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33龙振涛之死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989 2015-01-20 14:37:47

  龙睿开始教大家霸三枪的第二式——霸地。

这一式在原有的霸人基础上有一些改进,招式的威力提高了一大截。

因为有修练第一式的基础,所以这一式的修练难度不大。

龙天几乎每天都会去东方秋月那儿修练,让她为自己指点一二。

她指出不少龙天修练时的错误和不足,帮助他改正。

在她的帮助下,龙天进步加快,各方面都有改善,实力比从前有明显的提高。

东方秋月也没有闲着,除了指点龙天修行外,她还一直在看关望天留下的那本笔记。她看得很慢,比龙天还慢,自然比他更仔细。龙天只是大概浏览一番,看得很粗略,有的地方甚至漏掉了。

龙天还看东方秋月时常对着那把碧玉剑凝眸注视,静止不动。

她特别吩咐龙天不要打扰,说那是在尝试与关望天进行交流。

她闭起眼睛,既不说话也无动作,仅此而已。

龙天搞不清楚她在做什么,于是便不在理会,专心做自己的事。

另一方面,通过商量,龙睿三兄弟已决定近日就要离开凤天城,继续上路。凤天城对他们来说始终不是久留之地,只是一处驿站。休息完之后总得离开,要接着上路。

龙陶然又是一番强留,但终究无果。

他只好作罢。

至于单乔儿的去留问题,经过讨论,还是决定带上她。她父母已经不在,这儿又没什么亲戚可投奔,一个女孩子实在让人不放心。

他们已有八个人,多她一个也不多,就当多了一个伙伴。况且通过相处,大家都已把她当成是一家人了。

龙天曾陪同单乔儿一起去她家中查看,那儿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单乔儿说当初避战的时候走得太急,把重要的东西忘了,现在回来取。

她找出了那个包袱,那个装着包含她身世衣物的包袱。

为什么要特地来找这个东西?

她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藉此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弄清楚自己的身世吧。

这是合情合理的,换了是谁都会这样做。

龙睿三兄弟辞去了天运堂的职务。并做了一个决定:三天后启程,重新上路。

三天之后就得离开了,龙振涛真的有些舍不得,但没有办法。

他练了几遍新学的霸地,有些累了,便停下来休息。

“趁还早,去看看小铃吧!”

他打定主意,立刻起身出门。

去天运堂的路,他已经走了不知多少回,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

龙振涛走着,脑中想着那个女孩的身影:

扎着两个可爱的小辫子,辫子上挂着两颗小铃铛,腰上、脚上也是。人一动,身上铃铛晃个不停,响个不停。她每天都那么开心,每天都笑个不停。就跟她身上的小铃铛一样。

这个样子的她让龙振涛看得很陶醉。

对于杜小铃,龙振涛并不像其他人想的那样。他没想那么多,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多主意,他想的很简单:跟她在一起很高兴。

仅此而已。

而且杜小铃也是这么说的,“为什么不简单点,开心地生活呢?”

于是他们两个就在一起了。

而且他们过得很舒服、很开心。

他不明白这是否就是爱情,他不懂这些麻烦的东西。

他只是顺其自然,就这么简单。

现在即将分别,龙振涛心里有些不舍,说不难受是骗人的。他记得跟杜小铃说自己要走时,她的眼睛红红的,差点哭了。

龙振涛才发现原来对于即将来临的分别,自己还是很难受。他不想走,不想离开杜小铃。

这是他的心里话。

但他已不是三岁小孩,也并不傻。虽不想走,可时间一到,该走的还得走。

走进天运堂,他看到两个人从旁经过,神色慌乱。

“请问一下,发生什么事了?”他拉住一个人问。

“小铃小姐被人抓走了,堂主又外出尚未回来。大家都不知该怎么办,急得不行。”那人回答道。

“你说什么!小铃被抓走!怎么回事?是谁抓走了她?”龙振涛惊叫道。

“就是那个罗法成将军的儿子罗修力!小姐在路上碰到他,他硬要小姐去他家,小姐不同意,他就叫人硬把人带走了。”

“小姐被抓走多久了?”

“好一会儿了,估计已经被抓到将军府了。已经派人去通知堂主,可是来不及了。”

龙振涛没有再问下去,立刻转身朝城中央奔去。他心急如焚,害怕杜小铃受到哪怕一丁点伤害。

“小铃,你一定不能有事啊!”他一想到杜小铃被罗修力抓走心里就害怕。

罗修力已经不止一两次想找她主意了,想不到被杜小铃拒绝了这么多回还一直死缠不放。现在居然还强行把人抓走!

