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23回忆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52 2015-01-13 23:03:54

  “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了,振涛与杜小铃,你与那个单乔儿早晚都得分离,我们要上路,要回到家族里。难道你不懂得‘一入族门,福祸难料’么?”龙定海说道:“只要我们一离开,就不知何时才会再回到这里,也许这辈子都不会。你们感情越深,对彼此的伤害就会越大。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懂吧。”

龙天无言以对,思索了一阵,心中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都对。现在一想想,确实,如果乔儿对自己形成了依赖,到时自己一走了之之后只会害了她。

“这些话你和振涛说过了吗?他怎么说?”

“他根本没听进去,还和我吵了起来,完全失去了理智。他那反应我早预料到了。”

“说到离开,大伯决定了什么时候走吗?不是说很快就要打仗了,我们要避开么?”

“我建议避开,但不知我爸的决定是什么,我马上会问他。阿天,希望你明白,我希望我们几个都平平安安的,别再有人出事了。”

“我明白,我也是。”

“嗯,那就这样吧,我的话说完了。”

“那我先走了。”

告别了龙定海之后,龙天漫无目的地走着。他在想龙定海刚刚说过的话。想到振涛最近的行为,确实玩得有些过火,那已经不是随便玩玩了,谁都看得出来,他整个人都已沉迷了进去,真的进了心了。不然怎么会不顾定海的劝说,还大吵起来。

再想想乔儿,他很舍不得,但没有办法,必须离开。他只能在走之前多帮帮她,别让自己留下遗憾。

至天杜鹃,那个让他悲痛无奈,但却难以忘怀的人,一个仿佛九天仙子般的女子。一个完美无暇,惊艳四方的女子。但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却叫他饱受折磨,痛苦不堪。

但现在不是暗自神伤,也不是无意义得思念的时候。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战争,随时都可能要上路,随时都可能遇到凶险,没有实力是不行的,弱小的人不仅保护不了自己,还会连累他人,使他人陷入险境。

龙天永远不人忘记父亲为救自己而挡刀死去的场景,那是因怯懦,弱小而付出的代价。是他一生的痛,他将这份痛深深隐藏在心底,虽然从未表现出来,但他没有丝毫遗忘。

他忘不了。

他永远 也忘不了。

晚上,龙睿三兄弟回来了。可能是天运堂事务太忙,三个人都十分劳累,精神不振。

今天是如兮医生约定为他们三个治疗的日子。

果然,没过多久,如兮提着药箱子赶来了,像前两次一样,她依次为三人治疗了一遍,并对三人交待说恢复得很好。她只需再为三人治疗一次他们就能痊愈。

三个人听到这消失后无比激动,向如兮表示谢意。结束之后,如兮没有停留多久就告辞离开了,走得有些匆忙。

龙振涛比龙睿三人回来得稍晚,他竟没有一丝疲惫之色,整个人依旧生龙活虎,让众人无比惊讶。

见众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吃了一惊,小心地问道:“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连龙天也不禁莞尔,有时候他真纳闷振涛的神经怎么会这么大条,不过这样也有好处,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愁。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龙天看得出来他每天都精神焕发的原因是谈了恋爱。

微微叹了口气,龙天不再多想。

龙千语和龙樱两个人是一起回来的,回到家时已是深夜。两个人不知在外面做了什么,搞得精疲力竭。

其实龙天有些顾虑妹妹和龙千语呆这么近,怕她也变得和龙千语一样,粗鲁,疯疯颠颠,不务正业……他趁龙千语不注意,跑到龙樱耳边轻声告诫她。

谁知龙千语耳尖,竟然听到了。

“谁,谁在说我坏话?”一扭头看到龙天在那干笑着。

她立刻冲过去揪住龙天耳朵,“好你个家伙,敢说大姐坏话,活腻了!我今天非得清理门户不可……”

“放手!”龙天挣开她,一边跑一边揉着发红的耳朵。“你这粗鲁女,像什么大姐,整天叽叽喳喳的。我看是八哥姐还差不多!”

“什么!你给我站住!别跑!”龙千语大叫着追着龙天跑,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龙樱见状,竟在一旁坐下,一边拍手一边喊:“阿天加油啊!快跑!千语快追上来了,快跑!”

