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60走出森林(五更)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13 2015-02-06 23:54:03

  从他眼中可以看到一种感情。

龙天眼中透出来的是坦诚与信任,这种光芒让蓝风也不禁一呆。

蓝风看出来了,只是他拒绝了这份友谊,他说道:“不必了,我不想欠别人的。”

蓝风确实从没有欠别人什么,虽然他一直在凤天武校受黑庭校长的照顾,可是他也听从黑庭的调遣,为他办事。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受黑庭的恩惠,可他也从一开始就在报恩。

他所欠的他自认为都已还清了,所以在黑庭身亡时他什么也没有做就离开了。

可是他真的都还清了吗?

黑庭已死,他继续留下来也无意义,于是就走了。

他一直潜藏在这片森林深处,不久后听到两百年前的森林至尊的宝藏出现的消息,蓝风便假扮成三大妖王之一的鲤鱼的手下,潜伏在他的阵营中。静静地等待时机。

很快,三大妖王计划合力打开结界,进入洞府寻找可能存在的宝藏。

成功之后,蓝风就已经开始打算夺取那份秘籍,他的实力不弱于三大妖王中的任何一个,可是想要从他们三个人手中抢夺秘籍却不容易。

所以他先打伤老树王,让他们互相猜疑,互相争斗撕杀。待他们力量大副削减之后再出手,这就是蓝风的计策。

他成功了,老树王受伤后,挑起了鲤鱼与蝮蛇间的战斗,他最终出手,夺走了全部秘籍。

这场夺宝之战中,蓝风取得了最后胜利。

除此之外,龙天也意外得到了这本秘籍,这是他不曾想到的。

“好吧。就按你说的,你把这秘籍送给我,我答应为你做一件事。”龙天苦涩,他岂会不知蓝风是在刻意疏远自己。可是即便知道又如何,龙天无法改变什么。

蓝风点点头,没有说话。

龙天只得转向这本秘籍。

当龙天打开这本金色的小册子看到里面的内容时,他欣喜万分,这里面记载了一招武术的修练方法。

当年的那位森林至尊应该是个虎妖,他留下的这招武术叫做“大虎崩”。

龙天感到很奇怪,这招功夫既不是拳法、掌法,也不是枪法或刀法,它只是一种能量运行方式。

蓝风看出了他的疑惑,他说道:“不用怀疑,你只要按上面说的去练就可以了。”

接下来,龙天开始修练小册子上写的武术,遇到不明白的地方他便问蓝风。不久之后,他就大致上清楚了这个招式,可以独自进行修行了。

同时,蓝风也在修练这上面的功夫。他懂的比龙天更多,对这招武术更了解,他也比龙天练得更认真,更重视。以蓝风这种强者也对它如此看重,可见这招武功的价值不低。

渐渐 地,龙天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

在与东方秋月一同的修行期间,龙天已经将霸三枪的前面两招霸人、霸地完全掌握了。他的各方面的素质都有了巨大的提高,可是他所学的还是只有这两招。这实在不足,龙天急需学习新的武功招法来施展自己的力量,大幅扩大自身的实力。

这招大虎崩正好满足了他的需要,来得正是时候!

龙天完全沉浸在了修行的乐趣与满足之中,暂时忘记了其他的一切。

森林青翠,宁静依旧,太阳东升西落。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龙天看着眼前大大小小的坑洞,眉头紧索。

经过一个月几乎不眠不休的修行,他确定自己已经快要完成这个功法了。可是最后一个地方他总是无法贯通,感觉被堵墙挡住了,无法再前进一步。

由于这堵墙的阻隔,龙天无法完成这个功法的修行,这招他也就不能完全自如地运用。

“应该不会有错啊,怎么总是差最后一步?”龙天很恼火。

蓝风数天前就已经修练完成了,他的修行完全是水到渠成,没有任何障碍。这叫龙天很是眼红。

龙天叹气,明明是同时同步开始修练,修行的时间也相同,可是蓝风早就结束了,而他自己还困着,无法成功。

他也只能把这归为天赋问题了。

蓝风也发现了龙天的困扰,但他没有让龙天继续努力,而是要他停止。他说:“修行之路会遇上很多瓶颈,有时不是靠不眠不休的努力就可以冲破的。先放着吧,今后时机到了自然会解决。”

龙天接受了蓝风的建议,先放下这个问题不去理会它。

两人休息了一日,第二天开始往森林外行进。

他们花了两天走出了森林,一路上波澜不惊,期间有些动物袭击也只不过是个小插曲。

他们走的是朝凤天城相反的方向,此时已经和那儿相距上百里了。

这片森林的径宽也就百里,此刻已经走到头了。

前面林荫稀疏,已经出现了人类生活的痕迹。

“已经出来了,就在此分开吧。”蓝风道。

“好吧。”

蓝风转身欲走时,龙天叫住他,“蓝风!”