罗府在城郊到中心一半的位置,虽然远离军队,但将军之府普通人也是不会轻易允许靠近的。

这里建筑精美,数量多,气势恢宏,内布有亭台楼阁,假山花园。各种美景应有尽有。

这儿是将军之宅,为了保证将军的安全,府中戒备森严,外人难以闯入。那些护卫更是经过精挑细选,每一个都绝非泛泛之辈。

龙振涛拼命狂奔,等他赶到罗府时,正好看到罗修力命人将杜小铃带进府去。

“住手!放开她!”

“木头!”杜小铃挣扎着想脱身,可是被两个人紧紧地挟持着,难以反抗。

“罗修力,你想干什么!快放了她!”龙振涛被挡在门口,气得大声喝斥。

“哈哈……龙振涛,你来得还真快啊,可是,你来了也没用。小铃小姐,今天我留定了。”

罗修力在里头哈哈大笑,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罗修力!你算什么男人!有种放了她和我一对一打一架!”

“好!这可是你说的。”罗修力眉头一挑,冷笑着道:“放他过来。”

“别说我在将军府欺负你,这样吧,只要你能让我后退一步,就算你赢。只要你赢了,我就把她还给你。不过前提是——三招之内。”

“好,我答应。如果我赢了,就把小铃放了。”

“要是你输了,我就要你留下来做府里的奴才。”

“你说话算数么?”

“当然。这里所有的人都可以作证。”

龙振涛调整好呼吸,准备一战。

他一定要救人,所以必须赢。

他必须竭尽全力。

“木头,小心啊!”

啊!龙振涛大叫一声,朝罗修力攻去。

拳击、腿踢,他被反击回来。

而罗修力却纹丝不动。

一招已过。

龙振涛头上已出汗,不是因为打斗,而是急的。

急也无用,他只有继续进攻。

龙振涛晃了个虚招,纵身跳到罗修力身后。

他双拳出击,使出了新学不久的霸三枪第二式——霸人。

一击之后,龙振涛还是跌倒在地。

而罗修力,后退了。

一步、两步、三步。

他一共退了三步。

罗修力不止后退了,还退了三步。

龙振涛赢了。

“你输了。我们可以走了吧。”龙振涛受了伤,可却毫不在意,这是值得的。

罗修力脸色铁青,冷地似要滴出水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让他们走!”

所有人让出一条路,眼睁睁看着两个人走出罗府。

尽管很不情愿,但罗修力还是让两人走了。

府里的手下们也不情愿,但主子已经发话,他们也只好让路,让人走。

龙振涛看着杜小铃,笑道:“没事了,看,我厉害吧!”

两人慢慢走到了大门前,即将走出大门。

罗修力在后面看着,脸色很难看。

就在这时,一支箭拾从身后飞来,射在龙振涛身上。

利箭从后背刺入,箭尖在左胸刺出。

箭穿过了他的胸膛,刺穿了他的心脏。

龙振涛的笑容还凝固在脸上,人却倒了下去。

“木头!木头!……”杜小铃拼命喊着,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龙振涛生机很快失去,意识也渐渐模糊。

杜小铃大声叫喊救命,可边上数十个人却无动于衷。

甚至还面露冷笑。

“谁叫你放箭杀人!出一事怎么办!”罗修力有些害怕,他没想过要出人命。

那个自作主张的手下忙跪了下去,吓得不敢说话。他看到罗修力输了,原想为其出口气,好赢得主子的赞赏,可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接到女儿危险通知的天运堂堂主杜洪终于赶到了。他急忙查看女儿是否受伤,得知其无事后才放下心来。

他看到躺在地上的龙振涛,发现已无希望,叹了一声。

杜洪上前对罗修力道:“虽然你是将军之子,但杀人偿命,你逃不了的。”

“杜堂主,你搞错了吧,杀人的又不是我,是他。”罗修力忙指着那名手下说道。

“他才是放箭杀人的凶手,所有人都可以作证。”他解释。

“既然如此,那我要将他带走,绳之以法。”

“这可不行,他是我父亲的人,即使犯了错也必须由他来处理,轮不到别人插手。

下人犯了错也轮不到别人插手,即使是受害者也不行,这就是身份高低的区别。

这就是现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