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32再见关望天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981 2015-01-19 14:55:20

  龙天在山顶上睡了几个小时才下山来。这时候武校里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了。

房屋、树林、武场依旧呆在原来的地方,没有变化。表面上什么也没变,可是处处显得荒凉惨淡,不堪入目。

葬礼之后,龙天再没有见过蓝风。他可能已经离开凤天了。

因为这儿已经没有他值得留恋的东西了。龙天只能默默祝愿他能早日找到仇人,早日报了大仇。

龙天叹着气,漫无目的地走着,他这几日都不曾练功,身上的伤势虽然好得差不多可依然提不起精神。回想往事,一切的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他完全没有准备。

父亲死。

村子荒。

流落他乡遇战况。

事情来得太快,结束得也快。这么快的事有谁能准备得了呢?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变故?

战争已经结束,应该没什么事了。可龙天却无法安心下来,事故大多是自宁静之中突然发生的。还会发生什么呢?龙天实在不敢想。因为他想到的没有一件是好的。

“关老师回来了么?”

他想到了关望天,于是往他屋子走去。

当初听到关望天所战斗的是八大家族之人时,几乎已经可以预料到结果了。可他始终不想承认。不想承认关望天必死的事实。

他盼望出现奇迹。

当龙天走到关望天房屋前时吓了一跳,门前站着一个人。

那人竟然是东方秋月!

她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那关望天呢?也回来了么?

东方秋月叫醒惊讶中的龙天:“你来了。”

她淡淡笑着,可谁都能看出来,她笑得苦涩。

偏偏龙天没有看出来,也许是因为太高兴了。

“东方老师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关老师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东方秋月轻声说:“我正要去找你,一来谢谢你为我找来帮手;二来……关老师有话要我转达给你。”

“转达给我?他不是已经回来了么,为什么还要你转达?”龙天看着东方秋月表情,觉得有些不对劲,忙问道:“关望天老师是不是出事了?他现在在哪?”

“龙天。”东方秋月拿出她的碧玉剑,“别找了,关老师……他在这儿。”

此时她手中的碧玉剑轻轻颤动,脱离了东方秋月手掌,飘浮而起。

剑慢慢飞到龙天面前,静静地悬着。

若非亲眼所见,龙天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一把兵器竟然像有生命般自主行动。

这完全脱离了他的认知范围!

也许是因为他的见识太浅薄,才会无法理解。

龙天双手接着剑身,从上面传来一阵清凉和颤动。

这把碧玉剑名副其实,从头至尾是以一整块碧玉雕刻、打造而成。没有一杂质,通体碧绿,璀璨夺目。

“你是说,关老师……就在这把剑里面?”龙天双手颤抖,还是无法相信。

东方秋月点点头,“准确来讲,他就是这把剑。剑即是人,人即是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捧着这剑,仿佛捧着一座山,双手不由自主地抖个不停。

他告诉自己手中的这把剑不仅仅只是一把剑。还是一个人,是自己的老师。

“虽然我一直看着,可是究竟为何会如此我也不明白……只是关老师是因我而死,他救了我,我欠他的。”

碧玉剑又飘浮在空中,轻轻颤动,发出一阵阵轻细的嗡嗡声。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你不用自责,我想关老师救你是心甘情愿的,他不会怪你的。”

“他太傻了,这么做值得么,我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

“他就是这样的人,简简单单,从不藏着掖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去考虑后果……这不是傻,他这样过得很开心。这是他最大的优点。”

东方秋月品味着龙天的话,沉默不语。

她走过去握住碧玉剑,轻轻抚过剑身。

“我确实不了解他。我也为此而来。我要看看他的过去……我要试着了解他。”

“如果你在此之前这样说……如果关老师能听到这话……那该多好……”

