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69铲除恶霸(四更求收藏)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88 2015-02-10 21:06:03

  不愧是吕通,人高马大,龙天整个人砸下也几乎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他爬起身,刚要发作,龙天已夺下他的刀架在他脖子上。

“龙天!”吕通大怒,想不到他一直在寻找的敌人这么快就到了眼前。

“老实点!”龙天动了动刀,接着从吕通身上摸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从里面 倒出几粒黑色的小药丸,吞了下去。

吕通眼睛里都快要冒出火来了,自己又被占了便宜,让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龙天。

解药的效果很显著,没过一会儿,龙天感觉神清气爽,力量也在渐渐恢复。

“谢谢你的解药了!”龙天大笑,身体恢复,他的信心也随之回来了。

哧——

细微的利刃破空声传入耳膜,龙天不及多想,本能地转身避开,寒冷的刀锋擦过手臂,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龙天站在吕通前方,他一闪开,吕通正好面对着亮晃晃的刀刃。他没有龙天那般敏锐的警觉,也没有那样迅速的身手。以致于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长刀就已刺入他的身体,直没刀柄。

龙天心惊胆颤,若非自己反应快,及时躲开,现在长刀穿身的就不是吕通,而是自己了!他只不是划伤了手臂,已经谢天谢地了。

“二叔!”吕平大叫一声冲了过来。

龙天想要退开,可是周围出现七八个人手持兵器,将他困在中间。

“来得可真快!”龙天暗道,不过现在他已经无惧了,再多一倍人来也一样。

吕平查看着吕通的尸体,立即命令众人道:“给我杀了他!”

看到杀来的人们,龙天面色冰冷,同样挥刀上前。现在已经到了你死我亡的时候,他可不会有什么仁慈之心,不管对方是武者也好,普通人也罢,只管挥刀上去。凡是挡 在眼前的尽是一刀劈开。

惨叫连连,龙天行走于血花飞舞的街道中,身后是一地的尸首。血腥而又狼籍。

转眼间,十几个人已经伏尸脚下,龙天脸上,身上都沾着血迹。他有些气喘,毕竟还未完全恢复过来。可是余下未死的人再也不敢上前妄动,已经被龙天的凶残吓住,没有战斗的勇气了。

“别让这些人送死了。”龙天望着吕平,静静道,“让我们两个来了结一切吧!”

“龙天,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吕平上前,与龙天相对而立,他们的身旁是尸体和鲜红泛黑的血液。

“杀——”

没有什么好讲,力量才是最有力的话语,他们之间只能以鲜血来说明一切。

吕平一上来就占据了上风,他错手杀死自己的二叔,悲愤万分,已经怒不可遏,不管是气势还是力量都仿佛猛增不少。不得不说,恨意确实是一种不可小觑的力量。

龙天却刚好相反,他一直在奔跑、战斗,没有休息一下,体力岂能不减少?虽然已经吃了解药,可身体却没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全恢复。又他现在的实面对气势上涨的吕平还真的有些吃力,他自己 也没了把握。

“如果能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恢复的话……”

可这是不可能的,谁不想趁敌人虚弱时要他命?

吕平看出了龙天现在的状况,攻得更猛烈了,想要一举取下他的头颅。抵抗了一会儿,龙天收手一闪跳到吕平的几个手下之中。那些人一个个如临大敌,举刀战斗。可龙天的目标并不是他们,他只是想在人群中休息片刻,等身体恢复再说。

相比于吕平,龙天与这群人战斗确实算是休息了。他轻松躲闪,不与他们相对抗。吕平冲了过来,可是因为到外都是人影,而且还都是他自己的手下。怕伤了自己人,拈轻怕重,手段施展不开。

速度一慢,吕平更加伤不了龙天了,他正气急败坏,而龙天却趁此机会等待着力量恢复。

吕平终于看出敌人的目的,气得大叫一声:“全部都给我滚开!”

人群散开,场上只剩下两个人。龙天神色平静,争取到这宝贵的一小段时间,他已经完全恢复,已经不怕任何人了。包括眼前的吕平。

“算你狠!”吕平气得快要发抖,嘴里只崩出这几个字。

“彼此彼此。”

吕平目光凛冽,没有再说话。龙天也定下来,眼中只有一个敌人,其他的都忘记了。

街上一片冷清,死的死,跑的跑,早已没有一个人影。

龙天、吕平相距不到十米,皆是左手握拳,右手持刀。他们都是一动不动。

可是,就在下一刻,他们都动了!

