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26突变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2988 2015-01-14 22:03:11

  但沉默并不等于无情,相反,龙天深深地爱着家中亲人。父亲,叔伯,兄弟,妹妹,每一个人他都关心着,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帮助、保护他们每一个人。

不知不觉中,剩下的路段走完,已经到了。

“咦?怎么会这样?”龙天诧异,前方的情况有些不正常。走近一看,只见东方秋月的那间小木屋已经倒塌了大半,只剩下一根柱子仍然竖立着,上面连着两根梁木,盖的茅草七零八落,遍地都是。

这是……被兵器斩断的。

龙天看到木头上的断痕,确定自己的想法。

四周也破坏得很严重,地面上一道道粗细不一的痕迹,有大量的割断掉落的树木枝叶,甚至还有一些树木都直挺挺

地躺下来了。兵器战斗留下的破坏遍布四处。

很显然,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战斗。

掉落的枝叶还很新鲜,龙天猜测这场战斗就发生在不久之前。

很可能人还在此地,尚未远离!

龙天迅速查看一番,发现战斗已经往一个方向延伸过去了。他寻着痕迹,小心翼翼一步步往前探着。

他走得很轻,每走一步都十分谨慎,眼睛朝四方查探着,生怕惊动什么东西。他可以确定,这种程度的战斗不是他能插入的,一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

四周很静,龙天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鞋子与地面发出的嚓嚓声。他走得很慢,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前走去。

不知走了有多久,龙天估计有几十步了。

这时他停了下来。

他看到了人!整整四个人。

在距他百米远的前方站立着四个人。三男一女,由于距离远,加上中间草木隔阻,龙天看不清他们的样貌。但可以看出那女子一身白衣,手握一柄绿色玉剑,肯定是东方秋月无疑。

怎么办?龙天一时慌了心神,不知该如何是好。

上前帮忙肯定不现实,只会送命。

只好回去叫人了,龙天顿时打定了主意。

他像来时一样小心翼翼地退后,这时他注意到远处又打了起来。透过丛林,可以看到几个人影在晃动。

退到足够远,确定已经安全后,龙天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额上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但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他必须尽快地回去找人来帮忙。

龙天没有来时的悠闲,他刻不容缓地飞奔回武校,不敢有丝毫懈怠。

他的黑衣与黑发在空中摇摆,衣服很简单,没有多余的东西,所以飘起来 的只有一片衣角。

他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穿黑色衣服,至上而下,无一处不是黑色。他喜欢黑色的深沉、厚重,仿佛在那沉重简单的漆黑里面包裹着无穷无尽的空间,无论怎么看也看不穿。

那是一个黑洞。

龙天喜欢的不仅仅是颜色,还有一种感觉,那感觉他无法形容,能让他的内心安宁、平静。它没有其他色彩的浓重和艳丽,但却比任何一种颜色都要重。那不只是表面,还有一种直达内心的力量。

自然而然地,黑色受到龙天的钟爱,他从头到脚无一处不是漆黑一片。这咋看之下有些怪异,但他不在乎。

两边的景物在迅速后退着,龙天连喘气的时间也没有,一口气跑回了凤天武校。

今天武校里几乎没有什么人,绝大多数老师和学生都往城里去为交流大会做准备了。

想了一会儿,龙天往关望天那儿跑去,因为现在他只能确定关望天是在武校里,而他也肯定会救人。

终于,他找到了关望天。

“不……不好了……东方老师有危险……她正……正在被人攻击!”龙天喘着粗气告诉了他这事情。

“什么!”

关望天没等龙天全部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往东方秋月住所冲去。

龙天休息了片刻,也立即马不停中蹄地赶过去。他已十分疲惫,速度变得很缓慢。

前面的关望天早已不见了身影。

这一趟龙天花了比回来时多近一半的时间。

龙天赶到时,四处悄无声息。他感到一丝不安,他预想中的场景不是这样的。

他再一次蹑手蹑脚地靠近东方秋月战斗的地点,一看却发现已经没有一个人。他快速走近,立刻被吓了一跳。

地上躺着一个人!

确切来说,是一具尸体。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长相普通,衣着也普通。龙天记得这应该是与东方秋月战斗的其中一个。

这人前胸有个伤口,血染红了整片衣襟,并且凝固变黑。死去该有一段时间了。

可是其余人呢?

