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61乡村生活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12 2015-02-08 06:55:28

  这个老人皮肤黝黑,脸上皱纹显著,饱经风霜。他的头发简短稀疏,前半个头顶已经油光发亮,没有头发了。虽然长被生活所累, 但老人并没有疲劳不堪,除了背有些微驼。他的眼睛明亮,目光深邃,精神饱满。他身穿蓝色布衣,衣服很旧,颜色褪得厉害,可是他穿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小亭跑到他面前,指着龙天大声道:“他饿了,想来我们家吃饭。”

“哦?”老人上前一步打量着龙天,“你不是村里的人,怎么会来这儿?”

“老人家好,是这样的。我叫龙天,不久前进入山里打猎,不小心迷失了方向,走出来之后就发现到了你们村子。我想在这儿找个地方落脚。”龙天如此解释道。

“打猎?”老人疑惑地盯着他,龙天现在头发蓬乱,衣服也破烂肮脏,再加上脸上一条长长的伤疤,确实不太让人放心。

“爷爷,大哥哥脏兮兮的好可怜,我们给饭他吃吧!”小亭在一旁脆滴滴地喊着。

老人最终答应让龙天留下来。

八个多月来,龙天第一次住进了房子,吃到了熟悉的米饭。

这半年多,龙天要么住于石壁下,岩洞中,要么直接席地而睡,餐风露宿。他要与野兽相搏,要和妖类战斗,要时刻堤防周遭的威胁。

可以说,在森林中生活的人是没有多少轻松惬意的,他们更多的是面对生存的考验。

吃了这么多的兽肉木果,此时又尝到白米饭和蔬菜,这种味道很美好。躺在房屋之内,听着山林间的风声,龙天感触良多。

不久以前他还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山村百姓,每日干着农活,与黄土为伴。

现在他却成为一个武者,考虑着修行之事,生活中从此也多了无穷无尽的矛盾与杀戮,多了数不胜数的伤痛与死亡。

不管过去多久,不管人在何处。他只要还在习武,还在修行,这此矛盾、杀戮、伤痛、死亡就会一直伴随着身边,永远不会离去。

只有成为人上之人,掌握最强的力量,才能摆脱痛苦和伤害。

龙天是这样想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真的达到最强就不会有伤害,不会有痛苦了吗?

没有人知道。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世上最强的人是哪一个,更不知道他会有怎样的生活。

第二天一大早,龙天就跟着这爷孙两上山去砍柴了。他得知这个老人姓黄,小亭就叫黄亭。

“哥哥,爷爷说了,想吃饭就要干活,所以你和我一起去砍柴好吗?”龙天听了这句话之后,立刻拉着小亭上山了。

龙天看到他们认真、努力,也不好意思光站着不动。

他随便动了动手,放倒了几棵碗口粗的树,活就已经完成了大半了。如今这种事对他来说实在是不费吹灰之力。他不用任何利器,他的一双手就足够了。

小亭可能从未见过武术这种神奇的东西,一看到龙天释放出的蓝光惊讶地合不拢嘴。

“哥哥!你手上在发光!好漂亮啊!”她大叫起来。

当看到龙天把一株株树干一下拍倒时,她的嘴已经张得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了。

看到龙天有这种力量,黄老爷子也面露异色,可是他没说什么,继续干他的活。

“哥哥好厉害!哥哥好厉害!”小亭几乎要跳起来了,他以为龙天手上用了什么东西,“我也想要……”她眼巴巴望着龙天双手。

“好,过几天就给你。”龙天哈哈大笑。

很快,他们三个就满载而归,今天由于龙天在场,他们砍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多。龙天的体力已经不再是以普通人来衡量了,背上扛些木头根本不算回事。

于是这又引来小亭的惊喜叫声。

旭日东升,大地沐浴在阳光之下。明亮天空下,山岭的小路上,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三个身影带着欢声笑语而回。“小亭加油!”

小女孩拖着一根比她自己还重几分的木柴,吃力地一步步向前走,通红发亮的脸蛋上滚着汗珠。

龙天不忍,想帮她一把,“要不我来帮你吧,小亭?”

“嗯,不要。我要自己来!”小亭倔强地把头一扭,不领他的情。

“呵呵,好吧,那你自个来吧!”

