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37谁是凶手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07 2015-01-22 20:57:35

  王奇少停了一下,没有任何表情,然后说:“罗将军的死因呢?”

“罗将军双臂多处骨折,因身体受到强力击打而胸骨断裂,脏腑破损而死。”

王奇少看着刚刚龙天逃跑的方向,不经意地瞥了眼旁边的杜鹃。下达命令:“全城范围内抓捕凶手龙天,但要活口,不要伤其性命。”

“是。”

“王城主。”龙陶然上前道,“抓捕龙天即可,请不要伤及他的家人,我保证他们与此事绝无关系。”

“好吧,我答应你。”王奇少微微一笑道。

“多谢城主大量。”

王奇少命手下人处理罗府众人的后事之后,严厉命令在场的众人不得将此处发生的事情传扬出去,免得影响凤天声誉。

确实,堂堂一城之将在自己家里被人杀死,这种事情无论传到哪里都是不光彩的。

天空中万里无云,四周连风也无一丝,整个天地似乎定格,让人感到压抑、难受。

用金色书写着“罗府”二字的牌匾还高高地挂在大门之上,可这一切已成过眼烟云。凤天罗家已成为历史尘埃,随风而散。

凤天城罗府,地位是如此显赫,罗法成身为五将军之一,掌握凤天一万兵马,资历久远,又新立战功。可谓是门庭高亮,风光无限,羡煞全城。可仅仅是因为罗修一个手下的不当行为,风波接踵而至,导致无辜的龙振涛、龙森相继死去,这引来随后龙天的激烈报复。最终使罗府毁灭。

这一切,该怨谁?

这一切是谁的错?

是擅自杀人的罗府护卫?

是龙森父子?

是罗修力?

还是龙天?

谁也不知道,谁也说不清楚。

也许只能感叹事世无常,凡事善变了。

龙天独自站在二哥龙振涛坟前。

“振涛,我已经杀了罗修力,已经为你报了仇。你可以安息了……”

“不知你是否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可惜没能跟你说上最后一名话……你与二伯一路走好……”

“要是看到我爸,向他问候一声,说我很想他。阿天很想念……他……”

龙天能量渐渐散去,全身感到万分的疲劳,痛苦,所有的伤口一齐疼痛起来。他四肢酸胀无力,直挺挺地倒下不醒人事了。

龙天醒过来时,已是三天之后。

他睁眼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山林,自己则处于一座山的半山腰上。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

龙天喃喃自语道,他松展了下筋骨,全身上下除了有些轻微的疼痛与疲劳之外没什么大问题。

看来体内封印的能量不但能供他使用,还能为他治愈伤病。他自离开村子到今天,已经受到过好几次致命伤,可都平安无事地活了下来,龙天自己渐渐发觉到了这个怪异的现象。

他震惊到极点,想起当初七杀说的话:我给你不死不伤,天下无敌的机会。

这应该就是七杀作为救命交换条件,留给龙天的“机会”,确实,如果不是因为七杀留下的封印的能量,龙天已经死了多次了。它确实有保人“不死不伤”的功效!如果这种事在外界传开,必定会惊天动地,引起一场大动乱。无数人日夜不停地修行,明争暗斗,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自己变得比别人强,可以在这个世间横行无阻,不受任何制约吗?

如果有人得知此时这个小山村的平凡少年竟然有如此能力,肯定会有无数人蜂拥而至,用尽一切方法得到这个能力。到时这片大地必定陷入动荡不安,必定会血流成河。

这是可以预见的。

龙天当然不是傻子,他自然知晓潜在的危险有多大。

龙天又联想到另外一件事。

既然他救七杀脱困,那当初七杀所说的命运之咒也肯定已经出现了。在这短短的数有之中,他接二连三地受到伤害甚至危及性命,太不寻常了。这不像是一个过着普通生活的人会遇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诅咒已经开始了。

与刚刚的欢喜与兴奋不同,龙天现在感到恐惧了。是真正的源自内心的恐惧。

恐惧是由于对前方一切的未知,他不知道那诡异的诅咒今后将带给他什么,他不知道那诅咒将如何于他身上体现,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得了那如影随形的诅咒、危险、恐惧……

他越想越心惊,感觉四处都是敌人,都是危险。那诅咒也许就像自己的影子,不曾注意却无时无刻不在自个身边;又仿佛是那空气,身处其中,让人无法查觉……

龙天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平静下来。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身体可以“不死不伤”的事实,也几乎能肯定自己身上伴随着一个可怕的诅咒。这两件事都要严密保守,绝不能轻易示人,因为一个不小心就很可能会惹祸上身,甚至丧命!

