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57老树王的局(二更)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24 2015-02-07 18:12:23

  蝮蛇解决鲤鱼最后一个帮手。可是同时,他也失去了与鲤鱼战斗的先机。这等于是看着敌人提刀劈到了头顶上才开始防御。

蝮蛇知道鲤鱼的刀已劈了过来,他无法回头,只藉着本能应对。他将身体速度、反应提升至极致,险而又险地躲过这一刀。刀锋掠过头顶,削落一大片发丝。如果这一刀没能躲过去,掉的就不是蝮蛇的头发,而是他的脑袋了。虽然蝮蛇躲过了这凶险至极的一刀,但是攻击并未过去。

鲤鱼岂会错过这难得的先机,怎会如此轻易就让蝮蛇逃脱。几乎在蝮蛇躲开刀刃的同时,鲤鱼左拳携带着蓄势待发的滚滚能量,印在对方身上。

这才是他准备的最强的一击!

砰!

蝮蛇坠落,将地面炸开一个大坑洞。

战场寂静 无声,如今只剩下鲤鱼一人站在场上。周围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全都倒下了。

他的脸上又再次露出了笑容,蝮蛇将死,老树王已重伤,他才是胜利的那个,才是真正的最后赢家。

“哈哈哈哈……”

鲤鱼走到蝮蛇身旁看着他慢慢爬起来,蝮蛇浑身是血,挣扎起身,摇摇欲坠。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你这张臭脸了!”

鲤鱼飞起一脚,打在蝮蛇脸上,将其扫飞。

“我早就说过,不要和我作对。凡是与我作对的人,我都不会让他有好下场。可是你还是不听,即便你同为三大妖王之一又如何?我还是有办法叫你受伤,把你铲除!”鲤鱼说着走到蝮蛇旁,又是一拳。

“三年前,你杀我数名得力属下,使我实力大大减弱,以至于无法统一地域。一年前,你阻挡我血洗羚羊一族,叫我颜面大损。现在,你又来与我争夺森林至宝,我岂会让你再活着回去?!亲手打倒你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我等这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对于敌人我从不手软,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蝮蛇已经站不起来了,无论如何努力他都只能坐着。

他看着鲤鱼,说:“你实在太啰嗦了。”

鲤鱼气得快要将牙齿咬碎,他本想好好奚落一下蝮蛇,让他痛苦。可惜对方一直无动于衷,最后受影响的是他自己。

他定了定,说道:“好,我不跟死人计较,也不为死人而生气。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鲤鱼上前,即将给蝮蛇最后一击。

蝮蛇毫无动作,也无法再做出任何动作。现在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了,可是他神色未变,根本没有在乎过死这件事。像他这种人,整日与刀山剑树为伴,有几天没有见过鲜血?什么时候在乎进死亡?

死,他已见惯。不管是他杀别人,还是别人杀他;不管是看到别人死,还是看到自己死,他都不会惊讶。因为,他的血是冷的。他是蝮蛇,是一条真正的毒蛇。

“住手!”

蝮蛇不在乎,可还有人在乎,还有人不愿看到他死。

那个人就是龙天。

龙天从未见过蝮蛇,也不了解他这个人。自从他出现之后,龙天就一直在关注着他,从他的出场,再到进入山洞,还有刚刚的战斗,龙天眼睛都没眨一下。

龙天一直看着蝮蛇,看他行走,看他说话,看他战斗,想尽可能地多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当龙天看到蝮蛇时,他惊呆了,蝮蛇的寂静,蝮蛇的冷漠让他惊讶、折服。还有他黑色的便服,细长的铁剑,冷傲的神态……

龙天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鲤鱼比蝮蛇更勇猛,力量甚至也更强一分。可是龙天对于他却没什么好感。

蝮蛇并非什么善良之人,这龙天很明白,可倘若要他在蝮蛇和鲤鱼之间选择一个作为阵营的话,他会选择蝮蛇。

现在鲤鱼已经胜券在握,可龙天仍然坚持他的选择。

也许会因为这个选择而付出惨痛代价,但龙天无法无动于衷,更无法看着蝮蛇被杀死。

他必须站出来。

“龙天,别乱来!”小树王大惊失色。

雪清、戎夫都怪异地看着龙天。老树王也面露异色。

鲤鱼听到这话停下动作,转身看了眼龙天,而后转向老树王:“这是你的意思么,老树王?”

“这是我自己的意思,与老树王无关。”龙天说道。

“哦?你叫我住手?你又是谁?”