龙天四下一看,没有人影,他打算继续追去可是却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才对。

突然间,龙天感到脑袋一阵痛楚,整个世界旋转起来。

他一头栽倒在地。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不觉间已日薄西山。

凤天城沉浸在一片金色余晖中。

落日虽美丽壮观但却往代表着结束与惨烈。仿佛是烈日在尽情释放最后的一丝能量。

像个在垂死争扎的人。

凤天城此时也不宁静,不是将要来临的武校交流大会,那不算大事。

一行人正快速自城中心处飞奔而出,速度极快。其后,一队骑兵紧随而去。

前面的有七人,在城市建筑上跳跃飞行,他们分成两批,前面两个,后面五个,两者相距数十米。双方你追我赶,

一时僵持不变。他们前进的地方指向凤天武校,或者说是凤天城后群山。

城中央的一个公园里,混乱还在持续,数百士兵将一个男子围在中央。但他们的情况并不乐观。被围困的男子没有一丝惊慌,他神色冷漠,出手无情。手持一柄大刀,每一刀挥出,数米长的刀芒总能劈开数名士兵的身体。

而后,他们身体分裂,鲜红色的血液激射而出,内脏散落一地。

那些士兵并非悍不畏死,他们久处和平,几乎从未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战争,是一些温室里花朵。

此时这种鲜血淋漓,血肉横飞的场面让他们肝胆俱裂。

增援的护城军越来越多,持刀男子看了眼原先一行人马离开的方向,转身杀开了条血路,朝另外一个方向离去。

士兵追了一段便找不着人了。

同时,凤天城中流传开一个惊人的消息:城主王盛被人绑架了!

起初无人相信,但说的人越来越多,一传十,十传百,三人成虎,很快这个消息像一阵飓风扫过大半个城市。

“听说了没有,城主被绑架了!”大街小巷里充满了议论声。

“这是真的吗?不可能吧?”

“这绝对不可能,王城主武功高强,况且还有将军、士兵在一旁保护,怎么可能被人绑架!”大部分的人听到消息都不相信。

但也有人声称自己亲眼见到王盛被人扛着出城,后面追着一队救援人马。

“这是真的,我亲眼看所见,城主一动不动,被人扛在肩上。这不是绑架是什么!”

“这……该怎么办?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了?”

“听说凶手一个也没抓住,这么多高手,将军、士兵,竟然让凶手从眼皮底下逃走了。”

城中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件事,不管是真是假,凤天城现在已经人心慌慌了。

龙睿三兄弟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从天运堂返回家中,虽然无法确定真实情况。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小心为上。他制止了将要进城里的龙振涛和龙浩。

几个人一同返回家中。

在路上,他们遇到了龙陶然,后者正神色凝重地赶着。

“听说了城主被绑架的事么?”龙陶然问。

“刚听到,这是真的吗?”

龙陶然点了点头,“不仅如此,除了王盛被绑走,还死了两个将军,其中一个就是军华的父亲。唉!可是讽刺的是,对方只有三个人,仅仅三个人就轻易地袭击了城主,最后从十几个高手手里扬长而去。他们不仅没有留下人,还被杀得溃不成军。”

龙睿露出惊奇之色,“杀手是有预谋的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明显是有备而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是在为战争做准备。”

“为战争做准备?”

“也就是说,战争就要来了。”龙泰沉声道。

龙陶然点点头。

众人一阵沉默。害怕的事情最终还是要来了……战争!

“千语呢,她怎么没一起来?”龙浩突然问。

“她还在城里,我正为此事而来。”

“我有些话要告诉你们,不管有没有战争,都要早做准备。如果战争真的发生,那么家中也可能不够安全了。要么去城市中心,要么后退,退到城外,远离战争。”龙陶然严肃地对众人说。

龙睿听着,并没有立即应答,他在考虑。

此时有些有先见之明的人已经开始为躲避战争作准备了。有的往城中央跑,有的挽妻携子,惊慌失措地离开凤天城。

他们是明智的,战争这东西,不能面对时,只能逃避。这是无可奈何的。

可是,战争真的会来么?

没人知道,谁也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