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乱战魂

22兄弟谈话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3054 2015-01-13 14:42:13

  龙天无可奈何了,不管他怎么说怎么哄,用尽了法子,费尽了口舌,单乔儿还是一声不吭,不理他一句。

她只是静静地走着,对其他不闻不问,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想到乔儿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冷若冰霜,无比忧郁。”龙天一叹,心想这也是人之常情。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难以接受。

只见一只毛茸茸的小松鼠捡了颗松果一溜烟爬到树上,吱吱地剥起果子来。又大又长的尾巴高高竖起。

果子太滑了从枝上落下,气得它又叫又挠,憨态可掬。

“呵呵……”看到这时,单乔儿竟然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笑出声来。

看到这情景,龙天不禁嘀咕:“难道我用尽口舌,费尽心思,还不如一只小小的松鼠抓几下,叫几声?”

不过单乔儿总算笑了。笑了就好。

龙天轻轻擦掉她脸上的泪痕,抹去细长睫毛上残留的泪珠。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正对着,龙天发现她的眼睛很黑,很亮。尤其是现在还残留着泪花,显得闪闪发光。长发覆盖住了部分面容,脸显得很小。无论鼻子还是嘴巴都仿佛精雕细琢过一般,大小恰到好处,皮肤洁白如雪,又微微透着红,如一片玉瓷,吹弹可破。

她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精灵,一个小天使,一个让人不忍触碰的瓷娃娃。仿佛一碰就会碎掉。

龙天被迷住了,陶醉了,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精致的脸,不似人间之物。

他手有些微微颤抖,轻轻揽着单乔儿,让她枕在自己肩头。

“哥,谢谢你。”

“嗯,你没事就行了,说实话,我真怕你做什么傻事,那我就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

“呵呵,不会的,乔儿没那么傻。”

“那我就放心了。”

“你永远是乔儿最好的哥哥。”

“你永远 是我的好妹妹。”

两人静静站着,光线透过枝叶照射在两人身体上,形成一快快亮斑。微风吹拂,斑点左右摇曳,使人目眩。虽然周围不乏鸟叫虫鸣,但在两人眼中却显得特别宁静,宁静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你回去之后,不要有所改变,暂时就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像以前一样生活,好吗?”

“好。”

“不要生你爸妈的气,像以前一样对待他们,好吗?”

“好。”

“真乖。我答应你,如果以后有机会带你去找你的亲人。”

“真的?”单乔儿惊得睁大眼睛,直直地看着龙天。

“当然!”

“太好了!”她这次是真正的破涕而笑,真正的开心了。脚尖一踮一踮,就差跳起来。

龙天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他真的觉得要带她去找找,虽然机会渺茫,但也要试试。不然这会成为一块心病,对单乔儿不益。只不过不是现在,必须在将来的某个时间。

“以后再说吧。”龙天先放下这事。

又逗留了一会儿,龙天送单乔儿回到家。之后他返回家中。回到家后,他才记起一件事。

“我是要去把凤天城可能打仗的事告诉乔儿一家人的,竟然忘了!”

龙天真想敲自己,正事都给忘记了。

“咦?怎么空荡荡的,他们人呢?”回到家中,龙天发现到处都没人,一个人也没有。找了一会儿,终于看到龙浩正在四处游荡着。

“阿浩,你在干嘛?”

“无聊呗,还能干嘛,你们一个个都走光了,剩下我一个人呆在这里还能干嘛!”龙浩满口苦水。

“这个……我也只是出去随便走走。”龙天说道:“告诉我小樱去哪儿了?”

“小樱和千语出去了,说是要多向她学习学习。”

“什么!跟她学习?能学好才怪!”龙天想到龙樱变得和龙千语一个样,愁得眉头挤成了一条线。

“那振涛呢,他去干嘛了?”

“他和大伯他们一起去了天运堂。”

“大伯、二伯、五叔三个去天运堂没错,他们现在也忙得不可开交。可是振涛跟着去干嘛?难道他也想加入天运堂?”龙天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是杜小铃。”龙浩在一旁提醒道。

“对了!我怎么把她给忘了!难道振涛每次去那儿真的就是为了见她?或者说是为了与她约会?”

“除了那个还能有啥,他现在已经被迷了心窍,无药可救了。”

“算了,别理他了,由他去吧。”龙天笑道:“还有定海,他应该没出去,一定又躲在哪儿想问题吧!”