东方秋月和龙天不再多说,两推开门走进屋中。

关望天的住所十分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仅此而已。

连东方秋月看到后也惊讶不已。

墙角下有一只不起眼的小木箱子,打开一看,只有一些衣物和一本笔记。

这本笔记是关望天平时用来记录的,上头写满了各种东西。

东方秋月要找的就是这个。

“关老师要你把这个留着。”她把本子递给龙天。

龙天接过这本厚厚的笔记。

它的表面是灰色的,和黑色很相似的灰色。

到这儿龙天突然想起还有件事没做,是关望天叫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他从怀中掏出那封早就该送到东方秋月手中的信,交给了她。它迟到了这儿久,此刻终于到了它该去的地方。

东方秋月之前就收到过好几封关望天写给她的信,上面写的全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邀请之类的废话。可以说根本叫不上“信”,她看完就随手扔掉了。

现在又收到同样的信,可是感受却很不一样,有种沉甸甸的感觉。这最无价值的纸变得无比珍贵。也许是因为这是关望天生前送出的最后一封信罢!

而他人此刻已经不在了。失去了的东西都是最珍贵、最值得怀念的。更何况是人。

打开信,只见上面写着:

东方老师,今晚月色皎洁,想邀请你同去闲散几步。不知意下如何?

每一个字都写得很端正,很整齐。龙天可以想象关望天写信时正襟危坐,全神贯注的样子。

东方秋月看着信,又看了看手中的剑,长长叹了一声。

“东方老师,关老师这种状态能保持多久?”龙天突然问。

“我也不知。不过我想应该会很久……”

“只要兵器没事,他就能一直维持这样对吗?”

“我想是的。”

“如果剑断了,他,会死吗?”

“应该会。”

龙天再问道:“东方老师,我还想问一下,关老师他现在……还能感觉到我们么?”

他盯着那把碧玉剑,后者突然轻轻抖动起来。龙天一惊,瞪大了眼睛。

东方秋月微微一笑,“这次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可以。”

“真的吗?这……太难以置信了……”

“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这把剑已经成为了他新的身体,除了耳不能听,口不能说等各种感观之外,他的一切都没有丝毫改变。而且通过某种手段也许还可以建立起他与外界的相互联系。”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龙天听到这消息终于感到一丝安慰。

“这样一来,关老师可以说是如愿了。”

“如愿?什么意思?”东方秋月疑惑道。

“你知道的,关老师平日没什么烦恼。他除了教学生之外唯一认真做的事就是追求你了。虽然他现在变成这样,可却以另一种方式呆在你身边。从另外一面想,这也许算是一件好事了。”

“原来如此……何苦呢……”东方秋月唯有苦笑。

“老师,你不会扔掉他吧?”龙天看她似乎有些不情愿,怕她不想带着那剑了。

“呵呵,你把我想地太坏了吧。”东方秋月笑道,“且不说他是为我而死,就是这把碧玉剑我也不可能丢弃的,你放心好了。我说过要试着去了解他,所以会在这儿再呆一阵子。还有那本笔记看完之后也顺便给我看看。”

“知道了。”

“对了,关老师托我照看你,以后修练上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东方秋月说完后转身走出屋子。

“我明白了。我现在就有事……”

“嗯?”

“请一定保护好关老师!”

“放心。”

龙天把笔记本带走了。接下来的两天他一直在看。上面写的东西并不多,主要是关望天的一些回忆以及他经历的一些较为重要的事情。

通过这,龙天对关望天有了更深的了解。关望天自幼无父无母,是由他师傅在一间关帝庙中捡到并抚养长大的。也因为他名为“关望天”。他的师傅是个很普通的习武之人,教关望天从小开始修练武术。他也很关爱徒弟,师徒关系很好。

在关望天十几岁时,师傅因病而亡。从此他独自一人漂泊四方,浪迹天涯。关望天对生活的要求很低,既不贪图荣华富贵,也不渴求扬名立万。只要能吃饱穿暖,他就满足了。

但是他喜欢自由自在,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受人约束。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早年走过很多地方,足迹遍及各处。不管是大型城市还是乡野山村;不管是奇山秀水还是险山恶峰,他都曾经看过、走过。那些名山大川就更不用说了。

他的笔记里有很大一部分是记录自己游历时的见闻。三年前关望天来到了凤天城,并在凤天武校做了个老师,停下了行走的脚步。这一呆就呆了三年。

笔记记到这就止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