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34父死子亡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72 2015-01-21 08:52:55

  “那你抓走我们小铃小姐又怎么算?”来的一个天运堂的人说道。

“谁说我抓走你们小姐了,哪有那么严重,我只是请她来府里玩玩罢了。既然小姐不愿意那就算了。”

“你这个浑蛋!不就仗着你爸是将军?不然你什么都不是!”

天运堂里有人大骂,他们神情激动,很看不惯罗修力的所做所为。

杜洪制止了手下人的叫骂,因为骂解决不了问题。

他知道再待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

其父罗法成是凤天将军,且很溺爱这个儿子。

虽然城市里有规定不能动用军队解决私人恩怨,可事实上官字两张口,黑黑白白大多数时候还是他们说了算。

“回去吧。”杜洪平静道。

回到天运堂后,杜洪派人将龙振涛送回了龙陶然家中,并说明了前因后果。

龙森悲痛欲绝,立刻冲了出去,欲找罗修力算帐。

“别冲动。你现在跑去找人算帐没用的!”龙睿及时拦住他。

“我不管!我要杀了罗修力!我要替振涛报仇!”龙森哭喊着,嘶吼着。

“你现在去不但报不了仇,还会送死!”龙泰也在一旁劝说,“仇肯定要报。你先冷静下来,我们商量一下对策。”

“送死就送死!我不在乎!振涛已经死了,我还冷静个屁!”

“老二!你别这样!”

“死的又不是你儿子,你当然能冷静了。我一定要为振涛报仇,杀了罗修力!”

“你们放手!”

“你现在去找罗修力报仇,若杀不了她死的就是你;若杀得了他,死的就是这里所有人。罗法成不会放过我们的,你想叫这儿所在地人都陪你一块儿死吗!”龙睿大声喝斥。

他这话让龙森稍稍情醒了些。

“龙森,你先为振涛整理整理,让他干干净净地走吧。报仇的事等明天把振涛下葬了再说。杀人偿命,不管他如何狡辩,我们都凶手血债血还。但是你这样冲过去不仅自己会死,更重要的是,报不了仇。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振涛?”龙陶然对他说了这番话。

龙森这才静下来,没有再急着冲出去。

龙森为儿子洗净身体,换了一套衣服。龙樱在旁边流着眼泪,其他人全都沉默不语。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所有人都毫无准备。

龙振涛才十七岁,十七岁,正是一个人最青春、最有生命力的时候,而他却惨遭横死。再也无法享受这美妙如春的时光了。

他头脑简单,生活也不复杂,整日只要过得快快乐乐就行。他对生活没有太多的要求,真的没有。

可偏偏就是这么个简简单单、无忧无虑的少年,在他十七岁的青春年华里,失去了了为珍贵的生命,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杜洪、杜小铃父女也来看望龙振涛,为他深深鞠了一躬。

杜小铃带着泪水从身上取出两个精致的小铃铛,亲手把它们放在龙振涛手心里,让他紧紧抓着,带着那两颗铃铛离开。

夜正深。

其他人相继睡去,只有龙森仍守在儿子身旁,不愿离去。

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宁静祥和的脸庞。

深夜已过,所有人都已沉沉睡去。

这时,龙森起身,带上一把刀,轻轻地摸出门去。

清晨,龙天睁开朦胧的双眼,他一夜没睡好。

这一望无迹的深山野林中到处是绿幽幽的眼睛,不过让他心安的是那些野兽虽凶猛,却始终徘徊在百米开外,不敢越雷池半步。

龙天当然明白全是东方秋月在此原故。

“你醒了,昨夜睡得不错吧。”东方秋月站在一旁笑着说道。

“嗯,还好,就是四周的野兽让我心惊胆战,不敢闭眼。”

“放心,有我在,它们不敢靠近。”

“嘻嘻,我知道,野兽们都怕你,因为你比野兽还凶!”

“臭小子,敢拿我说笑,是不是痒了。”东方秋月说着,扬了扬手作势要打他。

龙天连忙躲开,“不敢了不敢了,老师饶了我吧!”

……

两个人在山里采了点野果子当作食物补充能量。

“龙天。”

“老师,怎么了?”