“这次猜对了。”龙天浩一顿,“哦对了,他刚刚还找你,可能有事。你快去看看吧,他在那边林子里。”

龙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快步走去。

找到龙定海时,他正独自仰躺在地面上,闭着双目。

龙天慢慢走近,站在他面前。

“是阿天吗?”龙定海轻声喊道,他还未睁开眼。

“你怎么猜到是我?”龙天挨在他旁边也躺了下来。

“振涛脚步响亮而混乱,小樱脚步轻盈却无规律,因为她走路迟疑犹豫,阿浩从来不会走到这么近才叫人。只有你的脚步才会这样安静,平稳,缓慢。”

“还有这种事,我可一点也没发觉。”龙天微微一笑,“定海就是定海,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不愧是大哥。”

“世上所有的事物都有它自身独特的特点,只要用眼睛看,用心观察,用大脑想,总能发现的。只要用心,谁都能做到,我经常这么对你们说。”

“确实,你教过我们。我也学会了不少。定海冷静睿智,振涛鲁莽冲动,做事不计后果,小樱心太软,总犹豫不决,阿浩太好玩,像个孩子。”龙天看着他,“我没说错吧。”

“说得很准确,都很对。可是,你忘记了一最重要的人……”龙定海睁开眼睛看着龙天,“你自己呢,你看清了自己的特征么?”

“我自己的特征……”龙天想了想,没能想清楚,“确实,我不知道。”

“你说我冷静,其实你也一样,只是我想得多一点。你既不会像振涛那样冲动,也没有小樱那般犹豫,既不会像我一样平静如一潭死水,也不像阿浩那般贪玩如孩童。你处于中间,这可说没有特点,但却是你最大的特点,你可以很轻易地往任意一个方向伸展,没有方向但四方都是你的方向。”

“你真的很会夸奖别人,鼓励别人。但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龙天自嘲道。

龙定海神色一正,认真道:“这不全是夸奖,鼓励,也有我的真实看法。不错,阿天你确实有一些缺点,太固执,太强求,欲望太胜,自信不足……但这些都不算大问题。固执即是坚持,强求即是不服输,欲望谁都有,没有欲望就会不知上进,止步不前——像我一样,信心也可以建立,不算是问题。很明显你的优点比缺点多得多,所以没什么必要去自卑,这不就是信心么?”

“你还是那么能言善辩。我们几个从小到大一直都说不过你。”龙天说归说,但有些东西他一直都搞不明白,听到龙定海几句话之后都想通了。想一想,自己确实太固执,太强求,欲望太盛。

他回想起一些往事,自己尝尽生活之苦。平民百姓的他,手无缚鸡之力。遇到不平等之事,受到伤害只能忍着,因为自己毫无能力改变什么。于是他希望自己能有所改变,希望自己不会一生沦为凡庸。他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个想法一直存在于他内心最深处,不但没有被岁月磨去,反而随着时间一点点牢固、加深。直到成为他思想的全部,生活的中心。

虽然不知自己是何时变化成这样的,但龙天从不认为自己错了。“每个人的生活不同,想法不同,要走的路也不一样。谁也没有错。我的想法就是这样,要走的路也是这样,我不会改变,也不想改变。”这是他心中所想,此时他无比坚定,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的决心。

龙天看着被他压过的地面,原本翠绿鲜嫩的青草已经在重压下变得萎焉不堪,惨不忍睹。而头顶上方一棵棵秀丽挺拔的大树,遮天蔽日,阳光土壤全是属于它们的,郁郁葱葱,不惧风雨。两者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回过神来,不再胡思乱想,龙天看着龙定海,说:“你不是有事要找我吗,什么事?”

此时龙定海起身坐在地上,缓缓说道:“阿天,我希望你不要再想那个杜鹃了,忘了她吧。”

听到这,龙天瞬间坐起,盯着龙定海那深邃,平静的目光,“你都知道了。”

“是的,看出来了。”

“说说的说这话的原因。”龙天语气平静。

“原因就是,无论她会不会接受你都毫无意义。还有你那个妹妹单乔儿。振涛与那个杜小铃也是一样,即使他们都互相喜欢对方,那也是徒劳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龙天一点也不明白。

“你忘了我们一家人是所为何事,你忘了我们的目的?”

“我没忘,我们要回龙隐村。可是那又怎样,我有何不对,振涛有何不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