体内封印着强大能量的事,如今只有自己一家人清楚外,东方秋月也知晓了。

只家人自然不可能伤害自己,龙天不担心。

东方秋月他也信任,虽然她有些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但龙天相信她是个好人。

至少对自己是好的。

所有龙天相信自己还是安全的。

“命运之咒……诅咒的到底是什么?命运?我的命运?命运该怎么去诅咒?诅咒我的命运又有什么表现……”

他又禁不住想到这上面来,若不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不尽早想清楚弄明白,他会睡不安稳。

“会有可能影响与我有关的一切东西吗……难道……他们!”

龙天突然想到一种情况,吓了一跳,直冒冷汗。如果真如他想的那样,他就罪孽深重,万死难赎其罪了。

“不……不可能,不会这样的……”

龙天不停地否认这个想法。可不断出现的事实却冲击着他,让他浑身发颤。

他倒在地上,双手抓进泥土中,似魂不守舍般轻声喃道:

“命运之咒……诅咒命运,咒的虽然是我的命,伤害的却是他们……”

“父亲……二伯……振涛……哈哈……他们的死不是意外,是我一手造成!他们都是因我而死!呜……”

龙天涌出了泪花,受别人欺侮、嘲弄时他未曾流泪,身受重伤,性命垂微是他未曾流泪。

可是现在,他流泪了。

他难以自制。

他无法接受自己从小到大最爱的,一心想要保护不受伤害的亲人,是因自己而死,虽然此刻还无法确定,但他有预感,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想的没有错,他们 就是因自己的所谓的诅咒而死的!他们度过了这么长久的生活一直平安无事,现在一个个接二连三地死去,这难道会是偶然么?

没有这么偶然。

没有这么巧的事。

我是罪人……

龙天痛苦万分。

如果可以回去,回到那天,他绝对不会打开那个箱子,绝对不会去碰那诅咒。

他宁可不要无可匹敌的力量,宁可不要精彩非凡的人生,宁可不要超越一切的希望……

因为比起那些,他更看重自己已拥有的。

比起那些,他更重视自己的父亲,更重视自己的亲人!

但过去就是过去,做了就是做了,怎么悔怎么痛都没有用。

已经太迟了。

可是这一切还都是龙天自己想象出来的,真实是怎么他根本就不知道。

也许他们的死根本与龙天无关,他们的死就是偶然,就是巧合呢?

不管这一切是不是真的,龙天已经默认地将龙天骏、龙森和龙振涛三人的死归咎到自己身上。他将一切罪责都归到自己手中。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自责与痛苦,他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伤害到我的家人……为什么……老天爷!”

他第一次为自己的冲动行为感到如此地后悔。

他想起父亲龙骏,一个严厉正直却不失慈爱的好父亲。他是如此优秀,虽身居山野乡村却毫无莽夫之气,龙天小时曾一直以父亲为目标,向他看齐,想成为像父亲一样的男人……

他又想到了龙森,龙森是典型的粗壮汉子,直爽粗鲁,谁都拿他没办法。但他粗鲁却并不无赖,对谁都毫无恶意。家中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大家子人当中总是他第一个最先冲出去。要是少了他,这个家将变得很沉闷,很没乐趣。

龙振涛是让龙天最痛苦的一个,他甚至不敢再想象。

作为一个山村少年,他很普通,一点也不突出,他既没有什么特别的缺点,也无另外几个人的一些优点。他继承了父亲龙森的粗壮的身体,也继承了他的粗犷直爽的性格。他虽普通,但作为一个兄长,龙天觉得他是做得最好的一个。

他一付高头大马,胸宽腰粗的样子,粗鲁却不欺负人不知道有多善良。他不善言语,有些迟钝,总是成为几个兄妹们取笑的对象……

可是现在,龙天再也没办法再取笑他了,如果可以,龙天愿意每天都让他来取笑,如果还能再看到他的话……

他想了想,二哥没有取笑取过自己一次。一次都没有……

龙天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