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46人间地狱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32 2015-01-31 08:01:15

  龙天实在琢磨不透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自己从未得罪过她,也不曾找她麻烦,为什么她要防贼一样防自己。

这让龙天很没意思,所以他也不怎么理会阿蓝,也几乎当她不存在。对于这个女人,龙天谈不上多么讨厌,更加不可能喜欢。他只是对其敬而远之,一来因为没必要,二来也是为了不惹事上身。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龙天看她一眼的时候,她立即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算了,随她吧。”龙天不再多想,因为他实在是毫无头绪,肯定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在随后的半个月里,龙天一共陪天鹅族的人去与野狗、秃鹰两族交战过三次,每次都大杀特杀,毫不留情。迄今为止,死在龙天手上的野狗、秃鹰已经近百了。

天鹅族的人自然是皆大欢喜,他们对龙天的态度也变了很多,比刚开始时友好多了。尤其是小天,对龙天更加关心,时不时跟他走在一块儿,照顾他的生活。就跟亲人一样。

这叫龙天十分感动,他已经很久没有的感觉了,这半年来,他与东方秋月在深山中修行,虽说东方秋月也在,对他也很好,把他当作弟弟看待。可更多时候龙天还是一个人,打猎、修行,他都是一个人,东方月不会去帮他,也不该帮他。

龙天内心其实还是孤独的,自从家人离开后,他时不时想起他们。不知他们正在做什么,不知他们安全与否。

小天的关心让龙天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暧,他从没想过这个森林中的妖族女子会给予他这种温暧。这实在是太难得了,龙天很珍惜。

天鹅族的人高兴,可野狗、秃鹰们就完全相反了。

龙天现在已经人尽皆知,并且因为大量屠杀,成为两族人最痛恨的人之一。野狗、秃鹰两族人对他是既怕又恨,既不想遇到他,又恨不得杀了他。

晴空万里无云,小河涓涓长流,森林鸟叫虫鸣。

龙天独自来到河边,没有叫任何人。他也只不过是突然兴起,想到这儿来看看。

这条河与他的家乡溪水村的那条河有些相似。

它们都不大,不汹涌,水缓缓地流着,像一个温柔的姑娘。那曲折的河道就如姑娘曼妙的身体,叫人情不自禁想去亲近,想去触摸。它们都滋养一片生命,带给别人美好与希望。

走着走着,龙天又想起了小鹅。她死的太不应该了,善良的人为什么偏偏都会惨遭毒手?他真的好恨这个结果,好恨小鹅的离开。

龙天对野狗族的厌恶与恨意不由得又加深了。

天鹅实在可怜。

野狗实在可恨。

过了不久,逛地也差不多了,龙天起身返回天鹅族山洞。

在距离山洞不远的地方有一座荒凉的山头,上面全是岩石、山壁,整座山一共也数不出几棵草,几株树来。

那儿就是天鹅族人处理犯人的地方,上次那四个野狗族人和一个秃鹰族人就是带到那儿处理的。那个地方通常被天鹅族的人称为刑场。

龙天本来对那儿是没兴趣的,也没想过要去那儿,他瞥了一眼便转移了目光。

谁知就在他瞥一眼的时候,看到那山头上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再定睛一着,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我看错了?”

龙天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绝对有人。

应该是天鹅族的人吧,没什么好惊讶的。可他一想又感觉不对,天鹅族这两天没有抓到什么人,不可能去那儿。

不是天鹅族的,那还会是谁……

野狗!

不错,除了天鹅族人之外只有野狗秃鹰们有可能会去那儿了。

一想到这儿,龙天立即往那边冲去。

相距不是很远,龙天一口气狂奔过来。

这儿确实很荒芜,没有草,没有树,自然也没有虫蚁鸟兽。一走进来就能感觉到此地的寂静与压抑,叫人浑身不舒服。

外面欣欣向荣,生机勃勃,而这儿却寸草不生,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显得与其他地方格格不入。这巴掌大小的地方实在是既奇特又怪异。不过这儿确实是挺适合当作刑场,龙天看后也这么觉得。

往前走了几步,经过一个转角,龙天看到了真正的刑场。眼前正对的是一大块平整的岩石,在这个地方极为醒目,因为它是黑色的。

确切地说是暗红色,因为太深了才变得发黑,变成了黑色。

是什么东西把石头染成了黑色?

只要想一想就能明白,这儿是刑场,刑场上除了血能把地面染红之外还有什么?

