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66抚笛居士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47 2015-02-10 12:02:12

  因为三天后的约会,龙天没法再陪着小亭玩闹了。他必须及早做好充份的准备,确保万无一失,虽然说不上万全……但总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龙天开始演练,一遍又一遍地挥出霸三枪中的霸人和霸地,虽然已经完全掌握,但是武之一途,不计数量,越熟练越好。

使了十几次之后,龙天转入修练了不久的大虎崩功法。练成这个功法是他现今首要的事情。

这招大虎崩还是一道难题,龙天无法攻克它。他已经反反复复尝试了不下百次,可就是不行。使起来还是一样,到了最后生生止住,叫人苦闷难受。

“应该不是修练方向错了,因为当初是和蓝风一同修练的,他也是如此修行的……那究竟会是什么原因呢?”龙天苦思冥想,试图找出原因。

“大虎崩不是具体的招式,而是辅助之法。习成之后,先在体内运行此功法,再使出其他招式,能够瞬间大幅度增加原招式的威力……”

这是当时蓝风对他解释大虎崩说的话,具体如何他并没有演示,所以究竟它的威力怎样龙天也不知道。

这是一种辅助之法,有大幅加强其他招式的效用。如果这一招能完全掌握,龙天的实力就能更上一层楼。可惜这最后一道坎却怎么也迈不过去,把他急得心烦意乱。

现今他会的招式只有霸人和霸地两个,霸地的威力虽不算小,可那是对于实力不算太高强的对手而言。倘若遇到实力稍稍强一些的敌人,如从前与他一战过的天鹅族首领雪清,这两招就明显不够用了。此时的龙天急需更强力些的招式,这样的他的实力才会有更大的进步。

霸三枪共有三式,霸人、霸地、霸天,其威力一招比一招强。龙天现在只学会了前两式,第三式霸天却没练成。霸地已经不弱,霸天肯定更加强大,如果能学会霸天,他的力量肯定也能精进一层。只可惜这一招还没学龙天就已经进入了森林。

霸天与大虎崩,这两个招术只要练成一种,龙天实力就会大增,他就完全有信心面对吕通的侄子,面对那个少林寺弟子。

“只可惜……霸天是不可能修行了,大虎崩也毫无起色……实在是可恶!”龙天焦急无比,只是任他怎么急也无用。

武术不是急就能练会,实力也不是急就可以提高的。

练了一上午,毫无进展,徒增烦恼,下午他就不练了。

也许放松一下,轻松应战效果更好。于是龙天决定不再为这事多想了,因为想了也没用,还不如任其自然呢。车到山前自有路,虽然不是什么好做法,但这也是不得以而为之。

于是龙天下午又牵着那头大黄牛出野外去了,吹吹风,看看云,没有比这更让人放松的事情了。

外面阳光明媚,照在身上让人身心舒泰,龙天一上午的疲劳片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身为武者,一生为追求力量而不懈奋斗,整日生活在汗水与血水中,哪还有时间去听风看云,更不会有这种闲情逸致了。

龙天本也不会这样做,他也想抓紧时间修练,趁早提升实力。可是他已经没办法了,除了做这种事他已经无事可做了。

龙天在森林之中的半年多时间的修行生活既艰苦又疲惫,他在这水头村中逗留不走,无非是想忙里偷闲,趁机好好休息一下。

他在这小村子里呆的时间不短,已有将近十来天了。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吕通这件事一结束,立刻离开,决不多待。

他不能再留在这里,外面的世界才是他该去的地方。他必须去行走,去闯荡,去寻找力量……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太阳渐渐落山,外出和村民都已陆续返回家中。此时他们流着汗液的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沉重多彩,仿佛脸上也散发着金光。

每回夕阳西下,这儿的天空都会变得很美丽,很壮观。成群的红云萦绕在群山之上,布满整片天空。太阳还剩半边就全部落下,这时万缕金光射向天空,射入云层。云朵稀薄些的,红中透着灿烂的金色,云厚些的,阳光穿不过,留下一片赤红。金的灿烂,红得耀眼,金红两色相互交杂,与云彩自身的形态相结合,变化万千,壮丽无比。