他们互相盯着敌人,都经最快的速度朝对方冲去。十米未及的长度,不过一瞬就结束,两个如暴烈的公牛相撞在一起,可这却远比两头公牛相撞更剧烈得多。

撞击之后,地面微陷下去,两个人手中的刀也因为承受不了他们的力量而寸寸断裂,掉落一地。

“连环拳!”

“霸地!”

他们将力量提升到极致,胜败在此分晓,不成功,便成仁。

与吕平相抗,龙天感觉仿佛是一块巨石当胸锤来,震得他 倒退数米,晃了几晃,几乎快站不住脚。胸腔血气上涌,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但他知道自己赢了,他在最后一刻看到了吕平被自己砸得胸骨断裂蹋陷,已经没救了。

吕平倒下时就已毙命,他至死也想不到自己会就这样结束。

龙天也没想到这一战会如此艰难、惨烈,安远城里的两大恶人已死,还有十几个街头痞子、恶霸也陪葬送命。

“终于结束了,这儿……从此太平了。”

龙天自语,这件事总算是完成了。他找了个地方休息了一会儿,而后起身返回水头村。

回到黄老爷子家中,老人看到龙天这副样子吓了一跳。他现在浑身是血,走到哪儿腥味都扑鼻而入,也难怪黄老爷子和小亭吓得瞪大了眼睛。

“哥哥,你怎么了?”小亭迎上来叫道。

“没事,只不过是受了点伤,休息几天就行了,过几天又能陪你玩了!”龙天笑着说。他看着黄老爷子,说:“吕通叔侄都死了,都结束了。”

听完龙天的叙述,黄老爷子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可是激动之情却溢于脸上。

这一战之后,龙天休息了数日,伤已无大碍,也决定离开水头村了。

“不多待几天吗?”黄老爷子挽留道。

“不了,该做的事都做完了,我也该走了。”

黄老爷子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小亭却扯着龙天衣角,抢先说道:“哥哥,你还会回来吗?”

“会的。我一定还会再回来看小亭的。”龙天笑着道。

“拉钩,骗人是小狗!”小亭伸出她的小拇指,一脸的严肃认真。

“好,拉钩就拉钩!”龙天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小丫头,连我都不相信了!”

小亭这才眉开眼笑,她似乎想说话,可是却迟迟不吭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扬起手,挥舞着说:“哥哥,再见!”

“小亭再见!”

终于要离开这个美丽宁静的小村子了,虽然心里有些舍不得,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龙天不属于这里,他不可能停下脚步来,只有一直走下去。

这是他的选择,是他的命,难以更改。一旦为武者,就会深深陷入无尽的是非纷争之中,谁也逃不掉。

这是武者的荣耀,也是他们的悲哀。

龙天一步步走出水头村。他身无分文,两手空空,不过他却毫不在乎。钱财虽好,但不是不可缺少的,尤其是像他这样的修行之人,那更是可有可无。

只要不饿死,能够活下去就行了。龙天没有太大要求,只要愿意,他随时可以找个活干,挣点钱,生活就没问题了。他还从未听说过哪个武才是饿死的。

龙天的目的地是少室城,他现在离那儿还有近百里路程,不过不算太远。加快速度,几个小时就到了。

到达安远城时,龙天没有停留,一口气穿过了城市。出了安远城就看到了一条宽阔的大道。龙天曾询问过抚笛居士去少室城的路线,他说只要沿着安远城外的那条路直走,很快便能抵达少室城。

这条路很宽,时不时有人驾马或赶车通过。路上行人也是骆驿不绝。龙天找了个路人一打听,是这条路没错。

既然方向没错,龙天便放开手脚奔跑起来,他可不想像普通人那样慢悠悠地走到少室城去。

路上骑马驾车的人不少,可像龙天这样跑的却几乎从没见过,行人们无不为之侧目,惊奇不已。

龙天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他以不变的速度奔跑着,比不上骑马,但却比行走快得多。

普通人肯定没法这样持续奔跑,他们的体质太差,内的能量无法维持身体的这种消耗。而武者就不同了,他们经过修行,即使不济,最基本的体质还是会有加强的。撇开武术功法、招术不说,光是提升体质,就足以将修行之人与普通人区别开来了。

体质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难改变的。

武者修行虽然也是在改变体质,但却是极缓慢、极微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即便是如此微小的改变,也足以逐步拥有力量,逐渐变得强大,进入一个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修行世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