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40踏上修行路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00 2015-01-24 09:08:52

  龙天假装一脸苦相,心里却在暗笑。他之所以提出与龙千语比试,并引诱她一步步走进自己陷阱,就是为了让她能多花点心思去修行。

龙千语天赋很高,可是对修练却从未用心过,从前花费的心思恐怕连六分都不到。如果她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武术修行中去,那成就将难以估计。

龙天可以肯定。

他设想的这个小小的陷阱很轻易就让龙千语掉了进去,还一点也不怀疑。

龙天现在放心了,他相信从今以后她肯定会多花功夫去修练,这比她整天不是思念故人就是无所是事强多了。

“对了!我还有一个条件!”龙千语兴奋地喊道。“输的人不仅要做对方小弟,还得……”

“还要做什么?”

“输的人要穿三个月裙子!哈哈哈……”

“裙子?这怎么行,绝对不行!”龙天忙摇头,笑话,想也不用想,要他去穿裙子,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得了。还得三个月,龙天打死也不同意。

“怎么不行啊?你是怕输吧?刚刚还不知是谁自信满满地说‘我有信心’呢!”龙千语看着别处,又鄙视龙天。

“可是这个条件根本不公平,谁输谁赢你都没损失,我输了就得穿裙子……这根本不公平!”

“谁说穿裙子的非得是女人了,男的也可以啊。”龙千语忽然一脸严肃起来,“你来不来,不来打赌的事就免谈了。我数三下,一……二……”

“行了!裙子就裙子,不过得缩短时间,三个月太长了。”龙天只好投降。

“这样吧,一个月!”

“不行,三天!”

“成交!”

看到龙千语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龙天有种被坑的感觉 。真不该给她下套啊,现在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龙天后悔死了。

他再次确定这个女人不能轻易招惹。

“喂喂,别笑了,你还没赢呢,发什么疯!”龙天叫醒还在一边开心不已的龙千语。

“哈哈……,我一想到你穿裙子的样子……哈哈……”

“少得意!”龙天完全没有了沉稳镇定,在她脑袋狠狠敲了一记,“我是不会输的,更不可能穿裙子!别做梦了!”

“哎哟!你胆子不小啊,敢敲我!”龙千语说着,还了一下给龙天。

“好了,扯平了,安静一下,我先确定我们的赌约。”龙千语装出一付严肃认真的样子,“我们约定,三年后的……对了,具体什么时候?”

“中秋吧。”

“好就中秋。我们约定,三年后的中秋,两人回到这儿见面,并比试武功。输的一方要做另一方的小弟,还有,穿三天裙子。是这样没错吧!”

龙天点点头。

“你可得守信哦?”

“放心吧,不管我在哪儿都会如期而至。倒是你,得认真点,千万别浪费了三年时间。”

“知道了,真啰嗦!和我爷爷一样,你跟我还是同一个岁数呢!”

“那又怎么样,这表示我比你成熟,哪像你,疯疯颠颠,没点正经,一点也不懂事。”

“我哪里不懂事了?今天你给我说清楚,不然你就别想走了!”

“我懒得和你讲……”

“喂,你说清楚……”

“喂,你倒是说话呀!”

……

结束之后,龙天与龙千语告别。

他真的想跟随东方秋月去修行,借此磨炼一番。

可他不确定她会同意。

亲人已经离开,而自己却独自一人,不知何去何从,不知路在何方。

龙天感到些许孤独,他第一次与家人离得这么远,知道对方去哪儿却不能前去与之相会。这真的很痛苦。

他来到龙振涛父子的墓前,静静站立着,看着这个普通的小山坡上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土丘。