夕阳下,龙天想要坐上牛背,大黄牛扭动着硕大的脑袋,似在表示抗议。龙天可不管这么多,直接躺了上去。

风在吹。云在动。牛吃草。人躺在牛背上看云。

龙天悠闲得看着云散云聚,突然间他隐隐约约从不远之处传来一个特殊的声音……

“晚霞烧天边,驾马入乡间……”

龙天一起身,看到一个人自乡间小道上缓缓走了过来,那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他懒散的坐在一匹棕黄色马上,沿着道路慢慢走来。

他俊秀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边走边欣赏着周围的景色。待他与龙天目光相对时,又说出了下一句。

“……风光无限好,笑与牧童言。”

“你这公子哥兴致倒不错啊,骑马都能逛到这儿来!”龙天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你这牧童兴致也不错,比我还懂得享受美景。”那马上的年轻人立即回应道。

“你还真把我当成了放牛的了!”龙天好气又好笑。

“哈哈哈……”年轻男子大笑,道:“如果坐在牛背上的不是牧童,那我这个骑马的也不一定是公子哥喽!”

龙天也笑了,“我只是猜测而已……好吧,不是就不是,那你跨着马,拿着笛来这小村子做什么?该不会是只是来看风景的吧!”

年轻男子已经到了龙天近前,他扬起双手,敞开怀抱,看了看自己的装扮,道:“我这个样子难道还不像是来游山玩水吗?”

龙天仔细地打量他,确实,这个年不过二十的年轻人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他穿着也很普通,全身上下除了左手拿着的一支细长竹笛之外别无他物,而且脸上时刻带着笑容,怎么看都不像是别有用心之人。

龙天点点头,“不错,挺像的。像你这么有闲情雅致的人实在不多。”

年轻眼睛放光,逐一扫视眼前的群山荒野,似在自言自自语道:“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与其奔波劳累,不如多花些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与清风同行,与绿叶共眠,与蓝天相交,与碧水相恋。与自然为友,与天地交流……远离地间俗事,如此一生已经足矣……”

“……与天地交流……远离世间俗事……这确实很美……”他说得很慢,龙天听得很清楚,就连他也一瞬间有些陶醉了。

可下一刻龙天就清楚过来,喃喃着:“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是武者,今生已决定为寻求力量而战,不可能眷恋这种安逸生活的!”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也许是个修行之人,也许只是个普通人, 但不管属于哪一种,像他这样向往蓝天白云,向往天地自然的人都太稀少了。

这个世界早已被名利权占据,世人哪个不爱财,哪个不求名,哪个不要权?

也许不爱财的人有不少,可是名呢?权呢?这是一个俗世,生活在这世间的人都是俗人。俗人难免有七情六欲,谁也逃避不了……

不管这个年轻男子是什么人,来自何方,只因他这一句话,龙天对他好感急增,想要与其结识。

龙天笑道:“我叫龙天,你怎么称呼?”

这时,年轻男子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不少,他沉吟了一会儿才道:“你可以叫我做‘抚笛居士’。”

“抚笛居士?”龙天皱眉,这人明显不想将真名说出来,不知是什么原因……

“不必紧张,我不是有意隐瞒,所有人都这么称呼我。况且姓名只不过是个代号,叫什么名字有何区别?你要认识的是我这个人,又不是这的名字。”年轻人笑着解释道。

“嗯……说得有理,好吧,抚笛居士就抚笛居士吧,无所谓。”

“哈哈哈……一看你这人就合我口味,好!我就交你这个朋友了!”抚笛居士看着龙天道:“我猜你不是这个村子的人吧?”

“闲来无事,在这里休息片刻,不过也已经待了十几天了。”龙天随口道。

“眼光不错,这里偏僻宁静,景色宜人,谁都会爱上的,我竟然没有早点发现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遗憾了!”抚笛居士心生感慨。

“你……”龙天想问他从哪儿来,但想想又觉得不合适。

“什么?”

“你今晚睡哪儿?天色不早了。”龙天改问道。

“大地宽广,何处不可睡?”抚笛居士说着立即又笑道,“你不是在这住了十几天么?我跟着你就行了,不介意吧?龙天兄弟?”

龙天哈哈一笑,“当然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夕阳已沉,四周陷入暮色之中,大地渐渐进入黑夜。水头村群山环抱,犹如一个宁静的摇篮。乡村之中,一个白衣人骑着骏马,一个黑衣人驾着黄牛,萍水相逢的两个年轻人闲聊着一步步往山村里的简陋房屋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