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凤起沧溟

推荐晓晓新文——芙蓉王妃:花轿错嫁

凤起沧溟 如沫 2120 2012-09-26 14:47:43

  皇宫,怡宁宫。

大雨滂沱,刘芙若搀扶着凤君政走进怡宁宫,女孩年纪尚小,力气不足,搀扶凤君政难免吃力,好不容易进了怡宁宫,凤君政一个踉跄,摔在地毯上。

“政哥哥,政哥哥,你怎么样了?”刘芙若慌忙坐在他旁边,小小的手吃力地扳过他的身子,凤君政脸色苍白,却不减俊逸,躺在女孩的怀里,紧闭着眼眸,雨水从湿润的长发滑过,落在脸颊上,长而卷翘的睫毛盈满了水珠,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刘芙若红了眼睛,一声声喊着政哥哥。

凤君政睁开眼睛,“傻丫头,你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刘芙若说道,“没死也差不多了,你看看你,跪了一天,贵妃娘娘也太狠心,她是你亲生的娘亲,为什么还会惩罚你,她一点都不疼你。”

凤君政从她怀里坐起来,摸了摸刘芙若湿透的头发,“芙儿,对不起,害得你陪我一起淋雨,你这傻丫头,早就让你回去,你怎么不听话?”

“我回去就没人陪你了。”刘芙若说道,抓过凤君政的手,“政哥哥,你不要害怕,贵妃娘娘不心疼你,芙儿会心疼你的,芙儿也会陪着你,不会让你寂寞的。”

“芙儿……”少年怔怔地看着她,倏然把她抱在怀里,两具湿透的身体拥抱在一起,用他们仅有的体温温暖彼此,刘芙若心中暗暗发誓,等她长大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凤君政,不会让他受到今天这样的羞辱。

“政哥哥,我去叫御医过来看看,你身上有伤,又淋了几个时辰的雨,一定要找御医看看。”刘芙若说着便要推开他去找御医。

凤君政眸中掠过一道寒芒,看到女孩脸上的担忧,他淡淡一笑,“别忙活了,母妃吩咐了,不准任何人给我医治,若是知道我找御医,御医也活不了,何必白白害了别人。”

刘芙若慧黠一笑,“我也淋雨,说是我生病不就可以吗?”

“好芙儿,你快去换一身衣服,别着凉才是真的,我是男人,受点伤,淋点雨不算什么,小事罢了。”凤君政说道,“若是大将军知道你陪我淋雨,他会更讨厌我。”

“怕什么,有我呢,我喜欢你就好了。”刘芙若笑得眉目弯弯,逗笑了凤君政。

堂堂的二皇子凤君政,呼风唤雨,人人畏惧,然而,这风光背后却隐藏着太多的心酸和苦楚,他只要犯了一点错,就会被母妃惩罚,往死里折磨。从小,他仅有的温暖都会被剥夺,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亲生的母亲所断送,他身边,只有这么一个温暖的丫头。

他生命里的阳光。

“芙儿,有你真好。”凤君政说道,情不自禁亲了亲刘芙若的脸颊,心中暗暗期待她快些长大,等她长大,她就能永远陪着他。

刘芙若脸颊红成一片,凤君政抚着她的小脸,“你再长几岁就好了。”

“为什么?”

凤君政一笑,“以后告诉你。”

刘芙若乖巧地点头,跑到内室找了一件长袍交给凤君政,“政哥哥,你快些去换,你身上有伤,容易着凉。”

凤君政点点头,进了内室换衣裳,怡宁宫是凤君政常来之地,韩贵妃留她过夜,幸好也给她准备了衣服,刘芙若回去换衣服,擦干头发回来,凤君政已换好了衣服,一个人落寞地坐在窗边,不知在想什么。

刘芙若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身边,“政哥哥,不如我们去你的宫殿吧,这里毕竟是宁妃娘娘的地方,贵妃娘娘不喜欢你来,她若是知道,又要惩罚你。”

凤君政把小小的刘芙若拉到怀里抱着,“芙儿,你知道吗?怡宁宫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觉到自己是有人疼爱的,我才能忘记母妃给我的疼痛。”

“我知道。”刘芙若心疼地抚摸他的手,有些沮丧地说,“如果芙儿早点认识你就好。”

“为什么?”

“虽然我不能保护你,可我能陪你,你受伤,我帮你上药,你寂寞,我陪你,你冷了,我会温暖你。”

女孩窝心的话,让少年冰冷的心也变成一滩温水。刘芙若早慧,虽然年纪小,却总能说一些让他觉得很窝心的话,这小小的丫头早就成了他生命中无法离开的阳光。

只是,他不敢去拥抱。

怕他的母妃知道,连他仅有的珍宝也夺去,从小到大,母妃就告诉他,不能有温暖,不能有弱点,他是为了皇位而生,这些东西会成为他的绊脚石。所以,只要是他拥有的温暖,她都一一毁灭。

他怕刘芙若也会成为他曾经失去的那些人或者事物。

“贵妃娘娘为什么要那么对你?”刘芙若问。

凤君政说道,“或许,她恨我。”

“我讨厌她。”

“嘘,芙儿,小点声。”凤君政捂着她的唇,“她始终是我母妃。”

“可她对你不好,你看人人都说你残暴不仁,说你滥杀无辜,其实你什么都没做,他们凭什么那么说你,都是贵妃娘娘惹的祸,让你来背黑锅。”刘芙若闷闷不乐,“政哥哥有一颗很柔软的心,他们都看不到。”

凤君政一笑,刘芙若又自得地说,“他们看不到也没关系,你是我的,我看到就可以。”

少年挑眉,慢吞吞地说,“我是你的?”

刘芙若说,“当然,等我长大后,我要嫁给你,所以,现在就和你说好,你是我的哦。”

凤君政乐不可支,身上的伤也觉得不疼了,这小小的丫头,温暖的话,把他所有的痛苦赶走,只剩下愉悦,“这是求亲吗?”

刘芙若耳根都红了,严肃地揪着他的衣襟,“就是求亲了,你不答应吗?”

凤君政好笑地看着她的手,“答应,我敢不答应吗?”

刘芙若愤愤松了手,作势要离开,“没意思,政哥哥敷衍我。”

凤君政眼明手快地抱住她,重新抱在怀里,“傻丫头,政哥哥也喜欢你。”

“真的?”

“真的,凤君政喜欢刘芙若。”凤君政说,“等你长大,政哥哥三书六礼把你迎进王府。”

刘芙若脸上放佛开了花,伸出小小的手,“拉钩,谁不守承诺,谁就是小狗。”

凤君政好笑地伸出手来,勾住刘芙若小小的手。

“一言为定!”

**

http://www。readnovel。com/partlist/184607。html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