墓很普通,只是一个土丘加上一块简易的墓碑。仅此而已。

它的主人也很普通,只是一个山野汉子和一个平平凡凡的少年,两个放到大千世界里谁也不会认识的人。

死后当然也不会有人记得。

他们就像山里的一缕清风,海面上的一条涟漪,一个泡沫,转眼即逝,无人在意。

人其实是很脆弱的东西,龙天突然觉得。

不仅仅是普普通通的百姓,那些有权有势,声名显赫的人也一样。

生前无论多么耀眼,死后也只是一块腐肉。很快就会被别人取代,被人遗忘。

就像凤天城主王盛一样。

不知不觉中,龙天发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收起心思,走上前为坟头清了清杂草。

墓前摆着一小束白花,是那山脚下随处可见的野花。花朵很小,每一枝只在顶端长出一朵。虽然枝叶不少,但花却少得少怜,显得孤零零的。

龙天没有去想是谁送的花,这不重要。

他还看到墓碑两旁各栽了一株小柏苗,只有墓碑高,很小,但枝干却遒劲有力,枝叶也很繁密。

将来一定能长成两棵参天大树。

龙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看来即便是一缕清风、一条涟漪或者一个泡沫也能让人记住的。不管多么微不足道,存在过就是存在过,总会留下点东西。”

他转身大步向前走去,不需要想那么多,也不用太失意,太绝望。

不管发生多少不幸,经受多少磨难,尝尽多少痛苦,总会过去的。

生命不就是如此么?

龙天从千语那儿到,乔儿也随家人们一块儿走了。他没有多说什么,单乔儿一个人无法照顾自己,她还太年轻,太弱小。现在与众人一同上路是不错的选择,没有任何问题。

“大家要好的,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们的!等着我。”龙天默默祝福。

他彻底放心,没有任何牵挂了。

龙天没有过多停留,如今的他还是逃犯,还在被官府追捕。

他直接回到了东方秋月那儿。

“怎样了?”东方秋月问。

“还好。”龙天大概说明了一下情况,随后向东方秋月提出和她一同行走,并指导自己修练的请求。

东方秋月竟一口答应了。

他本以为她不会答应,没想到确真的同意了。这是龙天没有想到的。

“真的?你真的同意让我跟着你?”

“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教教你也无不可。”东方秋月看着龙天,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太好了!”龙天欣喜万分,有了东方秋月的指导,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在最短时间内有最大的进步。

“稍微休息一下,呆会马上上路。”

“我们要去哪里?”龙天问。

“那儿。”东方秋月指了指身后。

“山里?我们要去山里吗?”

她点了点头。

“可是那里面是荒无人烟的原始山林……”

“正因为如此,那儿的环境适合修行……你不要小看它,山里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不简单?里面有什么?”

“进去你就知道了。”

龙天没有再问下去,一切都听东方秋月的,他只需照做即可。

休息完后,两人立即上路。他们朝来时的路线返回,这次不急着赶路,走得不快。

山越来越陡,树木越来越茂密。两渐渐进入深山,渐渐远离了人类生活的地域。

他们到达原来的那个山谷时,太阳已经西沉,天色已暗。

“从现在开始,你要习惯山里的生活了。”东方秋月道。

“没问题,我已经准备好了!”龙天兴致高昂,回答地很干粹,他现在没什么顾虑,一心只想修行,什么都吓不倒他。

不过更主要的原因是有东方秋月在身边。

“那就好。”东方秋月笑着,“其实不用害怕,在这里最危险的时候是夜晚,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其他的都没什么大问题。”

“食物呢?”

“这一望无迹的大山里最不缺的就是吃的了。”

龙天点了点头,他明白了。

山里到处是山泉、野果、动物等等东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人有这些肯定能够活下去的,只需保护好自己就够了。

最危险的时候是夜晚,这是事实。黑夜一旦降临,百兽出没,万虫觅食。这片看似平静安详的世界马上会变得危险无比。一到那时,不论地面还是空中都是战场,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猎杀与被猎杀的剧幕。

这儿虽然危险,但对于东方秋月与龙天两人来说却并无太大威胁。两人虽是血肉之躯,却远非普通人能比。习武之人会渐渐在各个方面超越常人。速度、力量、感观等等都是如此。

这也是习武的益处之一:脱离平凡,迈入更高的境界。

虽然此时的龙天还有些不足,但有东方秋月在,大可不必担忧。

他也是这么想的。

东方秋月找到块干燥的空地,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她闭上眼睛说道:“想要好好地活下去就最好不要让自己陷入虚脱的境地,尤其是在这里。持续保持足够的力量是活着的保障,这样才能活得更久。”

“如果被逼到不得不竭尽全力呢,那就没办法保留力量了。”

“具体要怎么做得视情形而定,但那是不变的准则。”

“嗯,我记住了。”

龙天也坐了下来,闭上双眼,静静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