“你现在多大?”东方秋月突然问。

“我么?我今年十六,不过很快就十七了。”

“哦?我有个弟弟,也十六了,他可能比你小一点。”

“东方老师,你要是觉得孤单就把我当作是你弟弟吧,我可以陪你。”

“你做我弟弟……”东方秋月轻轻念道,“这样也不错,那我这个大姐姐就收下你这个弟弟了。”

“东方姐姐一点也不大,和十八岁的姑娘一样年轻漂亮。”

“呵呵,你怎么也学别人油嘴滑舌了,这样可不行。姐姐会打你的。我已经度过了二十一个寒暑,不在年轻了。”

“真的,姐姐本来就很漂亮,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难怪关老师整天跟在你后面转呢。”

说起关望天,东方秋月拿起碧玉剑,注视着说:“我越来越感觉到他现在有些奇特,就像……就像有个生命在里边,不,应该说关老师与这把剑共同形成了一个生命。我偶尔能感觉到,他似乎在说话,可是这种感觉难以把握,一纵即逝。”

“别着急,时间还长着,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能和关老师说上话的!”

“嗯 ,我也是这么想的,希望很大。”东方秋月说完,一转说题,对龙天说:“阿天,我也改叫你阿天吧。现在让我看看你的霸人和霸地练得怎么样,看看你这几下了多少功夫。”

“好啊。”龙天走到空地上,使出了霸人,接着又使出一式霸地。

无论在速度还是力量上都比以前有了很提高。龙天相信,凭这两式,他可以很轻易打败那个刘烈。

“嗯,力量还算充足,免强算是及格了。只是招式不够娴熟,速度还不够快,在发招之前有一个空隙,无法发挥处如。那些都在今后的实战中逐渐完善。那样才能算是真正学会了。”

龙天又继续练了一会儿之后便告辞离开。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回去,怕家人担心。

“我先回去了。”

“好,你回去吧,有空再来。”

一路上轻轻松松,龙天现在心情很好。自己水平明显提高,还认了一个好姐姐。如今,兄弟姐妹他全有了。

他不由得想起了家里的兄弟们妹妹们,他一直为自己能拥有这些个兄弟妹妹而幸运、骄傲。

他不由得笑了。

回到家中,龙天发现有些不对劲。所有人都在一块儿,可一个个神情哀伤,沉默无言。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龙天冲小樱喊道。

“阿天,你回来就好,太让人担心了。”龙睿沉声道。

这时,龙天发现一旁墙边上有人躺在那儿。扫视一圈正好不见两个人。

他走过去,掀开上面的白布。

然后他就看到了龙森和龙振涛的尸体。

龙振涛的尸体。

龙森的尸体。

龙天伸手摸着他们的手与额头,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

“振涛……二伯……为什么会这样……”龙天自言自语。

龙定海走过来,手搭上龙天肩膀,缓缓说道:“昨天下午,杜小铃被罗修力抓走,振涛到罗将军府救她,在罗府中箭而死。二叔昨晚趁大家熟睡时一个人跑到将军府找罗修力报仇,被罗府护卫乱兵杀死……”

“中箭而死……乱兵杀死……”龙天喃喃自语,“罗将军府……罗修力……”

“先把二哥和振涛下葬吧,其他的稍后再说。”龙泰开口对大家说道。

众人带着两人的尸身,在不远处的小山坡上挖了个坑,将他们草草埋葬。

龙森龙振涛父子共用一个墓穴,墓碑上两个人的名字也刻在一起。

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再也不会。

“老二,想不到继老三、老四之后,你也离开我们了。你们三个在路上要互相关照。”

“二哥,你和振涛葬在一块儿,手拉着手,即使在异地他乡也不会寂寞了。”龙泰轻声道。

龙樱泪水哗啦啦地落下,她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 

“振涛,走好……我一定为你报仇……我一定用他们来……祭你……”龙天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定了个誓言。

返回的路上,龙定海提出报仇的事。为了报仇,众人还得继续留在凤天城。没有人反对。

“罗修力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主谋,他会把所有罪责都推到属下的身上。”

“他是将军儿子,他肯定会包庇他儿子。想让罗修力伏法没那么容易。”

“他手上欠下了两条人命。所谓杀人偿命,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都要找他讨一个交待!”

商量了许久,仍然没有什么具体的方法,只好等到龙陶然回来再说。他去了城中央找城主说说明情况,希望王奇少能出面主持公道。

龙睿觉得王奇少出面主持公道的希望不大,一面是拥兵上万的将军,一面初来乍到,身份不详的普通人。明眼人都知道孰轻孰重。

而且罗法成在青叶进攻凤天时护城有功,才刚刚受到了奖赏,他不可能让自己儿子受罪的。

龙天没说什么,他走在最后面。趁大家不注意,稍稍地跑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