龙天并不笨,他也明白了。

大石头表面很平整,甚至可以说是光滑。上面的血液已经完全覆盖了石头原来的颜色,只剩下耀眼的红,令人惊颤的红。

要多少滴血才能浇满这块长达两米的方形石头?要多少次洗刷与浇灌才能形成这样仿佛深深渗入岩石的红色?

龙天从前也见过类似的石头,那是村里的一块大青石。村里每次屠宰牲畜都会到那个地方,每次完了之后都会留下一滩血在地上。不知经过多久,那块大青石就变得跟这儿一样,漆黑的红,渗入石头里面的红。

可那儿是宰杀牲口形成的,而这儿呢,难道也是用畜牲的染红的?

明显不是。

这是用人血,确切地说是以不知道多少数量的野狗族人、秃鹰族人的血染成的。

这确实是真正的刑场。

龙天已经忘了要去寻找那个神秘人影了。 他站在这个刑场上,前面是一道向左右延伸,宽数米,一眼看不到底的沟壑。

既然这儿是刑场,那这条沟就应该是……墓穴了。只有这样的墓穴才能配得上这样的刑场。

要埋葬多少人才需要用到这样巨大的墓坑?龙天想想就脊背发冷,双手几乎颤抖。

他忽然有种下去看个究竟的冲动,下面到底是什么样,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么,还是自己多想了?

事实究竟怎样只有亲眼看了才知道,所以龙天决定下去看看。

山壁并不太陡峭,勉强可以顺着攀爬下去。龙天沿着石壁一寸一寸,一尺一尺往下爬。对于下面的世界,他既期待又害怕。

沟壑并不是很深,大概往下十几米就到了底部了。

龙天确实看到了,看到了这他从未见过甚至想都没想过的世界。

他几乎就惊叫出来,浑身战栗,快要站不稳脚……

这是一个白骨的世界。

在这个狭长的沟壕中,除了尸骨之外别无他物。

这不是一具两具,也不是十具百具,而是千具万具!具体有多少数目,龙天数不出来,换了任何人也数不出来。而且沟壕左高右低,经过雨水的冲击,左边的尸体逐渐往右边移动,渐而平整地铺在地面,一直延伸过去。

尸骨一层堆一层,最上面的几具最新,衣服不怎么破。他们身上的剩余的几片血肉已经干瘪腐败,还能闻到一点令人无法忍受的烂肉的臭味。越往下层衣服越烂,死去的时间越久远,最底下只剩下一付骨头架子了,而且大部分都已经散掉了。可想而知时间有多久远。

这简直就是一个地狱,一个真正的人间地狱。

就在龙天的头顶上方,一个洁白的身影静静地立在那块红黑色的石头上。她一身白衣,脸上蒙着面巾,只露出两只眼睛。

这个蒙面人就是龙天看到的那个模糊的人影。

可是她又是谁?是偶然被龙天发现还是故意要引他到这个地方来的?

她又有什么目的?

下面的龙天双目圆睁,颤抖连连。他再也愿在这待下去了,一刻也不想待。

他沿着石壁又爬了上去。

这就是天鹅族人所谓的处理犯人的地方?鲜血浸透了地面。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刑场?下面尸骨堆积如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天鹅族还是天使?还能称作善良美丽?

这样也能称之为善良的话那龙天就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称之为恶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天鹅族人到底是的一群人?

龙天现在很混乱,他想不明白。

他要回去好好问清楚,搞明白事情真相。

龙天一步也没停留,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天鹅族山洞。

还没进入洞里,他就看到三个天鹅族人押着几个人往外走,被绑的是五个野狗族人。他们又脏又瘦,神情激愤,口中咒骂不断。

“这是要去哪儿?”龙天问道。

“捕到几只野狗,带到那边刑场上处理了。”一个天鹅族人笑着回答龙天,他说的很轻松,就跟丢一件破衣服一样毫不在意。

龙天心中一冷,继续不动声色道:“我也去看看吧,看看你们怎么处理。”

“没问题,想看就来吧!”

“你还是别去,与你没什么关系。”阿蓝也在场,她冷冷地对龙天说道。

“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想去哪都与你无关。”龙天也冷冷地回她一句。

阿蓝欲言又止,嘴张了张但没说什么,她确实管不了龙天。

“好了,阿蓝龙天,你们两个别再对抗了,都认识这么久了好好相处不是很好吗?”

“好了好了,都快点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