“爷爷说了,自己的事只能自己来做!”她很认真地说道。

“不错,爷爷说的对。”龙天突然发现小亭并非如他想的那样幼稚,虽然有时说话很天真,但有时却很懂事,而且还有非同一般的东西在她身上。这或许是因为长时间的单独的生活,让她有超出同龄人的想法,也可能是有一位好爷爷。

这有时也叫龙天诧异不已。

既天真又成熟,既充满好奇又有不一般的精神和思维。这种孩子实在奇特。

小亭让龙天产生一种好奇,好奇她长大后会变成怎样。

下午,小亭又拉着龙天去放牛。

天空一片蔚蓝,在这蔚蓝的天空下,群山环抱着这座小山村。村民们无论是休息还是干活时都面带笑容,没有丝毫不愿之色,仿佛劳作也是一种乐趣,让人沉醉其中。

龙天牵着一头黄牛走在小道上,头顶蓝天白云,周身微风轻拂,惬意得很。

小亭走在前面,正在专心致志地追逐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她卯足了劲,可最后还是没追上,只得跑回龙天面前。龙天看到她气得脸都快垂下来了。

“怎么样,抓到了吗?”龙天觉得很好笑,故意问道。

她只是摇头,没有说话。

她的表情很有趣,像是生气又像是想哭,龙天都快看不下去了。

“好了好了,别难过,告诉我,你抓蝴蝶干什么?它很漂亮吗?”龙天不再逗她,开始哄她高兴。

“……”

“告诉我吧?”龙天蹲下来,哀求着说道。

见龙天这么“可怜巴巴”的样子,她这才开口,“我想问蝴蝶一件事。”

“哦?什么事?是问她怎么样变漂亮吗?”

小亭摇摇头,“我想问问她怎么样才能飞起来。”

“飞起来?你问它这个干什么?”

“告诉我之后我就可以飞了呀!龙天哥哥你真笨!”小亭气得腮帮鼓鼓地。

我笨?这小屁孩竟然说我笨。龙天摸了摸鼻子,不知所以。

“你怎么光问蝴蝶不问问我啊?”

小亭白了他一眼,“问你干麻,你又不知道!”

龙天笑了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不知道呢?”

“你知道的话,你也早就飞走了。”

龙天刚想说话,却发现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有时候小亭确实不像是个六岁的孩童,越相处龙天越能感觉到。

两人一牛继续往前走,小亭跟在龙天屁股后面。

过了不久,她扯了扯龙天衣角。

“怎么了?”龙天问。

她伸出手指了指大黄牛的背部。

“你想坐那里?早说嘛。”龙天说着一把将她抱到牛背上。

黄牛扭头大眼睛瞟了瞟身旁两个家伙的小动作,不再理会,又转过去继续用餐。

刚开始她害怕得要命,贴在牛背上,紧抓着龙天手不放。后来胆子渐渐变大,慢慢松开了龙天。她又露出了笑容。

“舒服吗?”龙天笑着问。

“嗯!”小亭点头,兴奋极了。

“你自个抓紧了,别掉下来了,掉下来我可不理你!”

小亭没有被龙天吓到,因为牛走得很慢,她慢慢坐稳了,将身子立了起来。

她竟然一上一下地窜着,害得龙天在一旁不能安心,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摔跟头。

“小亭!小亭!”

这时,两的小男孩自后边跑过来,走到小亭的身旁。

“小亭,你要来玩吗?”

“好啊!”小亭兴高彩烈道,可马上又变了脸色,“我还要放牛,我不去了。”

“我来放牛好了,你去玩吧!”龙天道。

没想到她竟然摇摇头,拒绝了龙天的好意,“不了,不能让哥哥一个人来干活。我不可以去玩。”

好善解人意的小孩儿!龙天又感叹。

一个小男孩凑到小亭旁边,悄悄地说道“他是谁啊?好吓人哦。”

龙天听到这话,又好气又好笑。既然说他吓人,他索性就真的吓吓他们。

“哎,你们两个在这干嘛?信不信我叫大黄牛咬你们!”

他假装凶巴巴的样子。两个小孩吓得一溜烟跑掉了。

“呵呵呵呵……”小亭笑个不停。

龙天笑着问道,“刚才你这么想玩,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去呢?”

“这样做不对,不能让你一个人看牛,不然我太坏了。”小亭又表现出与年龄不相副的成熟,“爷爷说了,不能做坏人,要做好人。”

“爷爷还说了什么?”龙天很好奇。

“做事情要认真,不可以说慌骗人。”

“小亭要有骨气,不能三心二意。”

“不要贪小便宜。”

……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龙天快听晕了。

“爷爷老怕我记不住,老说个不停,其实我都记住了。”

这也叫记住了?龙天被逗乐了。他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表扬说道:“对对,你都记住了,你最厉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