跪下。他只是看不过眼才稍微出手而已,没想太多,更没想过要杨杰什么报答。

“哎呀!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太较真了,我都快烦死了!”徐青在一旁忍不住报怨道。

原来杨杰醒来后也曾这样“感激”徐青,害得她不知所措好一阵子。直到说了好久,他才不再提救命之恩的事情。由此徐青也明白到杨杰的一些特点,这其中最大的就是——太较真。而且这也是最叫她头疼的。

龙天有些糊涂了,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问道:“怎么,你们不是早就认识了吗?”

杨杰疑惑地摇摇头,“没有啊,我们也是前几天才认识的,我受伤之前根本没见过她。”他指着徐青道。

“可是那天我好像听到徐青说你们是朋友?”龙天有外意外地盯着她,“难道是假的?”

“这个嘛……”徐打着哈哈,“我那时是随机应变嘛,不然哪能阻止尤英那家伙?”她说着立刻撇开脸,伸手去倒茶水喝,明显的心口不一。

龙天看到徐青这个样子大概明白了,其实徐青先前并不认识杨杰。但她那时候想要从尤英手中救下他,于是撒谎说杨杰是她朋友。从这也可以看出徐青多少对杨杰有好感,否则是不会冒险去救他的。

不仅如此,徐青还掏出自己的钱来为杨杰的父亲还清了赌债,这才是最让杨杰感动的。这件事或许对徐青本人来说不值一提,但在杨杰看来就意义重大了。若没有她的帮助,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赚够那一笔数目巨大的欠款。

单纯的杨杰内心暗暗立了一个誓,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徐青的大恩,哪怕是豁出性命也再所不惜。

接下,三人聊了很多,杨杰讲了许多关于他自己的事。

越了解杨杰,龙天就越发喜欢这个真诚、单纯的少年。在他年幼的时候,母亲因为贫穷而离开了这个家庭,从此之后再没回来过,消失地无影无踪。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是没有母亲的,这与龙天是何其相似!

母亲的离去使家庭变得更加艰难,他父亲终于被苦难的生活压倒了,成为一个普通人中的失败者。没办法,活着就得坚持下去,于是年轻的杨杰独自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虽然这个家庭只有两个人,要求不高。可要想到那时的杨杰仅仅只有八岁而已!八岁的孩童应该躲在父母亲的背后,要父母的庇护下健康、快乐地成长才对,可他却不得不经受着生存的考验。

实在是让人心酸的遭遇,龙天在听杨杰叙述完后久久无语,徐青更是眼睛湿润,几乎要流下泪水了。她自小生长在深宅大院,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从来没遇到过杨杰说的那些事,甚至连听都不曾听说过。可想而知,这带给她的震惊是多么地巨大!

惊讶,心酸的同时,龙天很庆幸杨杰最终没有被命运打倒,坚强地生存了下来,并且活得很好。他不仅一个人承担起了家庭的负担,还踏上了修练武术的道路,成为一个不断上进的武者。这实在是太难得了。

这是一个无比勇敢地反抗命运的少年,令人打从心底里敬佩,尤其是徐青,听完了杨杰的故事后对他的好感顿时倍增,完全被他给吸引住了。

“也许我应该做点什么帮帮他。”龙天心里暗道,他仔细考虑了一下,决定将身上的那册大虎崩功法转送给杨杰。

龙天龙天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一时冲动。他现在身上的东西不多,他没有什么钱财,给不了那些。其他方面的一共加起来也就一个霸三枪功法,一个大虎崩功法,还有东方秋月传给他的一些东西,但那些是绝不可以外传的。霸三枪是龙隐村的族内功法,龙天还不确定可以将其外传给别人,所以还是暂时保留着。

龙天特意找了个借口支开了徐青。倒不是不相信她,只是为防万一而做的一些措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然后,龙天掏出那本金色的小册子,上面记录着那招他至今也没能完全掌握的大虎崩功法。“这部功法送给你,就当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吧!”他将小册子递到杨杰面前。

“这是?”杨杰接过一看,大吃一惊,喊道:“这是一篇武术功法!我从没见过如此强大的招术!这……”

“这招武术名为大虎崩,是我在一座森林中得来的,它源于一位妖族至尊,是一篇很强大的功法。若今后你能完全掌握它的话,别的不敢说,在这少室城西城区绝对有你的一席之地!”