“我叫龙天,只是一个来自森林外面的无名小卒,可是我想请你放蝮蛇一条生路。”龙天看着鲤鱼,上前几步,不卑不亢地说道。

鲤鱼惊异地看了看老树王,见他神色自若地坐在一旁毫无表示。鲤鱼打量着龙天,朝他走过来,“你与蝮蛇是何关系?为什么要救他?”

龙天想也没想,如实说道:“我今天是这一次见蝮蛇,不认得他,与他更没有任何关系。我救他只因为我敬重他,不想他死在你的手里。”

“哈哈哈……”鲤鱼哈哈大笑,不知是为龙天的话生气还是觉得有趣,他已走到龙天五人的面前,“老树王,你找的这个人胆子可真不小啊。不过,你想出手就直说吧,何必找这个小子来说这种可笑的借口!”

“我说过这只是我一个人做的,与老树王无关!”

“哼,与他无关,你不是他的手下吗?又岂会与他无关?”鲤鱼脸色瞬间变冷,盯着眼前数人。

“我只是我自己,不属任何人,更不是任何人的手下!”龙天平静地说。

他这话龙天一直想说,不仅仅是对鲤鱼讲,还有老树王。

“你这家伙……”戎夫刚想喝斥龙天,被老树王阻止。他慢慢站了起来,笑着对龙天道:“够了龙天,既然他已经看出来了,那我们就不必找理由了……”

老树王道:“不错,是我要龙天这么做的。”

龙天惊讶地看向他:“老树王你……”

老树王摆摆手,“不必多说了。”

现在是龙天不明白了,为何老树王要帮助自己?承认是他主使的?

“哼,终于承认了,我早就看出来了。”鲤鱼不以为然说道:“你为什么要帮蝮蛇?给我一个理由。”

“理由很简单,蝮蛇不能死,因为一旦他死了你就会在这片森林里独大,我不想看到这种状况。”

“说的不错,可是——我一定要他死呢?”

“你不会成功的,我会阻止你。”老树王很肯定地说道。

这下他目露精光,无比坚定,丝毫看不出来是个身受重伤的人。

鲤鱼大笑,不为老树王的话所动,“你现在自身难保,怎么阻止我?凭你旁边的这几个人吗?”

他确实可以高枕无忧,凭雪清、小树王、戎夫还在这几个人真的无法阻止他。

可龙天听到这话却很不爽,他拳头紧握,即便是明知不敌也想要冲出去,找这个自大的鲤鱼打一打,让他明白不该随便把人看扁。

“他们确实不是你的对手,可是我能。而且不用他们出手,我一个人对付你就足够了。”老树王缓缓说道。

听到这话,不只是鲤鱼,就连老树王旁边的四个人也不明所以,惊厄地看着他。

老树王已身受重伤,怎么还敢说出这样的话?

“哈哈哈……”鲤鱼仿佛听到了十分可笑的笑话一般,“我没听错吧!虽然我与蝮蛇大战一场,受了点小伤,力量也减弱不少,可是对付现在的你还是绰绰有余的。我不来找你,你已该谢天谢地了,现在还敢来惹我,不会是是活腻了吧!”

“哼哼,你自己也承认与蝮蛇一战后已实力大损,我为何要怕你。”

“虽然如此,可我要对付你却还是易如反掌!你说这话无非就是故弄玄虚,引我起疑。告诉你,没用的,我不会上当。”鲤鱼道。

“你自以为自己很聪明,没人能骗得了你,可事实却并非如此。”老树王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份小册子,只有薄薄的几页,是金色的。“你真的认为我受伤了么?你真的以为我的这份秘籍被人夺走了么?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金色纸张在老树王手中闪闪发光,刺激着每个人的眼球。

“秘籍……怎么可能,你不是说已经被人夺走了吗?!怎么还在你手里?”鲤鱼受惊不小。

“我不过是在衣服上涂了点血,将计就计而已,想不到你真的怀疑蝮蛇并向他出手了。不过我也早该想到,此番这么好的机会你一定会对他出手的。你早就想这么做了,你需要的只是一个借口罢了。我说的对么?”老树王微微一笑,继续道,“我本来是打算假装受伤,好让你与蝮蛇两个产生矛盾,互相怀疑,互相撕杀,我最后得胜,这就是我的目的。现在看来,一切在都按我预想的进行,你们两个都不足为虑了。哈哈哈……”

小树王喜出望外,“原来父亲你有这个打算,害我担心受怕,真以为你出事了。”

“不可能,你胡说!”鲤鱼手指着老树王,蹬蹬蹬后退几步,不愿相信他说的。

鲤鱼回头看着倒地的蝮蛇,又看看自己带来的手下。他再看向老树王一方,立刻变得脸色惨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