“怎么?”

“我们是朋友吗?”

蓝风一顿,过了好一会儿,道:“我不知道。”

龙天现在又一个人了,他沿着大道往前走。走了十几里之后,他终于又再次看到了人类。

前方有一个小村子,山脚下七零八落座落着一些房屋,屋顶上飘起几缕淡淡的炊烟。田野里村民正在劳作,孩童们正在奔跑玩耍。房屋间偶尔响起几声犬吠。

这个村子是如此地安宁,如此地平静。

龙天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家乡溪水村。那儿过去也像这般,平平静静,与世无争。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生活拮据,可是很安全,很舒适。

如今,一切都已改变了……

龙天一步步走入田野,走到那些小孩身边。

他们玩的游戏龙天认出来了,叫做“打明布”。

规则很简单,所有人分成两拔,互相对战。地点可以是房屋内外,田野山林,总之是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每个人都找个位置躲好,当喊过“明布——战斗——开始——出发——打”时,开始战斗。看到敌人时,喊一句并说出他的位置,那人就算死了。每一方只有“杀光”对方所有人才算胜利。战斗者可以随意走动,改变位置,甚至还能绕到对方的阵地去,只要不被敌人先发现即可。

这是龙天童年时经常玩的游戏之一。

没过多久,战斗已经结束。

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女孩走到龙天面前,她打着两只发黄的小辫子,全身沾满了泥土。小脸红彤彤,她很认真地对龙天说道:“你要来吗?我们这边少一个人,打不赢。”

龙天笑笑说道:“好啊!我也来!”

就这样,龙天加入了这群孩子们的战圈。

一场战斗下来,龙天这边取得胜利。

刚才的小女孩欢呼雀跃,跳着对龙天说:“你真厉害,一个 人杀了三个!”

“呵呵,你也很厉害。”

龙天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方才那一刻他仿佛突然间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生他养他的溪水村。那一刻,他眼睛湿润了。

这时,后面传来呼声:“小亭!小亭!……”

小女孩朝远处看了一下,说道:“我该回家吃饭了,你吃了饭了吗?”

“还没有。”

“那你来我家吧,爷爷做了荷包蛋,很好吃哦。”

“真的吗?好吧,我去了!”

小女孩领着龙天往自己的家里走去,她胖乎乎的脸上笑容可掬,说不出的天真烂漫,对龙天没有一点儿戒心。

“你叫小亭?”龙天笑着问。

“是啊,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小女孩眼睛睁得大大的,惊讶不已:“我刚刚告诉你了吗?”

龙天感到很好玩,他又说道:“你家里都有谁啊?”

“家里只有爷爷和我。”

“那你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听到这里,垂下了头,声音也变低了,“他们去城里赚钱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来了,我很想他们。”

龙天摸摸她的头,安慰道:“不用急,等他们赚到了钱很快就会回来的。”

“真的吗?”她仰头望着龙天。

“真的,所以你要乖乖听你爷爷的话,知道吗?”

“嗯,我知道。我会照顾爷爷的,不会让别人欺负他!”

“小亭真棒,就是要这样。”

小亭乐呵呵地把龙天带到山脚下的一座房子前。

这栋房子不大,也不高,黄土砖,黑瓦片。正面只有一扇仅容一个人通过的大门,门前有几块铺得很平整的大青石,青石被磨得光滑发亮,有些年月了。

屋里光线不是非常充足,昏暗到有些看不清楚。龙天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

地面上凹凹凸凸,坑坑洼洼,土已经变成了黑色,有些粘滞湿软。墙角下到处是大大小小黑乎乎的老鼠洞。

墙面上挂着几条旧毛巾,还有一张厚厚的蓑衣。

这所谓的大厅也不过就几只泛红的竹椅子加一张小木桌,还有几把锄头等田间劳动的工具,仅此而已,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爷爷!”小亭喊了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快去吃饭。”一个瘦小的老人说着从内屋里走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