“哎呀!千语加把劲,刚刚差点抓到他了!就这样,对!跟紧了,哈哈……”她又鼓励起龙千语来。

龙天一听,差点晕倒,果然不出他所料,小樱已经被影响了,已经不是原来的小樱了。他的担心没有错,只是已经太迟了。

最终,龙天还是被捉住并被狠狠地敲了一顿。

龙定海在龙睿疗完伤之后,问他什么时候上路。龙睿考虑了片刻,告诉他尚未决定,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回答他。

龙陶然一夜未归,最近一阵子他待在家中的时间越来越少,很少回来,而且每次回来都眉头紧索,神色紧张,明显是正在为什么事情烦恼着。

龙天武校里也发现了异样。最明显的就是 学生变少了,原先五百多人的武校,四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现在却只剩下三百人左右。

那些未到的学生们大部分都是被家人阻拦,不让他们外出,害怕遇到危险。

这段时间,龙天没有看到过黑庭校长一次,别说黑庭,就连那些老师也不知哪儿去了。

龙天特别注意了一下,没有看到杜鹃。不过即使他发现了也肯定不敢去见她,最多远远地看着。

军华也没有来武校,听龙千语说他跟随着他父亲在管理军队,现在城里护城军几乎全部活跃起来了。训练,巡逻,但军队中人有的斗志高昂,有的则悲痛抑郁。因为有的人期待战争,跃跃欲试;有的人则恐惧战争,如临大敌。

城里如今有两种声音,有的人认为要打仗,正严阵以待,缨枪擦剑,随时上阵杀敌;另一方却不以为然,没当一回事,他们可能认为凤天不可能发生战争,已或有自信绝对可以战胜敌人,所以不必惊慌。

龙天内心里倒希望爆发战争,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只是一想到千军万马,杀吼声震天的场景他便会感到激动,内心有种难以抑制的冲动。

那感觉难以形容,但却真实存在。

他十分肯定。

这让他有些惊异和恐惧。

转眼间,十几天已经过去。

三天后就是凤天与青叶两城之间举行“武校交流大会”的时间了。两个城市都在准备着,凤天城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青叶城不可能进攻凤天。三天后,他们 将把城中所有精英青年送入凤天城,如果他们开战,那些学生将全部被消灭。

没有人会蠢到去做那种事。

叶青城当然不会。

而且青叶城也曾经不只一次地派人来解释过,他们不是要打仗。那些活动只是在训练军队 。

这种话本来应该没有人会相信的,可是现在却偏偏有人信了。

而且还不止一两个人信了。上至城主士兵,下至平民百姓。有很多的信了。

于是人们渐渐放松下来,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城主王盛也因此取笑那些将军们“杞人忧天”。有的将军因此也动摇了,怀疑自己原来的观点是否正确。

也有人提醒,没到最后一刻,就不知道真相,也不知道结果,所以绝不能够松懈,要时刻保持警惕之心。

这段时间,如兮又为龙睿兄弟三人治疗了一次。现在他们已经完全痊愈,身体回到了当年未受伤的状态,实力也完全恢复了。

三人一阵感慨,十五年的痛苦,十五年的艰辛,十五年的平庸生活。

那是人生是最精彩、最旺盛的十五年,他们五兄弟却背井离乡,带着五个孩子跑到溪水村那个偏僻的小村子,做个普通的山村百姓。将孩子抚养成人。

本来打算等孩子们长大后便带他们一同回家,回到族里去。可万万没想到,一次次意外,一个个灾难,让龙威、龙骏相继死去,也叫他们剩下的三个欲哭无泪。

龙天脸上也挨了一刀,虽然不算什么,但却因此毁了容,不过好在他并未过多在意脸上容貌,没有放在心上。

让他们悲痛的还有整个村子的灾难。

村子刚度过洪水袭击,还没缓过气来,就被人屠杀个干干净净。他们至死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死去。

这实在让人可悲,可叹。

随后,十去其二,一家人只剩下八个,一行人开始返回家族。跋山涉水,遇到过各种危险困难,但没有人退缩,全都一心一意前进着。

两个月前来到凤天城,留了下来,打算赚些路费,调整一下状态再继续上路。没想到遇到龙陶然这样一个善良老人。众人从他那儿得到各种各样的帮助,而后发现对方竟然是亲人之友,感觉更加亲切。

直到现在,八个人在凤天城呆了已有两个月。

两个月来,住在龙陶然家中,一起生活,一起修练,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