“龙大哥,这……这太贵重了!我怎么能要?”杨杰听到这话后连忙还给龙天,不敢接受这礼物。龙天刚刚救过他的命,这已经是无以回报的大恩大德了。他实在是不敢奢求如此贵重的东西。

龙天早就料到他会拒绝,不肯接受。他只好继续劝说:“你说的没错,这篇功法确实很宝贵、很重要,但再厉害的武功也要给人去修练才有价值。我已经记下了这里面的功法,而且现在正在修行着,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会给我带来什么不良影响。前途难测,武者这一条路不好走,你需要这样一篇功法来提升实力。想想你的父亲,想想你从前的生活,想要摆脱这种困境只有尽快提升力量。你应该很清楚我说的,所以,别再拒绝了,接受吧……”

杨杰埋着头,不敢直视龙天,他的手紧紧攒着那些金色纸张,可是却忍不微微颤抖着。

龙天突然看到他竟滴下了眼泪,忙停下来,询问道:“杨杰,你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么?!”

“不!没有!我只是……我只是……”杨杰急忙擦掉泪水,抬头看着龙天,看着他的眼睛,“你知道吗,在意识到我妈不要我的时候,我没有哭;在我爸撒手不管我的时候,我没有哭;在我修行时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哭……在我懂事的十几年以来,我没有流过一次眼泪。”

“我很少欠别人什么东西,即使万不得已欠了也会很快想办法还回去。所以我也从未想过要别人的恩惠,我只想靠自己,不想要别人施舍……”

“杨杰!”龙天大喝一声,伸手紧紧地抓着他肩膀,“杨杰,你说着,这不是施舍!不是施舍!朋友之间绝不是施舍!知道吗,我们是朋友!朋友!”

杨杰眼睛发红,口中喃喃道:“朋友……朋友……”

“是的,不要把我当作是你的恩人,我是你的朋友!而且永远都是!”

“龙大哥,我……我确实需要这篇功法……我收下了。可是,我……我永远永远也还不清了……”

龙天露出一丝笑容,苦涩道:“这就对了,不要担心那些,不用还,永远不用还。”

杨杰终于点点头,“好,我收下它,等我回去抄录一份,过几天就把它还回给你!”

“好吧,随便你吧!”只要他答应,龙天就放心了。

就在这时,龙天却听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哟,这不是杨杰么?两位在这里做什么呢?喝!怎么还哭了?哈哈哈……不会是又有人欺负你了吧!”

说话的是尤英,他慢慢地走进了酒楼,来到龙天两人面前。身旁还跟着两个神色平静的手下。与前几天那三个不同,这两个人龙天从来没见过,但看他们的神情与眼神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武者,且实力应该不弱。

尤英这次带来了两个护卫,没这么怕龙天了。他胆子也大了起来,或者说是回到了原来器张拔扈的状态。“杨杰,说来听听吧!让我瞧到底又是谁欺负你了,没准我还能帮你出出气呢!”

他的两个护卫也带着玩味的笑,冷冷地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尤英不受伤害,至于他做什么则不必在乎。他们已经了解一些情况,知道龙天才是唯一具有威胁的人,所以只要看住他就行了。

杨杰面对尤英的嘲笑无动于衷,从小到大,他已不知经历过多少次这种情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就是在无数的嘻笑声中成长的,早已经看透这一切,心里再也不会有任何反应了。他不在乎别人的嘲笑与阻挡,只需要一直冲下去就行了,其他的都不必管那么多。

但龙天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以前他或者还可以受得了,可现在不一样了。尤其是在了解了杨杰的往事之后,更加不能容忍有人再这样对待他。

“你给我滚出去!马上!”龙天瞪着尤英,手指指向门外,毫不客气地命令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