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名门嫡妃

定国候(一)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1046 2014-09-03 11:08:01

  “嗯,差不多了,都是些战后的杂碎事情,我嫌无趣就先回来了。”萧清夹了一筷子面条,呼噜噜的吃了一大口,还没全吞咽下去,就又说道,“听说你要去西北了?”

定国候从筷子筒里抽出一双木筷,去夹她面前小碟子里的酱肘花,“要再过几日,交接完手头上的事务。”

萧清的那份酱肘花所剩不多了,见婵衣的碟子里的酱肘花还摞的很高,索性将自己的那份推到定国候面前,脸上堆满了笑容的将婵衣的碟子拉到眼前,不客气的吃起来,招来锦瑟的白眼数枚。

定国候这才发现婵衣也在,冷清的眸子里浮上一抹关心,问道:“夏小姐的伤如何了?”

婵衣没料到他会记得自己的伤,掩着嘴道:“多谢侯爷关心,已经无碍了。”

“…你们,认得啊?”萧清含糊不清的边吃边说,“我说,你怎么接了个这么棘手的差事?西北的马市可是卫家的囊中物…”说着抬头冲他挤眉弄眼,“我今儿碰见凤仪还被她发了一顿邪火,我早就说让你尚了她,你偏不肯,要自己博个前程……”

这时,定国候点的面上来了,小二一声清脆的吆喝打断了她的话,“这位爷,您的素三鲜什锦面!”

定国候点了点头,用筷子将面上撒的细葱丝一根一根挑出来,才挑动面条,斯文的吃了一口,薄薄的嘴唇被热乎乎的面条染得颜色艳红,即使是在吃一碗面,也这般的优雅,难怪凤仪公主会欢喜他。

婵衣低着头,用调羹喝了几口汤,便吃不下了。

听他们说起政事,从定国候的不苟言谈中不难发觉他不愿深聊,不知是因此处杂乱,还是因她在场的缘故,她并不想让自己陷入这般复杂的政局之中,转头对萧清道:“我出来的太久了,怕祖母担心,就先告辞了。”

萧清正端着碗大口大口的喝汤,听她这么说,立马放下汤碗,伸手拉住她,“别呀,你回去了我一个人多无趣啊。”

婵衣伸手抚上她的手,轻声道:“今儿出来的急,没跟祖母报备,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我呢,等过几日,我家种的腊梅开了花,我给你下帖子来我家赏梅。”

言下之意就是她今日必须得回去了,否则以后的赏梅可就没她的份了。

萧清只好应诺,依依不舍的送她到门口,嘴里还直叨叨,说别忘了下帖子给她,还说城里的好多好吃的,下次和她一起吃,婵衣笑着一一点头,上了马车冲她挥手告别。

直到马车走出了福民大街,锦瑟跟锦屏才松了一口气。

锦瑟将之前在回风巷子多包的几份冰糖酱肘花整理好,看着婵衣若有所思的侧脸,忍不住开口道:“那个萧小姐真是太无礼了,小姐就是脾气太好,要是给了奴婢,才不给她那么多好脸子瞧。”

婵衣回神,见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为自己抱不平,想到她今日呵斥萧清,开口道:“你的脾气就是太急了,你瞧瞧锦屏,什么都看在眼里,却不轻易的开口,你得好好学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